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就是斯基泰,西来的华夏民族和中国西北草原民族文化的千年扩张

“Qin” is Scyth, Western immigrants —— huáxià and Northwestern Prairie National Culture Millennium expansion

千百年来不断被外来游牧民族奴役的中国人,从来就没有真正看清过自己的历史和文化。经过满清长达二百多年的统治,和具有蒙古草原奴隶制文化特征的苏俄意识形态的强烈影响,现代的 中国人实际上已经处于与历史纵深和横向现代文明的半绝缘状态。充满依附人格的中国文化,也从而彻底失去了人类应有的理性和纠偏能力。这种情况延续到历史研究领域,不但整个中国史学界无法找到华夏文明的来源,而且对于中亚地区草原文化的性质和它对中国文化的恶劣影响也严重认识不足。
长久以来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历史是事实被忽视———二千年来,中国西北部不断为世界提供制造灾难的游牧民族。野蛮的匈奴、突厥、蒙古骑兵、苏联帝国都来自中国的西北部,中世纪威胁基督教文明的阿拉伯骑兵
也来自这里。二千年来中国不但是草原游牧民族抢劫的最大受害者,而且已经成为灾难民族文化形成的土壤。在继承蒙古帝国版图的苏联解体后,中国通过东方奴隶制产生方式的输出,已经成为了人类现代文明秩序的最大威胁。面对这种令世界恐怖的现象,重新认识以秦始皇开始的中国专制文化与中国西北部草原民族文化的关系就非常重要。
由于秦帝国开始的二千年的专制文化早已经渗入了中国人的每个细胞,因此中国历史研究就意味着,一方面要重新认识被严重歪曲、阉割了的中国历史,另一方面要克服每个华裔自己头脑中的专制奴隶制文化的
思想禁锢。今天,就这个影响中国乃至世界的重大历史文化问题进行彻底的分析和考证。

西北大学复原秦代侍女 或有中亚甚至欧洲血统(图引自:《复原图:秦始皇嫔妃长这样 来自中亚或欧洲?://www.wailaike.net/m/news-2488906-0.html)

四千年前伊朗高原雅利安华夏民族的大举东迁
秦国是中国专制制度的始作俑者,对秦国文化的考证就非常重要。对秦的文化实质,民族来源的认识关系重大。
中国史书记载,秦始皇的母親趙姬是白種人的後代。而
据三秦网2016年报道,西北大学这一团队还复原过出土自二号坑一具秦代侍女骨骼、以及唐高祖李渊第五代孙女李倕的相貌。女性面容显示出了不少有别于汉族人的特征。因此,中国历史和西方是分不开的。而中国和西方的接触到底到达了什么程度呢?这还要从中国文明起源说起。
秦始皇嫔妃相貌复原 西北大学复原图公元前2000年,从亚美尼亚和伊朗高原华夏民族向东方迁移的几个不同部落的,决定了中国甚至整个世界几千年来的命运。 居住在伊朗札格罗斯山脉的雅利安人在两河流域的百年统治失败以后,遂向东方大举迁移,与他们一起东迁的还有其他几个部落,这些散落在中国西北部的伊朗高原的雅利安人,就是公元前10世纪在西亚、中亚(包括中国的新疆,甘肃,陕西、河北等地)和欧洲东部出现的所谓基泰人(属东伊朗人种,操北伊朗语)的祖先。他们向东方迁移并占据着南俄罗斯,图尔盖河流域,中亚的阿尔泰山脉、哈萨克草原、新疆、甘肃、陕西、山西、河北、东北平原和蒙古高原。中国地区并不少一个完全的东亚地区,一部分在亚洲中部,一部分在东亚。其中最著名的一支,就是曾经统治过繁华富饶的两河流域地区的商部落,他们经过新疆、甘肃等地,一路向直至中国地区的黄河流域,制服了更早从北部进入中国的欧洲人部落(龙山文化),在中国河南建立了商王朝(详见赵重今《遥远的华夏文明》燕山大学出版社2016)

斯基泰人(图引自:莫三小,《揭秘历史上的斯基泰人:雄居亚欧草原商道数百年,有两大军事王牌——历史》)

这些雅利安华夏民族部落,一直生活在在札格罗斯山脉的新石器文化之中,他们中的很多部落没有进入两河流域接触到文明,这些来自两河流域的华夏部落,似乎并没有接触两河流域文明,继续处于新石器时代晚期文化。因此,他们没有自己的文字和历法。四千年前西来的华夏民族诸多野蛮部落,在逐渐融合了东方原始的黄种土著人以后,形成了东方草原民族。他们就是历史上所谓的西戎,犬戎、白狄,是匈奴,突厥 、鲜卑人 、蒙古等游牧民族的祖先。古籍记载匈奴人的祖先也是黄帝。

斯基泰游牧民族也是华夏民族后裔
西方学术界对于斯基泰人的来源有不同的说法。一部分人认为他们来自欧洲东部,一部分人认为他们来自西亚的亚美尼亚伊朗高原。但是根据中国
古籍对西北部游牧民族的记载可以证明,斯基泰人来自西亚的亚美尼亚高原。如,《周本纪》记载:后稷卒,子不窋立。不窋末年,夏后氏政衰,去稷不务,不窋以失其官而奔戎狄之间。《山海經.大荒北經》:犬戎是黃帝後裔。與中原姬姓諸國同祖。《史記》的記載,「匈奴,其先祖夏後氏之苗裔也,曰淳維。
而华夏民族就来自亚美尼亚高原,黄帝是亚美尼亚的民族英雄。(详见《遥远的华夏文明》一书,或链接《遥远的华夏文明起源》
《穆天子传》:甲戌,至于赤乌。赤乌之人其献酒千斛于天子。食马九百,羊牛三千,祭麦百载〔祭似黍而不黏〕。天子使祭父受之,曰:赤乌氏,先出自周宗〔与周同始祖〕。
赤乌氏是周穆王在西征的时候遇到的西北部的游牧民族,也是斯基泰的一个部落,赤乌氏所在地是西周人的原始发源地,穆王见赤乌氏犹如回乡省亲。可见在远古时代的西亚中地区,布满了向东方迁移的华夏民族部落。中国甲骨文和文献记载的鬼方犬戎
就是斯基泰人。

四千年前雅利安华夏人诸部落的迁移——亚美尼亚伊朗高原的雅利安华夏语言和宗教思想传播到亚洲各地(图引自:《Aryan Migration is a Fact》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G_XtXmQ2UE)

在中国古籍中,夏朝時稱西戎為昆侖、析支、渠搜等。而”昆仑“就是亚美尼亚高原在中国的古称,是指kueditan”或 Corduene(亚美尼亚高原), 现代翻译为库尔德。由此可见,西戎為昆侖、析支、渠搜等游牧民族来自库尔德高原。
建立商王朝的华夏民族,在统治两河流域的一百年中接触了由苏美尔人和闪米特人为主建立的文明社会,是诸夏中最先进的一支。这一点从商代的历法就可以看到,因为在中国远古历法中,有许多两河流域苏美尔和闪族的语言。斯基泰人(Scythians)的习俗是会用马来殉葬。 在已经挖掘的斯基泰人(Scythians)的墓葬中发现了大量的保存完好的马遗骸,它们佩戴精心制作的头饰和马鞍。 这跟商周时代发现的许多殉葬情况一致。可见斯基泰和中国华夏民族同属一个文化。远古时代中国西北部的游牧民族和进入中原的华夏民族高度融合。如在中国历史上大量出现的狄人。
狄族分支众多,主要有白狄、赤狄和长狄。白狄主要活动在秦国和晋国之间(今陕北地区),史载齐桓公“西征攘白狄之地,至于西河”,“晋侯败狄于箕,郄缺获白狄子”。在秦晋争斗中,白狄常常成为双方争取的力量。《左传》宣公七年,“晋师、白狄伐秦”;成公九年,“秦人、白狄伐晋”。狄人和周人还有婚姻关系。成公十三年,晋国魏相对秦国说:“白狄及君同州,君之仇讎,而我之昏姻也。”这是晋人与狄人通婚的记载。周襄王还曾纳狄女为后,以致有“狄人遂入,周王乃出居于郑”之难。白狄与华夏族融合的事实也得到考古证实。1983年,陕西省清涧县李家崖37座东周墓葬的考古发掘表明,墓室随葬品有北方草原文化的双耳罐和三晋两周中原文化的鬲、豆、鼎、壶。公元前6世纪中叶,狄人东迁至今河北省石家庄市一带。(引自《中国社会科学报》2015年12月16日第867期 作者:张文安《先秦时期狄族雄强北方》

宁夏 彭阳县出土的商周时代殉葬马遗骨(图引自: 于瑶 许晋豫: 《考古丨彭阳县红河流域发现姚河塬 》//www.chinashande.com/read-160-819.html

他们和生活在中国西北部的东方的黄种人溷合,形成了东方的多个游牧民族。因此匈奴,突厥,柔然,鲜卑 、蒙古人都有白种人的血统。这一点在各种的考古和古籍记载和民族DNA的鉴定中已经得到证明。(详见博客:《历史的定格:几千年蒙古草原文化控制的中国》

斯基泰是希腊人记载的公元前10世纪出现于哈萨克草原上印欧语系东伊朗语族之游牧民族。《草原帝国》的作者法国历史学家、游牧民族历史文献专家勒内·格鲁塞也认为,斯基泰人来自远古时代伊朗高原,他们是人类已知最早出现的所有游牧民族的源头,就是所谓的东伊朗民族。他们是二千多年来分布在中亚、欧洲草原上所有游牧民族的直接源头。由于亚美尼亚高原在历史上的重要作用,因此亚美尼亚伊朗的宗教思想传播到了中亚东亚欧洲东部地区。亚美尼亚的远古时代民族英雄Haik (黄帝)被中国人崇拜了几千年。

斯基泰就是“秦” 
斯基泰人出现历史记录的年代与“秦”的开始年代大体相同。他们真正存在的年代可能更早一些,公元前891年西周孝王封嬴非子於”秦邑“(今甘肅省天水縣東北)始建秦國。甘肅省天水縣東北位于中亚(亚洲中部)地区,正是远古时代斯基泰人活动的区域。根据中国历史上存在的英汉同源的语言现象,秦邑的“秦”很可能就是Scythians,希腊语Σκύθαι  也是相同的发音。秦也是远古时代中国的外来语,“斯基”二个音节(si、ji) 的混合正好与“秦”(qin)的发音一致。陝西又被簡稱為「秦,因此陕西的真正地名可能是斯基。我们知道当年斯基泰人的范围,今日的俄罗斯,很多人的名字后面都有斯基。

在几千年印欧语言逐渐中国土著化的过程中,出现了由多音节向来自中南半岛黄种人单音节语言演变的趋势。这种现象很普遍地存在于中国的语言中, 如,古印欧语言的i am ,简化成了俺,temple变成了单音节汉语的“堂”,,rule简化成了儒,Emperor 简称为”伯“,周文王因此称为”西伯“………
由于象形文字没有音标,因此一个象形文字可能读各种的发音。俺字可以读成 I am ,象形文字的儒 可以读
rule。这种文字本身也有简化读音的作用。(右下图)这个标志可以看作是一个象形文字,它可以读“禁止吸烟”,也可以“不能吸烟”,或者No smoking。就是说,秦字,在远古时代华夏民族没有被中国黄种土著民同化以前,可能读   Scy 或 Scythian。中国的象形文字最初承载的是印欧语言。(详见《遥远的华夏文明》一书,或《汉语=印欧语+南亞語系—彻底揭开英汉同源现象的奥秘》)

远古时代的象形文字就好似是一个标志,它代表一个意思,由于没有音节,所以它的发音并没有明确的标准。不同民族的语言都可以使用这种文字。

因此,公元前约9世纪的所谓“秦邑”,很可能就是斯基泰邑的另外一个称呼。所谓的秦国实际上就是斯基泰国。只不过由于语言的阻隔,所有人都意识不到大名鼎鼎的秦,就是西方历史上的游牧民族斯基泰。秦始皇统一中国,置郡、县、乡、亭。也许是出于追根溯源的缘故,在其先人的发祥地清水首置上邽县,设秦亭。这里的”清“水实际上就是”秦“水。因为中国的古汉语绝大部分来自外来语言的发音,秦始皇统一文字之前,文字非常混乱,因此,先秦时代常常出现出现”多字同音“的现象。


秦国也确实具有野蛮游牧民族文化特征。《
史记》记载,“周室微,诸侯力政,争相并。秦僻在雍州,不与中国诸侯之会盟,夷狄遇之”。这里提到的雍州,就是现在的宁夏、青海、甘肃、陕西、新疆、内蒙等部分地区。秦国的民风彪悍,私斗成风,整个国家呈现的野蛮状态与其他中原列国形成了差异

公元前625年,斯基泰玉雕。英國大不列顛博物館收藏,并注:该文物出土于中国,具有典型的斯基泰风格。(图引自https://read01.com/yO02GGx.html#.XBMny2gzbIU)

现代中国学者把斯基泰人和同时出现的西戎等西北部游牧民族并列起来。按照他们的逻辑,好像远古时代,同一地区的游牧民族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西方的斯基泰人,一部分是中国的西戎,犬戎等民族。实际上,这些不同的游牧部落斯基泰民族,只是语言造成的原因,这些斯先秦时代斯基泰人的东方部落,被冠以中国的诸多称呼而造成了误解,这种误解使得中国先秦时代的历史和世界史出现了一个 鸿沟而分割开来。
斯基泰人就是中国古籍记载的西戎、犬戎,白狄等远古时代古籍记载的西北游牧民族,在这方面已经有不少考古方面的证据。如,英國大不列顛博物館收藏的公元前7世纪,中国西部游牧民族地区发现的玉雕(如右上图),具有明显的斯基泰人文化特征,西方史学家惊呼,我们也曾经到达过中国。在陕西秦邑发现的墓葬显示,秦人身后入土的时候大多都委曲身体,采用了一种独特的姿势入棺下葬,学界称之为“屈肢葬”。而这是典型的斯基泰人的墓葬方式。因此秦始皇的祖先是不是斯基泰人以及不重要了,因为斯基泰本来与华夏就是同一个民族。

蒙古阿尔泰山脉挖掘Scythian墓葬(图引自:Scythian Warrior Tombs reveal genetic breeding between Europeans and Asians ,https://findery.com/ministerofculture/notes/scythian-warrior-tombs-reveal-genetic-breeding-between-europeans-and-asians)

2005年到2007年,UAB研究人员与法国和蒙古的研究人员一起在一个欧洲项目中合作,在蒙古阿尔泰山脉挖掘斯基泰人的墓葬。在三次挖掘活动中,对二十多座墓葬进行了挖掘。他们发现了欧洲人和亚洲人的混合现象。斯基泰人的墓葬在远古时代中国北方游牧民族地区 如北京、河北、蒙古等地发现了很多,西方学者也做了考证,因此类似的例子也很多。

公元前23世纪的秦国祖先,被封在西戎的地区,融入了大量当地的游牧民族文化,西戎就是西方所谓的斯基泰人。因此,秦人的许多风俗都和斯基泰人一样,例如砍头、把死人堆成一座山也是秦国惯常的手段,秦国的士兵在腰上挂着一个人头晃荡;每取得一场胜利,野蛮的秦国人就把头颅带回去,盖成一座山,给所有人造成极大的恐慌。他们都崇拜火,有杀白马祭天的习俗。这个风俗一直流传到汉代,汉代历史上著名的白马之盟,就是汉高祖刘邦在位时,与群臣以杀白马方式定立的约。
斯基泰人全民皆兵,他们妇女需杀死数名敌人后方能婚配,婚后专心持家,不再参战。男人最值得炫耀的装饰品是用人头骨做成的碗。他们主要的武器是矛和长剑。秦国的商鞅沿袭了西戎的民族风俗,打造了一个世界上最野蛮的恐怖力量,商鞅军事改革给士兵定下的指标管理,能攻城围邑,斩首八千以上,则盈论(符合朝廷规定的数目);野战,斩首两千则盈论。远古斯基泰人的砍头文化在中国流传已久,直至清代后期。
王国维在《秦都邑考》中指出:“秦之祖先,起于戎狄。”而戎狄一般聚居于酋北地区。蒙文通根据《史记·秦本纪》中申侯所说“昔我先骊山(今属陕西,古骊戎居此)之女,为戎胥轩妻,生中谲(秦人祖先)”之语推测,胥轩为戎,当非华族,此秦之父系应为戎;申侯之先为骊山之女,亦当为戎,则秦之母系亦为戎,父母系皆为戎,则秦人为戎族可确定无疑。此外,还可以举出一些例证:如一些先秦典籍中称秦人为“狄”或“戎狄”;春秋战国时期,华夏诸国将秦当戎狄看待;商、周时代秦人一直在西方活动,没有迹象表明此前曾有一次由东向西的民族大迁徙;湖北枝江出土的铜钟铭文写有“救秦戎”的字样,等等。总之,秦人起于戎狄,活动于西北地区。此说为较普遍的观点,有限的文献资料似已证明了这一论断。(《秦人的祖先是谁 秦人起源于何处》://www.todayonhistory.com/lishi/201603/31880.html)

靠近西北部的秦国(甘肃、陕西)以及河北的赵国受到斯基泰人的强烈影响,尤其是军事上,军事的改革带来了中国服装上的彻底变化;弓箭时代的长袍被从斯基泰人学来的骑兵裤子所取代。中国武士们也模仿了斯基泰人的羽毛装饰的帽子、“三尾服”和后来对名为“战国时期”的艺术起到很大作用的“带扣”。中国传统文化很多都源自斯基泰人的文化,因为华夏民族与西北部的斯基泰游牧民族同源。

远古时代,中国西北部的人口稀少,驯化的马也非常稀少,因此,并没有很多的游牧民族存在。基泰人是一个从伊朗高原迁移到中亚和欧洲东部的雅利石器时代文化部落。一开始,斯基泰人并不是骑在马上的民族。到公元前8世纪,由于培育的马越来越大,这些游牧民族才慢慢开始骑马,成为“马背上的民族”。在和东方土著人的接触中,斯基泰不断融合黄种人血缘,逐渐在中亚,欧洲东部演变分化成不同的游牧部落和民族。分布在欧洲东部的罗马尼亚,乌克兰地区的东日耳曼人哥特人,也是远古时代斯基泰人在欧洲东部的一支。
斯基泰的部落不断分离出来。
一些部落融入中亚、欧洲和中原地区这些游牧民族民族,在不同时期有不同的名称,不同的民族对他们的称呼也不同。因此中亚和俄罗斯草原上的游牧民族的称呼非常混乱。

斯基泰克萊梅茲出土黃金製品(左)與北京延慶軍都山‧豹紋黃金胸飾(右)比較 :Traders and raiders, Fig.18   (图引自:《秦人的祖先是谁 秦人起源于何处》://www.todayonhistory.com/lishi/201603/31880.html)

如,中国古籍把斯基泰人称为鬼方,西戎,山戎、戎、猃狁、荤粥、汉代后称他们为匈奴,突厥,柔然,蒙,女真,鲜卑,西方人称之位鞑靼,塞西亚人,萨尔马特人、西古提人、叔提雅人,中国人称公元前1世纪的斯基泰部落为赛,西徐台,西徐亚人等等。他们的领土被称为斯基提亚;古代波斯人称他们为塞克人(古波斯语:Sakā,也译为萨迦人),分为戴尖帽塞克人、饮豪麻汁塞克人、海边塞克人等。

斯基泰和汉族
特别需要明确指出的是,中国人和西北游牧诸民族的另外的一个名称就是“汉”。
在西方历史上,匈奴与后来罗马人和印度人称呼同一蛮族的名称“汉”(Huns 和Huna)是同词源的。他们的祖先就是西方历史上的亚美尼亚高原的胡里安人(The Hurrians )。当然这些真正的汉人是白种人。也是华夏民族的一部分。
四五千年前,胡里安人居住在两河流域中上游的’汉水流域(Hun)“,是青铜时代古代近东民族的一支,语言属于印欧语系。他们与华夏一起迁移到东方,并居住在中国陕西附近的汉水流域,因此这个地方称为汉(汉中) ,附近的河流称为汉水。

出土于陕西扶风的西周白种人人像(图引自:陕西文化网 http://www.schoolside.net/site/content?id=70925

匈奴,突厥,蒙古人都自称汉。中国更早一些时候对西北游牧民族称”胡“人,该名称来源一说是匈奴人在历史上自称为“胡”,另有说法为鹘人的错写,实际上胡人就是”汉“人。中国人所知的胡人在鄂尔多斯、山西北部和河北北部。公元前第4世纪时一些胡人归降于赵国。赵武灵王(大约公元前325-298年在位)甚至从他们那里夺取了山西最北部(大同地区)。晋朝的五胡乱华指的是东迁的匈奴、鲜卑、羯、羌、氐,他们也是”汉“民族。详见《汉起源于亚美尼亚高原》

春秋时代地图  秦国在中国西部,它的西北部被游牧民族包围

             中国西北部草原文化是世界上最残酷和腐败的文化
匈奴,突厥,蒙古人以及蒙古草原文化的近代变种共产主义,给世界带来的灾难是最大的,可谓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而与之同源的中国文化和历史也是世界上最血腥的。这种东方的野蛮文化是怎样形成的呢?作为东方文化的一员,这是一个非常值得我们深入研究的问题
远古时代气候和地理环境是形成民族和文化的关键原因,“穷山恶水出刁民”, 世界上气候恶劣的地区往往会出现一些野蛮民族。回首人类的历史,我们确实在旧大陆的几个气候恶劣的地区都看到了凶悍暴力的野蛮民族。如撒哈拉沙漠,阿拉伯沙漠和蒙古高原的戈壁沙漠,新疆的塔克拉玛干沙漠,这些荒凉、干旱贫瘠的地区都造就了一些野蛮的游牧民族。
元前2000年以后西来的华夏诸部落散落在中国西北部,他们在与当地的黄种人混合以后,曾经是一个具有一定优势的民族,如他们善于养马、驯马和冶金技术等, 加上他们当中保有大量的白种人凶悍的民族基因,因此他们在和东方的古代战争中勇不可挡。秦国的军队被当时的
称为虎狼之士,横扫中原。(《战国策》在述及秦国时,常常称秦为“虎狼之国”或“虎狼之秦”,而秦人因骁勇彪悍,也被称作“虎狼之士”)。他们的战斗力强大,并不完全是商鞅的变法,而大部分原因是 斯基泰游牧民族文化。凶悍的民族性格和气候的不断恶化,使得他们逐渐演变成为邪恶的抢劫者。

中亚草原上二千多年来出现的残忍的游牧民族文化,来自恶劣的气候和地理环境。中国西北部的草原地区包括新疆、蒙古高原、以及东北、华北(甘肃,青海,陕西,山西、河北,河南等一部分地区,近万年来,这些地区的气候逐渐的沙漠化,塔克拉玛干沙漠,整个沙漠东西长约1000余公里塔克拉玛干沙漠,南北宽约400多公里,总面积337600平方公里,分布在新疆地区界内,也是全世界第二大的流动沙漠,仅次于阿拉伯半岛的鲁卜哈利沙漠。蒙古地区的戈壁沙漠,流沙面积世界第一,是受到新疆沙漠的影响而形成的沙漠,是世界上巨大的荒漠与半荒漠地区之一,绵亘在东亚北部浩瀚的大地,跨越蒙古高原广袤的空间。
游牧是最早的人类社会形式,主要為狩猎采集。生活在这些地区附近的民族,受到恶劣气候的明显影响。保持着原始的生活习惯。游牧和半游牧民族除了一些农业和放牧之外就是打猎,而打猎和抢劫在远古时代几乎是同义词。直到成吉思汗时代的草原,还一直流行着抢婚习俗,为了抢夺草原互相屠杀的事情经常发生。游牧民族的抢劫文化就是现代一些中国人所谓的狼文化。
干旱寒冷和野蛮的文化使得草原愈加贫穷。中国西北部的广义的蒙古草原,几千年来没有出现发明创造,没有足够的优秀人才,而他们的人口却在不断的增加,由他们所统治的地域也越来越大,二千多年来,以草原文化为主的国家通过侵略和抢劫扩大其范围,其疆土曾经多次横跨欧亚大陆.。

突厥的扩张,对中世纪穆斯林 国家的控制
几次蒙古草原民族的西侵,把罪恶和东方人的血缘带到了欧洲东部和亚洲西部,其抢劫暴力文化也散布在这些地区。 东起朝鲜半岛、西到中东的阿拉伯半岛的绝大部分地区,已经被蒙古草原化(或者说是被突厥化)。
突厥人最初(552-1529)从蒙古北部的 叶尼塞河迁移到到多瑙河流域之后,突厥人又到了阿姆河之南,进入了波斯人的世界,逐渐与巴尔达的穆斯林文化汇合。公元10世纪-11世纪的时候,巴格达是(由先知穆罕穆德的族人阿巴斯家族统治的)哈里发帝国的首都,是伊斯兰世界的政治与文化中心。突厥人先是定居在锡尔河与阿姆河之间信奉了伊斯兰教,继而渡过阿姆河,由里海东岸南下,进入伊斯兰的心脏地带。突厥人在领袖塞尔柱的率领下结成一个部落集团。塞尔柱人首领突格里勒于1055年率兵进军巴格达,驱赶了布维希政权,被阿巴斯帝国的哈里发任命为帝国的摄政王,授予他“东方和西方的国王”的称号和“苏丹”的官职,从此塞尔柱王公“挟天子以令诸侯”,建立了今天我们所说的突厥塞尔柱王朝。塞尔柱人进入巴格达,把持了伊斯兰的政治中心。

塞尔柱突厥帝国
塞尔柱突厥帝(图国引塞尔柱突厥帝 维基百科)

1071年,塞尔柱人在小亚细亚(即今天土耳其亚洲部分)东部的曼斯科特击溃了东罗马(拜占庭)帝国的军队,俘虏了东罗马帝国的皇帝之后,一批批突厥人进入小亚细亚(今天的土耳其),以伊斯兰拓边战士的身份,蚕食东罗马(拜占庭)帝国最重要也是最大的一块领土。实际上十字军的两百多年战争,也是欧洲人和突厥的战争。到了12世纪中叶,在今天土耳其的亚洲领土上,已经有许多突厥人建立的政权;塞尔柱人王朝的首领自称苏丹,在中南部的科尼亚建立首都,被称作罗马的塞尔柱苏丹国(Seljuk Sultanate of Rum)。这时,突厥人离开锡尔河以北的亚洲草原已经四百年了,离开突厥人的发源地蒙古草原则有六百多年了。他们经过了伊斯兰化与波斯化的双重过程,又先后和许多不同民族(如粟特人、波斯人、阿拉伯人、阿美尼亚人以及希腊人)大量通婚,但是他们却仍然保持着乌古斯突厥语和凶悍的草原文化。

泛突厥化现象和古希腊精神的彻底堕落
众所周知,突厥人的后裔土耳其是当代泛突厥主义的中心。在奥斯曼帝国, 15世纪上半叶穆拉德二世时,开始出现所谓突厥民族意识兴起的迹象。这时奥斯曼苏丹采用“汗”的称号。鄂圖曼帝國是15世紀至19世紀唯一能挑战崛起的歐洲基督教國家的伊斯蘭教勢力,其势力的核心就是中国西北部的突厥人。
1453年到1832年,突厥奥斯曼帝国攻陷君士坦丁堡之后,希腊进入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统治时期。由于奥斯曼帝国几百年对希腊的统治,不但东方黄种人的基因进入希腊半岛,而且高雅的希腊文化早已经被野蛮的草原民族污染,优美的爱琴文明彻底失落,今天希腊人的很多习气来自东方草原。这是近代以来,希腊从人类文明的中心,堕落为欧洲的二、三流国家的根本原因。

古代东方草原汉民族的扩张改变了世界的格局。二千年来,中国西北部的蒙古草原不断为世界输送制造灾难的游牧民族。图引自:Who are the descendants of the Huns today? https://www.quora.com/Who-are-the-descendants-of-the-Huns-today

由于东方草原民族的多次侵略,以“ 汉”为代表的突厥势力笼罩着欧洲东部和西亚中亚汉和东亚地区。在俄国也存在突厥(汉)文化的问题。早在17世纪,以12世纪蒙古帝国为楷模的俄国已扩张至中亚北部,试图通过征服战争控制哈萨克三玉兹,并与当时雄踞中亚的准噶尔汗国建立了联系。18世纪中叶,准噶尔汗国灭亡于清帝国后,哈萨克逐渐被俄国控制。
1920年以苏丹加列夫为首的一批鞑靼共产党员提出建立一个包括伏尔加-乌拉尔河和中亚地区的大突厥国家,而在原沙俄时期的突厥斯坦总督区则有建立突厥斯坦的‘突厥民族’的自治共和国的呼声。从中国西北的戈壁沙漠开始,发展到从土耳其至朝鲜半岛“汉”的人口不断扩张。中世纪以后“汉,可汗,汉国(韩)”的名字,从朝鲜半岛到土耳其到处可见。因此,西从土耳其,东到朝鲜半岛的亚洲地区几乎都是“汉”(汗)的地盘。

13世纪蒙古人的扩张
蒙古帝国的侵略行为创造了人类历史的杀人最高记录。他们的西侵曾经迫使罗马文明分崩离析,人类文明中心从两河流域被迫西迁,跨过爱琴海峡到欧洲西部,也使得欧洲分裂至今。13世纪的蒙古人成为了俄罗斯人模仿的榜样。

13世纪蒙古帝国的版图(图:https://www.dreamstime.com/stock-illustration-mongol-empire-genghis-khan-s-its-greatest-extent-vector-illustration-image50992174)

蒙古帝国(1206-1636),正式国号为大蒙古国,是一个横跨欧亚两洲的全球帝国,也是历史上连续性版图最辽阔的国家。蒙古人武力兴盛的时期曾发动三次蒙古西征,在1259年蒙哥汗在位时期,疆域一度达到鼎盛,约2400万平方公里。蒙古帝国建立后屡次对外扩张,成吉思汗在位时开始征伐西夏、金朝、西辽、花剌子模等国,其继承人又经过两次大规模的西征,至1259年蒙哥去世前已占领包括蒙古高原、中国西北、西南、东北、华北、中亚、西亚以及东欧在内的广大地域。

苏联社会主义阵营复辟了蒙古帝国的版图(图引自 斯大林为何一定要控制东欧?这本是合理要求,苏联却做的太过火 http://www.sohu.com/a/227648045_100147212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已经解体的苏联,实际上就是中世纪蒙古帝国的复辟。 1949年时,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包括,欧洲东部的波兰、民主德国、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罗马尼亚、保加利亚、阿尔巴尼亚、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和亚洲东部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蒙古人民共和国、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等13个社会主义国家。非常巧合的是,除了穆斯林以外,苏联帝国统治的区域几乎全部恢复了中世纪蒙古帝国的版图。

温顺的中国黄种人被西北草原民族绑架
二千年来,中国北方地区不断地为世界输出邪恶的暴力民族,中国黄种土著人对西北游牧民族抢劫文化的巨大支持作用就不得不提。

中国黄种人(部分棕色人)来自四万年前中南半岛的热带雨林,这种民族具有非常懦弱温顺的性格。这一点从商代大批的殉葬可以得到证实,他们被西来的华夏民族称为两脚羊(羌)。当作替代牛羊的祭品随意屠杀。经过几千年的奴隶制统治,在今天的中国人的身上,这种原始时代流传下来的懦弱和驯服被强化。 而凶悍的西方民族性格与懦弱驯服的东方黄种人结合,游牧和农业社会的结合,使得西北部民族形成了一种严酷的法律和纪律性,这种纪律性加上外来华夏民族的凶悍,使得他们如虎添翼。在中亚沙漠边缘地带恶劣的气候条件下,逐渐形成了世界上最野蛮的草原抢劫文化。东方驯服温顺的黄种人,则成为了抢劫者的工具和巨大人力资源库。今天的中国人替代了中世纪的突厥、蒙古人和俄罗斯共产帝国,已经成为破坏人类文明的主要民族。而作为几千年助纣为虐和懦弱的回报,中国黄种土著民的氏族社会文化受到草原文化的破坏和控制,无法正常发育进入文明社会,而且两千多年来,死亡几千万人口的灾难事件在中国地区连续不断,大屠杀早已经成为中国文化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结语
突破中国专制文化思想禁锢、世界大视野中的中国历史,让我们第一次看到中国文化的本来面目。野蛮的游牧民族斯基泰(秦)帝国的制度延续至今,气候和地理的因素导致他们的文化血腥、野蛮和落后。这种残留在东方的原始草原文化,与进入现代科技时代人类的整体利益和愿望相悖。他们是中世纪基督教文明的杀手,也是现代文明的敌人,更不能引领现代人类。
具有全世界最悲惨历史的中国人,
现在急需的不是去引领人类,而是要重新认识自己的历史和文化,形成自知之明,避免血腥灾难再次降临。

资料引用
赵重今《遥远的华夏文明》燕山大学出版社2016
《匈奴的起源——从人类学的角度试作分析》http://www.hxlsw.com/history/xihan/zt/2007/1018/22423.html
《泛突厥化、伊斯兰化的历史根源 》 http://history.sina.com.cn/his/zl/2014-03-10/105284794_3.shtml
《突厥语民族西迁》百度百科下
勒内·格鲁塞-《草原帝国 》
图引自http://chianweilee.blogspot.com/2011/11/blog-post.html
图引自https://www.guancha.cn/culture/2018_07_17_464508.shtml
郭物 《欧亚草原东部的考古发现与斯基泰的早期历史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