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摆脱远古亚美尼亚石器文化的现代中国

西方文明东渐以来,中国文化如同一座漂浮的冰山遇到了温暖的春天,早已经分崩离析般的破产了。中国土著势力力图挽救腐败的中国文化,现代中国已经是一无是处了,只能从遥远模糊的历史中去寻找依据。我们的祖先曾经很优秀,“中国文化的落后是暂时的,因此请不要彻底抛弃”。因此,几千年前新石器时代迁移而来的亚美尼亚文化,就成为了今天中国文化存在的理由,被大加吹嘘。4000年前西亚历史回放:统治两河流域失败的古亚美尼亚人落荒而逃,这些说印欧语言的白种雅利安人就是两河流域历史上失踪的古提人(Gutian),也就是同时代在中国地区突然出现的华夏人(Haya)。今天的亚美尼亚人都知道,华夏(Hayastan)就是亚美尼亚,他们都知道公元前2250年的黄帝(Haldi)是他们民族的祖先(注:Haldi就是中国传说中的黄帝,详见《遥远的华夏文明》燕山大学出版社 2016)。因此,华夏就是亚美尼亚,亚美尼亚就是华夏。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曾经一度占领两河流域的古亚美尼亚(古提)人的几个部落、成群结队地逃往了东方,他们通过中亚的茫茫草原,似乎是无意间走到了中国地区。他们进入新疆的崇山峻岭和沙漠,通过河西走廊和风沙较大的甘肃到达了山西地区的运城地区,这里水源充足、气候温暖湿润,而且山西夏县的盐湖有大量的盐,因此他们在这里建都定居下来,但是当他们发现了东部的黄河中游的大平原之后就继续东移。在中国河南地区,古亚美尼亚人与更早进入中国地区的欧洲移民后裔(龙山文化)融合,建立了拥有几个城市堡的商联邦帝国,从此开始了中国地区三四千年的悲惨历史。

黄河流域的白人统治者和原始的中国黄种土著人
雅利安古亚美尼亚人把在黄河流域到处可见、仍处于原始状态的中国黄种土著人当成野生动物对待,经常把它们抓捕来用来充饥或者替代动物来祭祀和殉葬。这些人身材矮小,温顺的黄种人被古雅利安亚美尼亚人称为“两脚羊”,这种土著人也逐渐成为了任人宰割的奴隶。而一部分惧怕亚美尼亚人和欧洲移民,逃往到西南的山区躲避起来,就是所谓的中国少数民族,如苗族,白族,彝族。

经过近千年的文化血缘混合,在西周以后西来的雅利安古亚美尼亚人统治者逐渐被同化,中国黄种土著人用做祭祀和殉葬的少了,大部分用来耕地和劳役。西来的古亚美尼亚人居住的城里,也有身材矮小的土著人奴隶,这些人就是孔子“小人”的前身。当时的中国是一国两制,城里古亚美尼亚人的民主制度和野外的中国奴隶制,从此出现了不把人当人的中国特色奴隶制。

到了孔子生活的春秋时代,西来的亚美尼亚人基本被彻底同化,中国的统治者被不同程度混血了,几乎都不知道自己的来源,尽管他们还具有白种人的特征。例如孔子是一个身材高大的人,根据现代人的计算,孔子大约有一米九左右的身高。当时的中国人(不包括土著黄种人和少部分土著黑人)以身材高大、伟岸为美的标准,女子美的标准也是白和高大。

商代祭祀坑(图引自 邱建 《人頭殉葬祭祀坑 》http://amenra0131.pixnet.net/blog/post/6222156-%E4%BA%BA%E9%A0%AD%E6%AE%89%E8%91%AC%E7%A5%AD%E7%A5%80%E5%9D%91)

惨无人道的古亚美尼亚人的殉葬制度,确定了中国几千年文化的主调
商.安陽殷墟,侯家莊,人頭殉葬祭祀坑
实际上,这种祭祀制度来自于移民中国地区更早的欧洲人。不幸的是,这种野蛮的文化被西来的古亚美尼亚人发扬光大。因此当亚美尼亚人从山西到达河南地区以后,殉葬和活人祭祀和占卜一起就大肆泛滥起来。

草原民族文化的秦帝国继承的是古亚美尼亚人创建的奴隶制
中国之所以有人类各民族中最血腥的历史,就是因为每当历史的重要关头,中国地区的人们往往做出最坏的选择。当时的远古亚美尼亚人在春秋时代被中国土著同化之前,曾经留下了两种制度:“一,联邦制的城邦民主制度,二,古亚美尼亚人专门对付中国黄种人的奴隶制”。在几个大国中最野蛮的秦始皇选择了第二种—中国奴隶制,并在这种最野蛮的制度基础上加以强化,经过中亚和东亚历代统治者的不断改进到今天,中国地区已经形成了人类历史上最野蛮、最腐败的专制集权制度。

图引自  清风明月逍遥客《活人殉葬:中国古代社会人殉制度的变革》https://www.wxwenku.com/d/104222205

秦始皇把古亚美尼亚人对付中国土著人的奴隶制固定下来,使中国进入了灾难的历史循环之中、秦帝国是当时几个大国中最野蛮的,几乎算是化外之国。秦祖先居犬丘,,即西犬丘”(今甘肃礼县城东13公里处的永兴乡、永坪乡境内)。这里曾经是西北游牧民族出没的地方。因此,秦的祖先具有西北游牧民族的背景。据《史记》卷6〈秦本纪〉:蜚廉生下恶来、季胜二子。恶来被周武王所杀,其后为大骆,居犬丘,以畜牧为生。大骆生成与非子,并与周朝申侯通婚。周孝王封非子,成为秦国先祖。季胜一系则成为赵国先祖。东汉郑玄《毛诗.秦谱》云:“周孝王使其末孙非子,养马于汧渭之间”(汧音千,汧水,今千河流域,发源于甘肃省天水市张家川,经千阳县,至陈仓区,入渭水即渭河,即“西犬丘”(今甘肃礼县城东13公里处的永兴乡、永坪乡境内)。见《史记.秦本纪》。蜚廉少子曰季胜,其曾孙曰造父,以善御得幸于周穆王,封于赵,为晋赵氏之祖。其后有非子者,居犬丘,善于养马,周孝王用之。周孝王召见非子,让他在汧河、渭河之间管理马匹。在非子的悉心照料下,马匹得到大量繁殖。

由此可见秦的祖先本身就具有西方游牧民族的文化背景。秦国在西部融合了大量的西戎游牧民族文化,而西戎也就是匈奴的祖先。据《史記》〈匈奴列傳〉:周朝先祖與西戎同居,周幽王時有犬戎、山戎、戎狄等,春秋時有戎翟、義渠、大荔、烏氏、朐衍、林胡、樓煩、東胡等都可能是匈奴先祖。总体来说,西戎(秦地)就是后来入侵和统治中国的匈奴、突厥、鲜卑、蒙古人满清人的共同祖先发源地。

真正中国本土历史的开始是秦始皇时代,因此中国几千年至今都是以秦帝国开端的西北草原文化统治之下。在这里必须明确指出的是,中国地区大部分时间被草原民族统治,不但秦是草原民族文化的帝国,而且所谓的大唐帝国也是野蛮的鲜卑人建立的,大唐和满清一样也是草原民族建立的鞑靼帝国。而近代影响中国历史走向至深的苏联帝国,也是一个具有蒙古草原文化色彩的国家。今天的中国并不是远古亚美尼亚文化,而是一个草原文化帝国。

被神化了的华夏文化
古亚美尼亚(华夏)人居住在亚美尼亚高原,处于新石器文化阶段,他们与两河流域的阿卡地人粟美尔人有着巨大的文化差距,被居住在这里的人民称为野蛮人,由于古亚美尼亚的文字只是极少数巫师用来祭祀占卦的文字,不是平时商业活动的文字,极少有别人知道它的存在。因此西方历史上记载的古提(华夏)人并没有自己的文字。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 进入中国的古亚美尼亚人是一个全民皆兵的民族,他们并没有形成真正的城市,只有部落的城堡和具有防御设施的村落。因此 古亚美尼亚人只有军法并没有真正的城市公民法律。在中国地区,在古亚美尼亚人对付中国土著人的奴隶制中,军法演变成非常残忍的礼法,更加森严和恐怖。古亚美尼亚人礼法的主要内容是祭祀,而祭祀的主要内容是贡献牺牲品的仪式。在商代,这个仪式的主要内容就是宰杀作为牺牲品的中国土著人。所谓的礼器——“鼎”就是煮熟中国土著人的大型火锅;所谓的礼仪,对于中国土著人来说,就是不把人当人看的人道灾难;所谓的法律基本上就是恐怖的刑罚。所以,华夏人法律的核心是杀一儆百,而两河流域文明城邦的法律是公平。(详见《遥远的华夏文明》)这种残忍的杀一儆百的法律延续至今。

(图引自 Haik 维基百科)

公元前2492亚美尼亚神话中的黄帝Haik(亚美尼亚现代雕塑)

亚美尼亚历史上的黄帝战蚩尤(图引自 Haik 维基百科)

黄帝(Haik)与蚩尤(Bil)曾战于西亚的涿鹿之野,用箭射死了蚩尤。“箭”成为亚美尼亚黄帝的象征和符号。

中国出土的甲骨文的黄字 记录了远古亚美尼亚的这段历史。先秦时代黄帝在中国地区有许许多多的名字,也曾经称为“黄”。

包括 (矢,箭)和 (蚩尤,靶子)

中国所谓的皇帝就是借用了远古亚美尼亚的民族英雄Haldi(Khaldi、Haik)的字音,几千年的所有中国人并没有人知道皇帝一词的来历。

秦始皇建立的中国奴隶制虽然来自于古亚美尼亚民族文化,但是它基本是和古亚美尼亚文明自身的城邦民主原则相违背的。因此秦始皇以后的中国,完完逐渐背叛了远古亚美尼亚文明。秦始皇以后的中国地区就是一个由不同游牧民族统治的黑社会。这里至今也没有公民社会,只有没有丝毫权利的百姓。所以今天的中国人是一批冒名的假亚美尼亚(华夏)人。 虽然如此,但是中国地区各个时代的统治者为了标榜自己的野蛮统治,在口头上还在利用远古亚美尼亚民族的名义,自称炎黄子孙。所以唐代以后的中国,对于黄帝的祭祀突然的隆重起来了。越是外来野蛮的统治者越重视对黄帝的祭祀,就越是喜欢吹祖宗。今天的中国文化只懂得“黑猫白猫”,实已经是一个毫无生命力锤锤欲死的没落文化,因此一些中国无良文人就大吹四千年前的亚美尼亚文化。实际上,远古时代的华夏文化非常落后。古亚美尼亚人和更早的中国地区的欧洲移民,只是新石器文化的民族文化(欧洲移民文化更加原始),他们还没有形成宗教意识,是一种原始萨满文化,因此有西来的亚美尼亚人和东部的欧洲移民组成的商代,占卜、祭祀,殉葬成风,到了周代,欧洲远古民族文化被减弱才稍有好转。这种萨满文化注重巫术,他们相信人(利用巫术)能胜(预测和掌握)天。这种萨满思想在中国特色的奴隶制之中形成了一种野蛮的暴力文化。实际上,所谓的中医就是远古时代的西医,是西方萨满文化的产物,中医有一半的内容是原始巫术。

今天的中国仍旧流行萨满文化,占卜,大师,风水,算命铺天盖地,今天的中国人不知道什么是公平正义,只知道暴力和金钱,没有走出远古亚美尼亚文化最坏的一面的消极影响。一个现代国家文化,居然死抱住远古时代石器文化的西方民族文化不放,就像僵尸一样,这是多么的恐怖呀?
远古时代生活在亚美尼亚高原的一个新石器民族和文化,被现代中国人无限地大肆吹嘘,这绝对是人间的一大奇迹,而且现代的中国人并不知道什么是古亚美尼亚(华夏)文化就如此的崇拜,就更加荒唐可笑。这一切令人啼笑皆非的事实证明,今天的中国人只是一个使用现代谋生工具的原始人群。

结语
几千年走不出去亚美尼亚人文化阴影的中国文化,今天的中国仍旧无法超越四千多年前的古亚美尼亚人,中国文化的僵化和腐败是举世罕见的。从秦始皇开始的历代统治中国游牧民族,都把古亚美尼亚文化中人最野蛮的东西(驯化动物的奴隶制)当成传家之宝死抱住不放。因此在东方出现了世界上最悲惨、最血腥的历史。远古亚美尼亚文化最差的一面流传到今天,已经成为了中国人巨大的负资产,是现代中国启蒙运动的最大障碍如果今天的中国人还认识不到这一点,去抱残守缺、刻意隐瞒中国文化的致命缺陷,甚至与人类文明为敌,中国的未来就仍旧会在一条血腥黑暗的路上摸索,更不可能出现思想创新和理论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