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原历史:“五行”来自两河流域

—-历史是文化的核心,一个民族对历史认识的偏差,会导致巨大的错误和罪恶。由于中国历史早被中国知识分子篡改歪曲,因此今天流行的几乎所有文化概念都是有害的,而且这种错误思想病毒早已经被广泛宣传而深入人心,使得中国文化深度中毒。例如中国五行(金木水火土)的概念,今天的所有中国人都认为”五行“是中国古代文化特色。于是一些左派文人就有了坚持中国落后本土文化的理由。一时间,五四时代被批判得体无完肤的中国传统文化被神话,江湖上“国学大师”层出不穷,他们的做法使得近代中国文明的进步非常缓慢 、甚至出现了停滞不前的现象。中国流传多年的五行思想真是中国古代文化特有的吗?

金木水火土”和与西方一模一样的五星
中国的五行“金木水火土”,是中国古代文化中一个重要的基础理论,被用于中国古代的哲学、中医学和占卜。到漢代思想家董仲舒認為,木代表仁、火代表禮、土代表信、金代表義、水代表智。中国古代历法中也有水、金、火、木、土五个行星。由于五大行星在天体中是有规律运行的,所以古人又把五星称作五行。值得注意的是,这五个行星的发现和命名在西方出现的更早、更久远。

在巴比伦历法中早就有金木水火土五大行星了。古巴比伦最晚在公元前19世纪就发现了五颗游星,即金、木、水、火、土这五颗行星。关于金木水火土五颗星的记录,现在所知道两河流域最早的证据,是在乌鲁克发现的公元前3000年金星的有关纪录,五千年多前的乌鲁克,是苏美尔人在今天伊拉克南部的一个重要城市。在这里出土的泥板上发现了(金星)依楠娜星和另一个与依楠娜(闪语称为伊悉达(Ishtar)有关的夕阳明星的文字。

从伊拉克北部尼尼微发现的楔形文字泥片观察金星的纪录, 约公元前1000年。 (图引自,英国 维基百科:Venus tablet of Ammisaduqa)

另外,两河流域出土了公元前626-539年前的文献,其中的天象占星术的泥板记录由70多块泥板组成,是一部重要的天象经典,在泥板记录中也提到了火星。

中国的五行一词最早出现在《尚书 洪范》,洪范九畴的第一畴为五行,“一曰水,二曰火,三曰木,四曰金,五曰土。水曰润下,火曰炎上,木曰曲直,金曰从革,土爰稼穑。润下作咸,炎上作苦,曲直作酸,从革作辛,稼穑作甘。”在这里,中国的五行并不是历法的观念,而是一种来源不明的抽象理论。至于《尚书》的来历有不同的说法,流传至今的《尚书》包括《今文尚书》和《古文尚书》两部分。《古文尚书》被证实是后人伪造的,而《今文尚书》传说是秦、汉之际的博士伏生传下来的。这篇《洪范》大约作于公元年100年前后。

两河流域最早出现在乌鲁克年的金星纪录在公元前3000,巴比伦已经有了公元前600年的泥版五星的天文详细记录,而中国的《尚书》只记录了五行这一词汇的简单内容。五个行星概念的出现竟然晚于五行。从五星(行)出现的时间来看,中国五行出现的时间明显大大晚于西亚的五个行星。而它们也和远古中国地区其他文化现象一样,是突然出现的,并没有一个漫长的逐渐形成过程。

一个文化新概念的形成是社会文明进步的表现,它的出现必然有其深厚的社会土壤。两河流域的历法中的五个行星概念,在两河流域并不仅仅用于占星术,而是被应用于日常生活和工作之中,天文学家利用金星的出现,纠正公务员日历,这种方法一直沿用到上个世纪出现更准确的日历校正。公元前7世纪,在两河流域形成了的7天(金木水火土命名日月)一星期的制度,这个历法制度一直使用到今天。
两河流域五个行星的周期有细致的数学计算,这种星座之间的关系就是所谓的周期,它使用了函数、代数和几何学,迄今出土的50多万块楔形文字泥板书中,约有300块为纯数学泥板。其中包含乘法表、除法表、倒数表、平方表、平方根表、立方表、立方根表、甚至还有指数表和对数表。古代美索不达米亚的主要数学成就属于古巴比伦人。在代数学方面,古巴比伦人已经能够解一元一次、二元一次、一元二次甚至一元三次方程,另外还发现有讨论级数问题的泥板,他们用近似值的方法算出{\sqrt {2}}=1.414222[194]。在几何学上古巴比伦人把圆分为360等份,并求出π=3.125;他们在三角学方面不仅掌握计算直角三角形和等腰三角形面积的计算方法,还知道相似直角三角形对应边成比例、等腰三角形顶点垂线平分底边及内接半圆的三角形为直角三角形,最了不起的是他们掌握在直角三角形中,斜边平方等于两条直角边的平方和。巴比伦人还计算正五边形、正六边形、正七边形的面积和边长的比例。

—–两河流域的人们将数学引入天文学,使其达到古代的最高精度。前2000年左右,美索不达米亚人已经能够区分恒星和行星;前13世纪巴比伦人绘制十二星座图,并命名这些我们沿用至今的星座名称,如天蝎座、狮子座、巨蟹座、双子座和天秤座;巴比伦人知道月亮和五大行星的运行周期,所以他们能够计算和预测日食和月蚀;前375年巴比伦天文学家基丁努(Kidinnu)提出太阳年的精确时间,误差仅4分32.65秒,比1887年的近代天文学家的误差还小。巴比伦人熟悉离日度、黄道和地平线的不同倾斜度和月球的纬度,所以能够计算日、月和行星的运行速度]。苏美尔时期他们使用太阴历,将一年划分为12个太阴月,并以置闰月校准年的误差;巴比伦人把一个月分为4周,每周7天,一周中的7天由太阳神、月神和五大行星的神分别主管,这即是星期的来历。而中国的五行之间,只有非常简单的相生相克的说法。

——值得一提的是,在远古的欧洲地区也有关于五星的神话,在欧洲凯尔特文化中,苏瓦松代表水星它又代表一个三位一体的凯尔特日耳曼神,代表了几乎所有男性的神圣权力的统一。古希腊时代的欧洲对星座的功能认识加以扩大,行星和人们日常使用的金属还有关系,例如水星属于汞。相关的五星对应的主要金属:黄金与太阳,月亮的银,铁与火星,金星铜,木星与锡,铅与土星和水星。这些可能源于远古时代炼金术和占星术之间的密切联系,在中国并没有出现。

美索不达尼亚的神话丰富多彩,到了希腊罗马时代的星座神话进一步细致精彩。金星是依楠娜是拂晓之星,她具有人性化的特征,依楠娜是金星也称为伊什塔尔,就是罗马时代的女神维纳斯。在西方每一颗行星都与一个神祇对应: 金星:Venus(维纳斯),爱与美之神。 木星:Jupiter(朱庇特),主神,相当于希腊神话中的宙斯;同时也是光明之神、护军之神、胜利之神。 水星:Mercury(墨丘利),旅客、商人甚至盗贼的保护神,又是诸神的使者。 火星:Mars(马耳斯),战神。 土星:Saturn(萨图恩),农神;先前也是罗马的主神。

不仅如此,五大行星也都被赋予神的特点、职司、性格和性别。西方的五大行星后世即被拟人化,并与神祇和一週的日曆相对应。如金星(维纳斯,星期五):一手持镜,象徵情妇和妓女,一手拿着一根长着果实纍纍的枝条,象徵繁衍与丰饶。木星(朱庇特,星期四):猎人,手持箭矢和杖。水星(墨丘利,星期三):武士,披甲戴盔,手持利剑和军旗。土星(萨图恩,星期六):拄着拐杖,手持镰刀,象徵时间的流逝。、

伊什塔尔 图引自http://viverealtrimenti.blogspot.com.au/2010/04/

 

以星座伊什塔尔女神命名的城门是巴比伦内城的8个城门之一,大约公元前575年,尼布甲尼撒二世下令在城市北侧建造,(图引自:https://zh.advisor.travel/poi/Shi-Ta-Er-Cheng-Men-4726《伊什塔尔城门》)

  0000实际上,自称“神州”的古代中国,是一个绝少神仙的地方,中国的五行“金木水火土”没有在中国发现有相应的神话,也没有发现任何一座崇拜星辰的远古时代的寺庙。中国的五行抽象呆板显得毫无生命力,西亚有血有肉的五个神仙,在中国土地上就变成了五行枯燥的概念。而且中国文化似乎从此开始把复杂事物进行简单化、程式化的习惯。如把复杂的事物简单化的“三皇五帝”,“四大美人””五讲四美“等。总之,与美索不达米亚文明相比,中国古代文化显得贫瘠而缺少真正的文化底蕴。

司马迁山寨了西方的五行?
—–历法的形成需要长期大量艰苦的日常观测,对于历法中的每一个细节的完备,都需要人类付出需要大量的努力。而在这方面的经验和认识,中国地区是严重缺乏的。
一般具有中国文化背景的人都知道,中国的金、木、水、火、土都有自己各自对应的色彩。与中国五行相对应的颜色是:
金:白色
木:绿色
水:黑色
火:红色
土:黄色
这种抽象的五行文化概念流传很广泛,并且渗透在中国古代文化的方方面面。在这里又出现了一个与中国所有上古历史中的类似问题——缺失文化源头。这种五行搭配的色彩的理论,在中国根本无法找到其形成的来源,也没有无法找到任何根据和理论系统。五行对应的五个色彩是怎么形成的?这个问题在中国二千多年来从来无人知晓,甚至也没有人去认真提问。显示出中国古代文化的愚昧落后。在这种理论出现的二千多年后的今天,我们才第一次彻底地调查它形成的根源。

——-关于五行色彩的来源并没有记录,而在《左传》《国语》中的〈郑语〉、〈鲁语〉等文献中有简单的提及。如,五方上帝之说,在《五行大义》(公元594年)里:五方上帝分别用了五种色代表,而且代表不同的方向。在中国古籍记载中,秦朝祭祀的上帝出现了四个,分别为:白帝、青帝、黄帝、赤帝。现有的五行理论相关文献,一般认为起于春秋时期的《洪范》。洪范当中已经有一些五行隐喻体系的模型出现了,但并未涉及到“五色”和金木水火土五个行星,后来才与方向联系在一起,西方被指定为白色,南方为红色,这些记录可以上溯到秦国的郊祀制度。

 


值得注意的是,在西汉时期,天文学家司马迁把五大行星与春秋战国以来出现的「五行」学说联繫在一起,正式把五大行星命名为「金星」、「木星」、「水星」、「火星」、「土星」。五行配五色,木为青,火为赤,土为黄,金为白,水为黑。司马迁认为,岁星呈青色,故称木星;荧惑呈红色,故称火星;填星为黄色,故称土星;太白为白色,故称金星,辰星呈灰色,故以黑色配水星,这些在《史记‧天官书》中有明确记载。实际上,这个说法并不可信,因为它不但比一模一样的西方五星晚了-二千年时间,而且也缺乏详细的星象观测记录的证据支持。
——通过翻阅查询西方的原始记录的资料,我们发现,原来五星(行)的颜色和周期是经过两河流域人们长期观测星象的结果,它可能开始于五千多年前苏美尔人对星象的观察。两河流域文明的金、木、水、火、土五颗星也有各自的色彩,有记录显示,这几种色彩是由巴比伦人用肉眼在对天空五颗行星的长期观测记录下来的。从他们对金星、木星、火星、土星、水星观察原始记录反映出这一点。我们找到了一些巴比伦人观测记录,选出一个如下,古巴比伦人的通过观察记录的五个行星色彩记录:
• 金星:白
• 木星:橙色
• 土星:微暗或灰色
• 红色:火星
• 变量:水星
• 蓝:月球
• 黄色:太阳。

—–值得注意的是,已发现的很多原始记录的五星色彩并不相同。看来,观察者每次看到的色彩很多时候是不同的。以上这个观测记录是其中比较普通的一个。而这似乎就是中国五行色彩的最原始来源。西方的星象记录,可能跟着历法一起被带到到了中国,被中国人煳里煳涂地把它固定下来,成为死的定律流传,被广泛利用在中国的风水和中医理论等领域中。

古埃及人在观察星象(图引自:Ancient Egyptian Astronomy www.crystalinks.com/egyptastronomy.html)

0—-人类最初观测日月星辰、制定历法是从肉眼观察开始的,从苏美尔人开始,两河流域的人们一直用一个圆筒仰头观察夜空的星体变化。
巴比伦占星家用像艺术家一样的眼睛在观察天空。从外形到颜色都不放过,如果他看到一颗行星,在强大的日晕中上升,他会如看到皇冠上的宝石一般的喜悦。他将把这些看做是那一天的预兆。如果这一年的第一天的日出的时候发生这种现象,他将作為全年的预兆。由于当时的人是用肉眼对行星进行观测,对五星也出现了不同色彩的观察记录,这反映出西亚人探索自然的艰苦过程。古代两河流域的人们通过一根圆形的长筒子,用几百年上千年的时间依靠肉眼观测到了五颗行星的色彩,这才是五行色彩来源真实可信的第一手资料。

—–以水星的色彩为例,因为每一次对水星所观测到的色彩都不同,在观测水星的色彩的记录出现了“色彩变化不定”的记录。而非常有趣的是,在色彩学里,黑色就是三原色红黄蓝的混合的结果,观察到的星座每次的不同色彩,在中国的五行里就“自然混合“变成了黑色,中国五行中的水属于黑色的结论与巴比伦的原始记录相符。在西方大量的星象记录和与历法相联系的远古神话映照之下,中国的五行和五星的出现,不但大大晚于西方,而且如“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具有外来移植文化的所有特征。

结语

公元前2000年以后华夏人(亚美尼亚的古哈雅人:HAYER)从两河流域带来了大量的先进文化,所以出现了中国文化“早熟”的特点,中国地区的历史上出现了”越古老越先进,越近代越落后”的奇怪现象,这种现象说明中国华夏文明是外来的,而且四千年前外来华夏文明的影响在中国本土越来越微弱。
值得注意的是,五行概念是中国古代思想的核心,也是中医的重要理论,既然它是西来的,中国的“中医”也是西来的,有证据显示,中医是远古时代的西医,由于中国地区文化的保守和落后才保留至今。因此,中国女药学家屠呦呦,2015年得到的诺贝尔医学奖的项目,(源自中国古籍《诗经》)也不过是把西方远古时代带到中国并保留下来的医学配方,用西方现代医学语言重新叙述了一次。

资料引用
本文内容部分引自《遥远的华夏文明》(燕山大学出版社,2016/)的一个章节的片段。
美索不达米亚 维基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