中世纪后期世界三大抢劫族群

The 3  big robbery groups in the late medieval world

在人类文明历史的思考中,自然环境和人类基因等非文化因素贯穿了整个人类的历史。 所谓的文化就是人类在自然环境下的生存方式。在没有私有制的社会,抢劫是一种普遍存在的生存方式,并不是一种罪恶。人类进入文明社会以后,“从野蛮时代的零点出发,财产现在则变成支配着文明种族的心灵的主要热望了”。抢劫的生存方式也从人们普遍的社会生活中被限制为一种必须合法的形式——战争。世界进入中世纪以后,这种古老的抢劫生存方式并没有完结,而是与文明并存。到了中世纪后期,世界上还残留着三大抢劫族群,而其中包括中国人。

中世纪基督教在欧洲的传播和世界三大抢劫族群
中世纪(Middle Ages从公元5世纪持续到公元15世纪)末期,人类历史的发展进入了以基督教的传播为主线的阶段。古希腊文明为基础的人类文明步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基督教成为了罗马人的主要宗教以后,被罗马人传播到欧洲和亚洲西部,既由西罗马和东罗马分别完成了基督教的教化和传播。中世纪后的欧洲,实际上被划分成了基督教的不同教区。而凡是在中世纪没有完全皈依基督教的民族,几乎都是落后野蛮的民族。中世纪后,世界上残存的三个强大的抢劫文化族群是:
一,北欧的海盗维京人,
二,阿拉伯沙漠民族,
三,中亚、蒙古草原文化民族。

欧洲巴尔干地区和萊茵河、多瑙河流域的印欧野蛮人,如凯尔特人,高卢人,法兰克人等都已经皈依了基督教,成为创造中世纪后期和近代人类文明的主力。而欧洲东部顿河、伏尔加河流域的印欧野蛮人,如东斯拉夫人,也大部分被拜占庭的基督教同化而进入了文明的行列。由于拜占庭基督教文明的逐渐衰落,世界文明的中心,从地中海沿岸逐渐向欧洲中西部转移。西亚这个曾经的世界文明中心,则被东方野蛮民族统治,从此进入了半野蛮状态,东方的中国西北部,也受到基督教文明中心西迁的巨大影响,开始了中世纪以来的千年大衰败至今。

除了文化因素外,世界上形成中世纪抢劫民族文化,凶悍的民族基因和恶劣的地理和气候条件两者缺一不可。从人类基因上去观察,来自欧洲人和伊朗的雅利安人是最尚武的凶悍人种,远古时代,他们入侵过所有的文明古国(埃及、两河流域、印度,中国)。
在人类的早期,人类的生存被气候和地理因素所影响
。印度炎热的气候、丰富的物产,使印度雅利安人温和、懒散,因此,印度平原的沙漠并没有在中世纪末期出现一个强大的抢劫民族。人类大部分进入农业社会以后,生活在气候寒冷干旱的民族并不是不去发展农业,而是无法完全依靠农业维持生命。北欧的海盗维京人的生活不但依靠贸易和武力,他们也是农夫;古代中国西北的草原游牧民族也有一部分从事农业的人口。
非洲撒哈拉大沙漠周边的民族
人口稀少,由于几万年被撒哈拉沙漠的阻隔,仍旧停留在原始状态,他们虽然也不时发生部落间的抢劫,但是只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中部部分地区,并且由于没有能力掌握现先进的军事手段,因此无法对旧大陆上人类构成威胁。撒哈拉北部的民众中世纪以后则被穆斯林统治。

 

一,维京人.中世纪基督教同化的过程种,大部分欧洲野蛮民族皈依了基督教,只有一些处在寒冷的欧洲民族,继续过着野蛮的抢劫行当,其中一部分就是维京人。维京人(古诺尔斯语:víkingr)是印欧人种诺尔斯人的一支(斯堪的那维亚人)。在1000多年前的欧洲人更多将维京人称为Northman,即北方来客。维京是他们的自称,在北欧的语言中,这个词语包含着两重意思:首先是旅行,然后是掠夺。他们远航的足迹遍及整个欧洲,南临红海,西到北美,东至巴格达。他们第一次在当地百姓面前出现,就是以海盗的身份抢劫。

维京 | 来自中世纪的北欧霸主      (  —图引自:https://m.sohu.com/n/481686641/)

最初的维京人,来自北欧寒冷、贫瘠的斯堪地那维亚半岛。维京人因为身在寒冷地区而性情豪爽,渐渐地维京人知道了自己可以利用先进的造船技术夺取财富。北欧居民逐渐发展出更好的航海技术后,成为以海盗与贸易闻名的维京人大展身手。
西元 793 年,英格兰的基督教圣地林迪斯法恩(Lindisfarne)遭到维京海盗攻击,公认是维京时期(Viking Age)的开始;之后几百年,维京势力成为不可忽视的力量,在许多地方留下他们的足迹。他们是从公元8世纪到11世纪侵扰并殖民欧洲沿海和不列颠群岛的探险家,武士,商人和海盗。其足迹遍及从欧洲大陆至北极广阔疆域,欧洲这一时期被称为“维京时期”。这段时间北欧的军事、贸易及人口扩张是斯堪的那维亚、不列颠群岛、西西里、俄罗斯及欧洲其他地区中古时期历史的一个重要元素。
13世纪时,挪威国王哈罗德一世下决心要将这些海盗从苏格兰及附近岛屿清除出去,部分维京人逃到冰岛。 维京人向西方的岛屿扩张,开发许多殖民地,如冰岛、法罗群岛,以及格陵兰等地,甚至曾在北美洲建立据点。人口最多达到 5000 人,至今仍有当年建造的农场、教堂等建筑残存。直到十八世纪末,欧洲各国王权强大有能力抵抗维京海盗之后,维京人靠抢掠致富的生存方式才逐渐消失。横行欧洲几百年的维京人,最终在中世纪后期被基督教同化成为文明的民族,他们一部分进入了欧洲,一部分成为今天今天冰岛,瑞士等北欧国家的祖先,称霸北欧的抢劫民族维京人已经消失了。

二,阿拉伯沙漠民族
西亚以热带沙漠气候为主,地域广大的沙特阿拉伯境内,大部分地区处于沙漠地区,由也門延伸至波斯灣、阿曼至約旦及伊拉克。是世界上最大的沙體之一。几千年来,这里的气候越来越干旱,贫瘠的阿拉伯民族公元七世纪接触了基督教以后,迅速形成了沙漠游牧民族化的宗教,这种宗教就是穆斯林教,它阻止了基督教在中东地区的传播。也使得这一地区从人类文明的摇篮。逐渐成为 了野蛮和战乱的地区,文明的脚步在者地区停止了。

阿拉伯骑兵(图引自https://new.qq.com/omn/20180525/20180525A09SM8.html)

很多人不知道,实际上阿拉伯民族也属欧罗巴人种地中海类型,在北非和南阿拉伯的一部分人混有尼格罗人种特征。阿拉伯语为阿拉伯人的母语,属闪含语系闪米特语族,分为多种方言。阿拉伯人的民族来源可以上溯到远古的闪米特人部落。在伊斯兰教产生前夕的这一关键时期,阿拉伯半岛中部和北部的主要社会特徵就是贝都因人(英语:Bedouin)的游牧生活。他们在中古初期佔半岛居民的绝大多数,养驼、养羊、狩猎、劫掠是他们的共同爱控制好,也是他们的主要职业。

阿拉伯沙漠游牧民族和穆斯林教一起正式出现于公元七世纪的世界舞台,他们曾经依靠暴力抢劫了周围的民族,他们的骑兵横跨欧亚大陆。阿拉伯穆斯林民族的版图迅速扩张。
阿拉伯人毕竟是靠近人类文明摇篮地区的民族,又曾经受到了基督教的巨大影响,他们的抢劫文化本并不强劲。但是,阿拉伯人在一千多年前,就受到了更野蛮的中国西北部的草原民族抢劫文化的影响,使得伊斯兰教文化更加彪悍起来。

突厥骑兵是九世纪阿拉伯帝国的主力,中国西北部的狼文化,进入了西亚的穆斯林文化中(图引自https://new.qq.com/omn/20180525/20180525A09SM8.html)

现代史学界注意到,九世纪以后的阿拉伯骑兵,大部分是从中国西部迁移过去的突厥人组成。9世纪上半叶,第八位哈里发第一次在河中地区买了4000名突厥奴隶组成近卫军,此后突厥骑兵就成了阿拉伯军队的主力。奴隶市场上的突厥人不够用,他们就去草原招募僱佣兵。这些蒙古草原迁移出去的民族,从奴隶变成贵族,他们反客为主,在中世纪的西亚建立了几个野蛮的帝国,就是这些东方的草原民族,与阿拉伯沙漠民族共同建立了中世纪至今的阿拉伯世界。
实际上,强大的穆斯林世界的真正统治者是来自东方的突厥人。中国西北部的狼文化,进入了西亚的穆斯林文化中。中国公元745年被唐朝册封的回纥突厥人由于气候的原因向西方迁移,大部分流亡西亚、欧洲一带,少数留在中国。他们在西亚建立了不少的国家。如塞尔柱帝国和奥斯曼帝国。 塞尔柱帝国是中世纪时期的突厥-波斯、逊尼派伊斯兰帝国,由乌古斯人中的一支发展而来,领土范围东至兴都库什山脉,西至东部安纳托利亚,北至中亚,南至波斯湾。1037年,塞尔柱人统一了支离分裂的东部伊斯兰世界,并在第一次和第二次十字军东征中扮演了举足轻重的重要角色。十二世纪, 中世纪末期的穆斯林帝国主要受都因人(Bedouin)和突厥人的统治。如, 穆瓦希德王朝(1375年-1468年)· 白羊王朝(1378年-1508年)· 近代早期的穆斯林帝国:· 奥斯曼帝国(1299年-1923年)· 阿夫沙尔王朝(1736年-1796年)· 杜兰尼帝国(1747年-1823年)· 穆罕默德·阿里王朝(1805年-1952年)。值得注意的是,流行于阿拉伯世界的伊斯兰教,保留了古代典型的军事组织,而伊斯兰教的信徒人数已经超越天主教,成为世界信众最多的单一教派,伊斯兰组织也得到迅猛发展。穆斯林力量扩张远至中国印度次大陆,穿越了中东西亚中亚北非西西里岛伊比利亚半岛直至比利牛斯山。阿拉伯世界也曾经受到蒙古人的入侵,因此今天的阿拉伯民族文化留有大量的东方草原文化成分。近代以来西方文明从海上传播到世界各地,阿拉伯抢劫民族文化开始衰落,但是并没有消失,而是与中国西部蒙古高原抢劫民族文化混在一起,近代以来则演变成为一种恐怖组织,形成了现代人类文明的一大威胁。

三,中国西北部草原沙漠化和抢劫民族文化
远离基督教文化的蒙古草原的狭长地带,其近二千年来的沙漠化使得生活在这块土地的人们,仍旧处于半原始的社会状态,抢婚、一妻多夫、抢夺牧场的野蛮事件在蒙古草原上时有发生,像狼群一样,打猎抢劫)暴力活动已经是古代游牧民族的一种生存方式。在这里出现的最野蛮、最善于抢劫的匈奴人、突厥人和蒙古人一千年来的野蛮暴行,使得今天的欧洲人仍旧不寒而栗。这种世界上最邪恶的抢劫文化的形成,除了远离西方基督教等其他原因之外,还与中国西北部的塔克拉玛干沙漠有直接关系(中亚地区则有土库曼斯坦境内的卡拉库姆沙漠)。几百万年来,强劲的西北风把新疆沙漠的滚滚沙尘吹到了蒙古草原,因此中国蒙古地区的沙漠是世界上最大的流动性沙漠。随着地球气候的变迁,中国北方也逐渐沙漠化,干旱、寒冷的趋势也从新疆、蒙古高原扩展到中国北方的甘肃、山西,陕西、河北,河南和中国东北等地区,这一纬度的广大而狭长区域,也成为了沙漠化草原民族抢劫文化广阔的文化土壤。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中国是横跨中亚和东亚的国家,并不完全属于东亚。而中国地区最先发展起来的地方是甘肃、陕西、山西等中亚部分。两千年来,中国的中亚部分(新疆,甘肃,陕西、山西,内蒙古)出现了不少野蛮的抢劫民族。
中国江南一带的富饶地区,在二千年内一直被中国北方人统治,受到中国西北草原民族文化的掠夺。横跨南北的京杭大运河,成为了一千多年至今的中国北方抢劫南方资源的水上传送带。京杭大运河自春秋吴国为伐齐国而开凿,西北的鲜卑人帝国(隋朝)大幅度扩修并贯通至都城洛阳且连涿郡,元朝翻修时弃洛阳而取直至北京。今天中国沿海地区(江浙,珠江三角洲)仍旧支撑着北方的专制统治。

1,雅利安华夏民族和蒙古草原抢劫文化
几乎所有都不知道的是,在中亚地区中国西北肆虐几千年的游牧民族的祖先也是华夏人。在干旱寒冷的气候条件下,印欧人种凶悍的基因,在东方辽阔的土地上形成了极其残暴的抢劫文化。东方的雅利安华夏人,可以追溯到公元前2000年左右的亚美尼亚高原,生活在亚美尼亚伊朗高原的Hayer 华夏人(现在译成:“哈亚”)统治两河流域失败后,迁移到中国地区并建立了商文明。在今天的中国人有12%左右

4000多年前迁移到东方的雅利安华夏部落是中国西北部草原诸民族的祖先/(picture by :Aryan Migration is a Fact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G_XtXmQ2UE)

的亚美尼亚人的基因(在中国被写成匈奴人基因)。亚美尼亚和伊朗高原的雅利安华夏民族一部分进入中国黄河流域,而也有一部分进入中亚、东亚大草原,包括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哈萨克斯坦,新疆、甘肃,陕西、山西、河北 、蒙古。就是所谓的古代斯基泰人(Scythians)的活动区域。

(这里的中亚不是前苏联的狭义概念,而是广义的,指亚洲中部地区)观念。
实际上秦始皇的祖先生活的地方,甘肃、陕西就也是斯基泰人的活动范围。公元前2000年左右,华夏人从亚美尼亚和伊朗高原进入中国的黄河流域,也进入沙漠化的中国西北部广大的草原地区,他们就是后来的所谓斯基泰人,统治了这里的黄种人并逐渐与他们混合,形成了西北部草原民族。所谓的吐火罗、西戎、月之、匈奴,柔然,鲜卑、突厥,蒙古人和满清都是
雅利安华夏的后裔(虽然几千年来,越来越多地混入了当地黄种人的基因)。所以中国古籍记载,匈奴人也自称是华夏的后代。《史记·匈奴列传》云:“匈奴其先祖夏后之苗裔也”。《山海经·大荒北经》则称:犬戎与夏族同祖皆出于黄帝。

今天的汉语来自古雅利安语,因此有英汉同源的说法。中国民间学者周晨认为,吴语也属于阿尔泰语系,虽然他并不知道汉语来自雅利安华夏语音,但也证实了远古时代华夏人留下的语言至今残存在汉语之中。实际上,远古雅利安语言的东方化就是所谓的阿尔泰语系。阿尔泰语系和东方游牧民族和草原抢劫文化有着扯不清的关系。在亚洲的东方的土耳其、日本和韩国,同样属于阿尔泰语系、他们也都具有抢劫文化的强大基因,只不过他们在二战以后才被西方文明同化,从而脱离了抢劫民众的行列。因此,中世纪以后、近代至今的东方,继续被原始抢劫暴力生存方式绑架的民族和地区,除了中东阿拉伯穆斯林和伊朗外,还有原俄罗斯、 中国,朝鲜半岛北部地区。

中国西北部的草原民族,混杂了远古时代留下的雅利安人的血统和基因, 据说成吉思汗铁木真是蓝眼睛;现代西方对成吉思汗DNA的研究也证明了这一点。

远古雅利安混合东方黄种人的情况,在亚洲西部的土耳其到朝鲜半岛的广大土地上普遍存在。他们都有属于来自两河流域“汉人”( Hurrians)的血缘。因此,他们都自称是“汉”(汗、韩)国。所谓的汉,实际上就是胡里安人( Hurrians)是青铜时代古代近东民族的一支,也是华夏民族的一支,其语言属于印欧语系,住于美索不达米亚平原北部及邻近地区。在两河流域最大且最有影响力的胡里安王国是米坦尼王国。大约于公元前2000年同古体人侵入美索不达米亚的帝国。随后被迫流亡东方,他们到达中国后,居住在汉水流域,汉水因此得名。实际上,是华夏的一个部落,这个部落影响巨大已经是华夏的另外一个称呼。(详见《遥远的华夏文明》一书或本人的博客:《汉起源于亚美尼亚高原》

2,中亚沙漠化草原抢劫民族文化统治下的中国
二千多年来,由于这个西部草原民族文化的残酷统治,中国人早已经成为中亚草原游牧民族抢劫文化的一部分。抢劫的生存模式已经根深蒂固地埋藏在中国人的心中。在欧亚大陆的东方,四万多年前来自中南半岛的黄种人和部分黑人,一直处在原始落后的状态。公元前2000年西来的雅利安人,打破了这里平静的生活,西来的华夏民族统治了这块土地,华夏民族在春秋时代消亡以后,中国被西北草原游牧民族文化统治。从西戎开始的秦始皇至今的二千多年,中国地区全部在草原抢劫文化笼罩之下。中国地区的汉帝国,全面继承了西北野蛮民族文化秦国的准军事化郡县制。在汉之后,虽然晋代有一些华夏文化恢复的迹象,但一千多年来,中国地区基本是被匈奴人、鲜卑人、蒙古人、满人统治。原始的抢劫的文化基因已经深入到每个中国人的骨髓之中。中国不但是古代草原抢劫文化的受害者,而且也是人类残存的草原抢劫文化的大本营而继续威胁现代人类的安全。中国虽然得益于远古时代华夏民族带来的文明,也饱受在西北部野蛮华夏部落的迫害。

中国南方富饶的土地和懦弱的黄种民族性格支持了西北部草原文化,外来民族的统治也使得东方混血的黄种人疯狂起来。流传二千多年的草原游牧民族抢劫文化情节是中国文化的核心,中国人没有形成宗教意识,只崇拜暴力和金钱,不知公平正义为何物。这是中国至今实行野蛮专制制度的文化基础。在这种社会文化下的人们,很容易形成强烈的称霸(抢劫)世界的野心。原始的抢劫文化在过去中国的表现形式就是所谓的“大一统”,暴力抢劫合法化这种古老的生存方式,是所谓中国民族主义和今天中国文化的实质。

其他抢劫民族不同的是,中国并不是以游牧民族为主体的社会,而是松散的以农业为主的社会。草原抢劫文化在中国鲜有对外部的抢劫,主要是对被暴力绑架劫持的民众进行抢劫。中国历史的大部分时间形成了北方压迫南方的格局。在现代,中国社会的抢劫方式是抢劫中国的弱势群体,随着世界一体化的大潮,中国的抢劫方式则是偷盗西方的品牌和技术,用关税、贸易壁垒和控制汇率等手段对西方进行经济洗劫。
世界上,所有抢劫民族都有狡诈的一面,中国人是世界上最善于说谎的民族,和欧洲维京人的后代已经消失的诺曼人一样。在现代的中国,说假话替代了原始社会明火执仗的抢劫,作为麻痹猎物的一种手段,已经是现代中国人的生存方式,”真话“在官方场合已经不存在。
现代中国式的抢劫也特别发生在子孙后代的身上,中国的自然资源被无休止的破坏和掠夺,弱小新生命出生也被限制和血腥屠杀,几十年来已经有几亿婴胎儿被有计划地屠宰。在中国,人民只是暴力的俘虏,从来没有公民。习惯于抢劫和被抢劫的中国民族,是一个浮躁、
狂妄和被麻木的民族,他们根本不会费尽心力去自主产生财富,更没有创造力。人类文明的摇篮中东地区,自从被野蛮的阿拉伯抢劫文化统治以后,再也没有什么发明创造;中国人在二千多年的历史时期内,没有形成科学技术,以至于今天中国的一切物质条件都是西方提供的。

3,中国西北草原民族文化对西方世界的影响
   至公元1000年,草原上巨大的气候变化已持续了13或14个世纪,先是印欧人,继之是突厥人、最后是蒙古人的向西迁徒。草原民族给西方带来了无数的灾难和恐惧。他们在中国地区的表现也令人发指,如草原鲜卑人在中国五胡时代的大屠杀,12世纪蒙古人在中国的大屠杀,满清人对中国的大屠杀,创造了世界大屠杀记录之最。中国西部草原民族的暴力抢劫文化,残暴、狡诈,不择手段的特点像麻风病毒一样,传播到了阿拉伯民族穆斯林文化之中,经过几个世纪,中国西北草原文化和阿拉伯沙漠民族文化融为一体。他们对世界形成了一次次的威胁。

1092年的突厥塞尔柱帝国

A,挑起十字军战争
实际上,欧洲十字军和穆斯林的二百年战争也是由突厥人、这些来自中国西北部的中亚草原民族引起的。中东地区穆斯林和基督教的势力平衡,在11世纪被一支新来的力量打破了,突厥乌古斯部落联盟的一支,从中国西北部的中亚地区而来-横扫波斯,该信伊斯兰教,将中东地区的阿拔斯哈里发握于掌心。1071年,这些突厥人打败了拜占庭军队,占领了小亚细亚,同年,他们又占领了基督教的圣地耶路撒冷。为十字军的几次血腥东征埋下了伏笔。本来法蒂玛王朝许可基督教徒和平地前往耶路撒冷朝圣,但是突厥人却对基督教朝圣者胡作非为。消息传到西方,引起了教廷的愤怒,随后,拜占庭被逼无奈向西方求救,罗马教皇
乌尔班二世(UrbanⅡ 1088—1099年在位)发动了反击,持续近200年的宗教战争开始了。这次战争造成的消极影响至今的欧洲和中东地区。

B,哥特人和马克思主义
东方草原民族的抢劫成功范例,也曾经成为欧洲一些民族的榜样,中国西北草原游牧民族的抢劫文化基因,不但注入了阿拉伯人文化,也在中世纪进入了欧洲人的文化之中。
匈奴人阿提拉拉丁語Attila,406年9月2日-453年4月30日)对西方的入侵使得来自东方匈奴人的基因早已经混入了今天部分欧洲人的血缘之中,中世纪的东斯拉夫人和德国人的祖先哥特人,都曾经被西侵的匈奴人驱赶被迫西迁,二战中德国兵曾经被欧洲人称为匈奴。用历史的眼光去看近代德国马克思的共产主义思想,其实质就是中世纪欧洲草原的游牧民族抢劫文化。近代欧洲的马克思主义和法西斯主义都是欧洲石器时代文化的残留物。

C,东方游牧草原民族迫使欧洲分裂
除了蒙古人以外,中国西部草原民族抢劫文化另外一个成功的范例就是中世纪末期的奥斯曼帝国。突厥化的奥斯曼帝国先亡塞尔柱,后灭拜占庭帝国,并于1453年迁都于原拜占庭帝国的首都君士坦丁堡,将其改名为伊斯坦堡。16世纪中期,奥斯曼帝国经过不断扩张侵略,版图囊括了以前存在过的阿拉伯和拜占廷两个帝国的大部分地区,地跨欧亚非三大洲,突厥帝国称霸一时,迫使欧洲形成分裂的局面。这是中国西北中亚草原抢劫文化的一个巨大胜利。 他们和十二世纪的蒙古人的胜利都极大地鼓励了东斯拉夫(俄罗斯)人的抢劫冲动。

D,苏联帝国的威胁
处在欧洲东部、西伯利亚地区的俄罗斯民族,虽然被在中世纪被东罗马帝国的东正教影响,但是寒冷的气候使得这块土地长期处于贫瘠之中。东方草原民族突厥和蒙古人抢劫致富的榜样,强烈地影响着这个民族。一开始俄国只是一个在莫斯科附近的小国,其帝国的地位并不被欧洲承认。1682年,年轻的彼得一世成为沙皇,一开始他为了保护南方的国界而开始对抗克里米亚鞑靼人和奥斯曼帝国。为了继续与奥斯曼帝国的战争,彼得开始到欧洲寻找盟友并学习西欧的科学技术,拜访

继承蒙古草原文化的苏联帝国版图

了勃兰登堡、荷兰、英国和神圣罗马帝国等。几百年来,他们一方面学习西方,一方面走上了突厥和蒙古人通过抢劫致富的捷径,这几乎是中世纪末期沙俄帝国和苏联文化的核心。到了18世纪的叶卡捷琳娜大帝时代,俄罗斯已经是一个横跨亚洲和欧洲、一亿多人口的大国。俄罗斯帝国的国力在19世纪达到空前鼎盛,是当时的世界列强之一,自称第三罗马。二十世纪的苏联统治的、包括中国在内的社会主义阵营(除了穆斯林地区外),则再次恢复了蒙古人中世纪的巨大版图。实际上,沙皇,列宁、斯大林,普京的梦,就是中世纪的蒙古梦。列宁缔造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实际上是古代中亚沙漠化草原游牧民族抢劫文化的化身,是人类现代文明的反动。它制造了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灾难。

现代中国的崛起和苏联一样,是蒙古帝国的又一次死灰复燃,千百万东方饥饿的奴隶,被驱赶着洗劫了西方,只不过他们使用的不是马刀,而是欺诈的贸易手段和奴隶制的生产手段;使用的是从西方偷盗的现代科技。中国原始抢劫文化的复兴,引起了文明世界的警惕。

结语
人类的罪恶有多少是由恶劣的气候和地理条件造成的?中世纪世界上,由于气候和地理的原因而残留的三大抢劫族群,实际上都是石器时代文化的存留族群,也是最残忍血腥的原始民族。中世纪后,仍旧继续这种石器抢劫文化的民族主要在东方,二千年来,中国北方不断为西方世界提供灾难。中国地区也深受其害,中国北方地区曾经多次被屠杀成为了千里白骨的无人区虽然抢劫民族建立的帝国强大兴盛一时,但大都在暂短的历史时期内衰落破败了,甚至整个民族都消失在历史的迷雾之中。和血腥的中国文化接触较多的西夏,鲜卑,辽等民族都已经找不到踪迹。他们并不是亡于军事,而是亡于他们落后野蛮的生存方式。西方工业化文明时代来临以后,物质极大的丰富,人口急剧增加,军事手段极具毁灭力量,现代人类需要和平相处的环境才能共存,而原始野蛮的抢劫生存方式是一种僵尸文化,已经不适合现代人类。
历史告诉我们,并不是“技术落后就要挨打”,而是
文化落后就要挨打,作恶就要挨打”。”充斥着远古抢劫文化的中国并不是一个文明“。近代以来,中国和西方的冲突是东方野蛮文化和西方文明的冲突。中国史学界至今还在宣扬和美化中国野蛮原始的抢劫文化传统,使现代的中国人不以抢劫(和被抢劫)为耻,反以为荣。把富国强兵,统一,这些古代贫瘠野蛮抢劫民族的梦想,作为整个现代中国的口号和奋斗目标,中国特色的抢劫文化已经超越极端穆斯林组织,成为了全面毁灭人类文明的最大威胁。流行了几万年的远古野蛮的抢劫文化主题,最终大部分落在了中国人的身上。因此,我们不得不彻底批判中国文化,重新建立一套全新的中国文明史观。

 

资料引用:
赵重今《遥远的华夏文明》燕山大学出版社,
《中国历史上各朝代屠杀事件大全》
美.Judith bennett .C.Warren Hollister 《欧洲中世纪》上海社会科学出版社
William H McNell 《西方的兴起》中信出版社
美国人类学路易斯·亨利·摩尔根古代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