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宰中国历史的背后推手——氏族社会文化

几千年的中国表面被外来的游牧民族奴隶制文化统治,实际上它的背后推手是中国氏族社会文化。就是说,至今的中国仍旧处在氏族社会文化之中。公元前2000年,华夏民族从两河流域来中国地区建立了中国地区第一个政权,这是一个生活中亚美尼亚高原的雅利安民族。中国的象形文字曾经是高加索民族的古老文字。优秀的白种人在黄河流域生活了一千多年以后,被中国人数众多的黄种人和部分黑人同化而消失,以孔子和老子为代表的高加索民族优秀文化,随之在春秋战国时代彻底灭亡,中国地区经历汉帝国的短暂时期,就被不断外来的西北草原民族入取代,经过秦国,五胡,鲜卑,蒙古和鞑靼满清帝国等外来民族文

亚美尼亚的黄帝(Huldi )传说也随着华夏民族一起流传到中国地区(图引自Urartian 维基百科)

化的入侵,二千多年的时间形成了今天所谓的中国人和“中国文化”。(详见《遥远的华夏文明》)
中国远古时代的基本组成元素都是西来的,这充分证明了中国文明是西来的。例如中国地区最早的冶金技术,玻璃制造技术,历法,文字语言,车的制造技术,农业,畜业、牧业,官吏制度,武器,工具等,甚至中国地区出现的新石器文化也是西来的。

红山女神是白种人;贾湖文化的创造者是欧洲人;黄帝就是亚美尼亚高原的Huldi ,华夏民族就是古亚美尼亚人(Haya),中国传说中的昆仑山就是亚美尼亚高原的阿腊腊特山,和位於巴比伦以北300英里之外的尼尼微(昆仑之墟)。中国古籍中的“悬圃”就是西方传说的空中花园,也在这里。这些远古时代方方面面、丝丝入扣的考证,把中国文明起源的历史详细地勾画出来。

   中国黄种土著人的本来面目
​   揭开中国文明起源千古之谜以后,中国黄种人虚幻的光环被现代考古学彻底褪去,中国黄种人土著文化的真实面目就赤条条地摆在世人面前了。中国先秦时代的文化光辉与中国土著黄种人无关。此时的人们不仅要问:谁是中国土著人?他们是什么样的民族?四千年前黄种人的语言文化到底是什么样子?孔子为什么称他们为小人或者野人?汉语是任何演变的?他中国文化的实质是什么?为什么中国土著人的历史文化几千年顽固不变?为什么中国没有出现科学技术?​为什么中国没有历史(黑格尔的论述)?

​作为中国文化一个巨大的研究新课题,系统地解决这些问题的研究,将在中国和世界文化界形成一个新兴的历史文化学科——《中国土著学》( Aboriginal research  of china)。这个新兴的研究领域也同时开辟了中国人类学和民族学的最新篇章。困扰中国文化研究学者们多年的中国少数民族来源的历史问题也将同时得到解决。

与古中国黄种人同源的亚马逊河原始部落可以反映了当年中国人的真正面目。(图引自 First pictures of last-uncontacted Amazon tribe://www.telegraph.co.uk/news/worldnews/southamerica/peru/11754812/Peru-to-make-first-contact-with-isolated-Amazon-tribe.html)

中国土著人来自四万多年前的中南半岛,他们是中国土著人,日本人、东南亚大部分地区 ,以及南美洲亚马逊河土著的共同祖先。公元前二千五百年左右,外来的雅利安华夏民族和文化被人口居多数的中国土著人同化以后,中国社会就彻底进入了中国土著文化阶段。这个文化是中国土著文化和奴隶制的混合,它的三个重要标志就是,一,专制社会代替了外来华夏人的联邦制社会;二,中国社会的思想彻底死亡;三,中国地区的战乱不断,朝代频繁改变,出现了中国历史上著名的死亡周期。至今中国人仍旧没有脱离这个死亡周期。
​从春秋时代开始,外来的华夏文化已经基本消失,​秦汉时代中国土著人文化彻底占据了中国文化的绝对优势。从此中国回归中国土著文化阶段,因此今天的中国人都属于中国土著人文化,或者称为“小人”文化。这是一种原始氏族和中国特色奴隶制的混合文化。中国土著文化是人类历史上最最恐怖的文化,非常有必要对它进行深入认真的研究。

    被外来先进民族称为动物的中国土著人对文明怀有仇恨
​中国原住(土著)民和先进社會之間,几千年来一直存在巨大的差異。中国土著人的落后是最明显的。

​几千年前,落后原始的中国土著民曾经遭受外来民族的大屠杀,这种屠杀包括早期的欧洲人和公元前二千年进入中国地区的华夏民族。这种屠杀经历了几千年的历史,逐渐演变成为中国特色的奴隶制——就是把人当成动物的制度。  这种血腥的历史可以从出土的商代殉葬遗骨得到证明,也可以从中国地区欧洲人新石器文化时代的殉葬看到大量的痕迹。
中国商代外来先进民族对中国土著的屠杀,非常类似于近代白种人在澳洲的做法。1825年,正当殖民者和土著人的矛盾日益尖锐的时候,英国政府下令:有必要以暴力对暴力。实际上,这是屠杀令。大屠杀开始了,手无寸铁的土著人被当作了“害虫”。直到19世纪末20世纪初,“某些牧场主还以射杀所有他们所见到的土著人而骄傲”。1901年1月1日,澳大利亚各殖民区改为州,成立澳大利亚联邦,但把土著人排除在人口普查范围外,他们被归为“动物群体”。
几千年前对于土著的大屠杀导致相当一部分中国土著大举迁移,他们就是今天的中国西南地区的少数民族。

商代跪人 。出土的这种玉石跪人很多,他们可能是商代中国土著人生活的真实写照(图引自:《古玉界:玉佩是古代佩饰中最为流行的装饰物 》 http://www.sohu.com/a/151998252_695096)

​土著人没有私有观念,他们的道德准则是食(产)物共享。相反,现代文明根基于私有观念,财产所有权泾渭分明。现代文明给带有原始中国土著人的心理上造成了严重的伤害。由此,现代中国土著文化很容易现代文明和外来的白种人产生矛盾。中国人这种古老的伤害逐渐演变为两种情绪:官民对立和中国人对外来事物的恐惧。这是中国民族主义的真正根源。 中国氏族社会没有私有制,因此,今天的大部分中国人最爱的就是公有制,西方的共产制度正好迎合了中国人的原始心态。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历史上中国土著被外来先进民族的欺压和残酷的大屠杀,因此近代以来,中国人自认为是与西方文明相对立的民族和文化,号称“东方”。在今天的中国,有当中有相当一部分人以中国土著文化和文明受害者的立场看待世界。他们采取仇视西方的态度,每当西方发生了一些灾难他们就兴高采烈,幸灾乐祸。 当然,出现这种现象与中国多年的极左路线和一些无良媒体的宣传煽动有关。

​今天的中国社会原始的家族血缘意识仍旧占据统治地位,是支配中国未来走向的背后推手。中国文化分成三层,最上面是西方近代传播来的商业文化(3—10%),下层是中国奴隶制文化(30%+),最底层就是中国氏族社会文化(占60%+)。中国原始的土著文化意识在现代人类文明面前出现严重的对立现象,致使中国社会普遍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精神分裂现象。例如很多中国人一方面极力反美,一方面积极移民美国。

 

春秋时代从野人变“小人”的中国土著

商代的华夏民族对于中国土著基本上当成动物对待,因此,甲骨文中四方的民族都带有动物(虫)的偏旁,如狄,蜀、羌等。中国土著人被大量当作动物殉葬和祭祀。
周代的情况有所好转,中国土著民被称为野人。也有一些土著人和白种人的后裔混合居住,孔子把这些身材矮小的中国

出土的商代殉葬的中国土著人遗骨(图引自張 惟捷《墓穴中的血腥味:以活人陪葬的中國古代文明》)

土著人为“小人”。孔子所谓的君子,实际上是指城里的白种人,而小人就是长期遭受欺压的中国土着人。这些土著人在城里大部分是白种人家庭的奴隶,他们经过世代和白人的接触,已经和白种人的后裔溷居在一起。 在他们身上保留了原始落后文化的特征。   孔子的一生都在努力恢复华夏民族文化,实际上就是在和中国的小人(中国土著)做斗争。
​ 孔子说,​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风,意思是说君子的德行好比是风,小人的品行好比是草,风在草上刮过,草必定向一边倒去。孔子认为白种人的后裔有教化百姓的社会职责,是肩负社会重任的中坚力量。 孔子认为,君子光明磊落,不忧不惧,与人为善,所以“坦荡荡”。至于小人呢?由于他们世世代代受到欺压,因此总是患得患失,不是觉得别人对不起自己,或者是某件事对自己不利,忙于算计,受各种利慾所驱使,经常陷入忧惧之中,所以总是“长戚戚”。  遗憾的是小人文化自从孔子的严厉批评以后,已经逐渐占据了中国文化的主流,按照孔子的要求,今天的中国人从上到下全部都是“小人”。中国原始时代的氏族文化,在奴隶制下已经扭曲变形成为一个混合型的土著文化。

文革时代 (图 李振盛)

 

    中国土著文化的反人类反文化的倾向
  ​形成于四万年前的中国土著文化,近二千年来发生了一些变化,其成分也比较复杂,它最主要的变化是由于外来民族的统治形成的奴隶制文化成分,这种混合型的中国土著文化在中国社会中深蒂固保留至今,因此可以把它称之为现代中国土著文化
由于地理的原因,中国土著文化大体上可以分成中国西北部的草原文化和中国长江以南的(古百越人为主)土著文化。

​由于中国氏族文化非常的原始落后,人数众多,封闭的地理环境加上外来民族的奴役,使得中国地区的原始氏族文化停止了发展,因此中国人至今没有出现宗教意识和追求真理高度的理性意识、甚至中国人的逻辑思维能力也非常低下。
历史的抽和恐惧,以及奴隶制的暴戾,使​秦汉以后的中国土著文化一直具有强烈的反文化、反人类的倾向。中国历史上的历次灾民暴动对中国社会的破坏力是极其惊人的,他们往往造成中国地区人口的大部分损失。远的有杀人如麻的绿林赤眉,黄巢,近的有魔鬼张献忠、李自成,以及疯狂的太平天国,义和团和文革时代的红卫兵。从这些周期性重复出现的大屠杀的事实,我们可以断定,中国土著人的文化和人种基因都是低劣龌龊的,也因此才造成了被诟病多年的中国民族的劣根性。
不得不指出的是,​所谓的”国学”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伪学科”,所谓的国学大师多是江湖骗子,”国学”就是要通过美化腐败野蛮的中国传统文化,来阻挡人类现代文明在中国的传播。​

现代日本土著学研究
​研究和开发《中国土著学》除了西方的考古学以外,还要打破中国封闭的思维模式,研究中国少数民族历史和语言,研究古印欧语、东南半岛诸多民族和印第安人语言文化和历史;还包括亚马逊河流域原始森林中的原始土著部落,澳洲土著文化,非洲土著文化,以及新西兰毛利人文化。这彻底认识自己民族性方面,日本学术界做的很好。由于日本民族与中国土著同源,因此日本的藏学、蒙古学、满学及苗族、维吾尔族、彝族、鄂温克族、回族等研究,都有重要成果。如著名藏学家山口瑞凤著的《吐蕃王国成立史研究》(岩波书店 1983)一书,是综合作者此前研究成果而出版的,此书的出版,当时在国际上引起较大反响;该作者著的《西藏(上下)》(东京大学出版社 1987-1988),又是一部全面介绍西藏历史与文化的力作。日本的一些期刊还出了中国民族研究专集,如末成道男等编的《文化人类学8:特集 中国研究的视角》(1990),爱知大学现代中国学会编的《中国21第3卷 特集:中国的民族问题》(1998),《亚洲游学 第9号 特集:少数民族之谜的历史》(1999),《月刊しにか第11卷 第2期 特集:中国少数民族百科》(2000)。

日本学术界对于日本人的来源之地的文化历史非常重视,他们对云南地区做了不少的研究,​例如,吉野正敏著的《云南田野调查》(古今书院 1993),记述的是作者在1986~1989年三年间在云南进行实地调查时的所见所闻,重点记述这个地域的民俗、文化、农村、社会等事项。川野和子著的《中国迷人的云南:1万2千公里风景》(新评论 1997)一书,是普通游记,利用大量相片,介绍了云南各族风土人情。还有镰泽久野的《云南:中国西南的人们》(平河出版 1993)、福田一郎和山本英治的《米食的民族志:尼泊尔、云南和日本》(中央公论社 1993)。渡边武等编的《云南的生活与技术》(庆友社 1994)一书,是中日两国专家共同进行的实地调查报告,谈云南少数民族。渡部武著有《云南少数民族传统生产工具图录》(庆友社 1996)。对于民族性方面的研究和批判,日本人的经验值得借鉴。

没有方向感的中国人
中国土著文化方面的研究几乎是零,甚至是负数,虽然现代中国出现了一些少数民族研究,但是他们主要的研究目的,也是为了吹嘘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往往带有对;对落后文化进行“讴歌”的意味。值得注意的是,与西方民族和日本文化对自己民族性的深刻反思相比,今天中国文化界胡吹祖先已经是一种庸俗的文化时尚,这一方面反映了现代中国人的狂妄自大,同时也反映出有着全世界上最悲惨历史的中国严重缺乏自知之明。华夏民族消失,在秦汉时代以后的中国(土著)人从来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中国土著民至今并形成民族的自我意识,也就没有民族的方向。中国(土著)人二千年来一直在原地打转。近代以来,无论是鞑靼满清帝国还是今天的中国,在国际上总是找不到自己的位置,他们时而低三下四,时而以上国自居,与世界文明总是格格不入的。尽管不断地向世界各地撒钱和贿赂,也没有任何得到丝毫的国际话语权。

​  中国土著文化通过各种途径反映到世界,其原始野蛮、愚昧的色彩令现代人所鄙视,今天世界的主流国家都以鄙视的目光看到中国人,其中包括俄罗斯人和东南亚国家的人民。
可叹的是,中国文化界开始了吹祖宗运动,一些无耻的中国文人虚构了一个无所不能的祖先,从考古上伪造历史,臆造出一个“中国人种优秀”的假象。

至今,中国如何才能放弃与世界文明对立的土著文化仍旧是一个巨大的问号;中国至今也无法脱离二千年死亡周期的魔咒,仍在死亡周期的循环中挣扎。实际上,今天的中国根本不应该去奢谈什么“发展”,世界上第一,而中国人的当务之急是要考虑如何才能避免发生每平均几十年就循环出现一次的大屠杀、大破坏。目前的中国各种危机使中国社会如即将爆发的火山,中国社会已经再次显示即将进入大灾难的征兆。

结语 
谁掌握了历史,谁就掌握了现在和未来”。 二千多年中国地区的自我毁灭现象非常典型,它反映的是宇宙意志在人类社会发展中的作用。几乎所有的中国学者都认为,人类历史的发展并没有规律,如果说人类的历史文化,有不断进步的大趋势,可是为什么中国历史一直在倒退,中国人几千年来一直在选择最坏的道路。回答这个伪命题很简单,因为,中国历史的悲剧是中国原始落后的土著文化在背后作怪。因此,研究中国土著文化几千年的历史,对于认识人类社会发展规律具有特殊意义。现代中国的问题多多,腐败堕落、积重难返、千头万绪令人无所适从,其根子不仅仅在于制度而在于中国的历史和文化。不解决根本上的问题,所有的尝试都是在瞎折腾,这种血腥的瞎折腾,中国人已经忙乎了二千年了。西方的启蒙运动对于落后西方五千年以上的中国来说,如同杯水车薪,根本没有多少效果,中国需要更深刻的全民反思才能彻底改变,在大灾变出现之前,中国人必须有一个对自我文化价值的评价和清醒的认识,因此,研究中国土著文化,对于中国未来的社会发展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它将是中国人从二千多年循环出现的死亡周期中逃离的关键学科。

 

 

 

资料引用; 《近20年来日本有关中国少数民族研究文献简述》http://www.literature.org.cn/article.aspx?id=219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