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早的中国人是黑色人种,中国人的祖先并不优秀

在中国历史研究领域,远古时代,中国人的种族问题被中国官方设置了重重障碍,是中国历史考古学术界研究的思想禁区,面对这个主要的问题 ,中国学者们噤若寒蝉,一些人在研究中躲躲闪闪故意回避,更有一些人造假、说谎隐藏真相,使得这个问题非常的混乱。今天,我们利用海外宽松的学术环境,对这个问题进行深入 的研究。
实际上,现代的中国人的人种问题,随着中国华夏民族来源之迷的揭开答案已经付出水面。与此同时,近几十年中国在世界一体化的大潮之中,全体中国人在中国政府的带领下,在国际、国内进行了全方位的疯狂偷盗和抢劫,中国腐败野蛮的奴隶制文化,随着“世界一体化”散布到全球各地;中国国内的社会道德和生存环境也趋于崩溃,中国文化的恶劣本质在世界人的面前被反映得越来越明显。这显然和中国人,一贯自我吹嘘的“中国文化优秀论”截然不同。彻底认清中国文化的实质问题,被现代中国的社会问题所牵引进一步地被凸显出来。因为认识中国的文化实质,其最重要的途径之一,就是了解中国人的人种来源和他的组成成分。

中国人被称为黄种人与蒙古人十三世纪对欧洲的西侵有关,中世纪,蒙古人对西方的野蛮侵略,使得东方的蒙古人被欧洲人称为“黄祸”,东方人恶劣恐怖的印象,深深留在西方人的民族记忆里。1795年,德国人类学家布鲁门巴赫率先使用“黄种人”名称,发明出以“蒙古人种”来指称以中国人、日本人等为主的东亚人。1895年,通过德国威廉二世(Kaiser Wilhelm II)绘制的插图,使所谓的黄祸的发明传播到世界上。中国人等东亚人被欧洲学者18-19世纪法国人类学家乔治·居维叶称为蒙古人种,蒙古人的代名词黄祸的“黄”色,也跟着成为中国人的“固定肤色”,居维叶等人的推广,终于使得用黄种人和蒙古人种来形容中国人成为学术界普遍看法。很明显,中国人被称为黄种人和蒙古人种带有贬义。可奇怪的是,近代以来,大部分中国人接受黄种人的概念,甚至还有很多人引以为傲。而日本人、越南人则很少自称黄种人。

汉族并不存在
实际上,中国人的肤色是”多元化”的,除了所谓的黄色之外,在中国人当中也有相当部分皮肤白的人,更有不少中国人的皮肤呈现棕色和深棕色。中国人种的多样性的现实存在事实,彻底颠覆了所谓的汉族的概念。实际上,汉族的概念只不过是十九世纪后期才出现的名词。不但汉族是新概念,而且民族在汉语语系中也是一个全新的词汇。1899年,梁启超在流亡日本时期所写《东籍月旦》一文中,首次采用了现代意义上的“民族”一词。“民族”一词是梁启超根据严复《天演论》生存竞争的“族群理念论”提出的。在梁启超、严复以前的汉语中并不存在“民族”这个词。这个概念是以排满为目的而出现的,由于孙中山、章太炎、邹容等革命派将“反满”、“反清革命,(中华)民族这个文化族名概念被放大。
古代中国没有汉族的概念,只有秦人、汉人,唐人之说,汉族概念出现的很晚,是黄遵宪在1903年的《驳革命书》中提出的。汉族在1949年以后,被中国政府所固定,成为为中国人的代称。“汉族”和“中华民族”都是近代政治需要的产物,毫无学术意义。因此,汉族是一个伪概念。这些事实再次证明,“中国人实际上是一个没有民民族意识的松散族群”提出中华民族一词的梁启超认为,:“中华民族自始本非一族,实由多民族混合而成”。现代人类分子学已经证明,所谓的汉族在基因中并不存在。现代中国南北方人种的巨大差异也证明了这一点。因此,那些鼓吹汉族血统纯正的人可以彻底歇息了。

 

最早的中国人是黑人
现代中国人种肤色的多样性,证明了中国人来源的多元性。根据分子人类学的研究,东亚的人染色体基因组主要可以分为两类,一类为五万年前来到亚洲的老亚洲人基因,一类为三万年前来到亚洲的新亚洲人基因。棕色人种和尼格利陀人都是居住在赤道地区的老亚洲人为适应热带气候环境而形成的人种。北亚的蒙古语族、通古斯民族和日本北海道的阿伊努人也同样以老亚洲人基因为主,但他们的体貌特征和棕色人种完全不同,这表明了人种差异只是适应环境的产物。其他黄种人也都有少部分老亚洲人基因,其中日本藏人的老亚洲人基因较多,台湾原住民和中南半岛民族的最少,汉族间于两者之间。因此,可见所谓汉族的重要基因的组成部分就是棕(黑)色人种。

澳洲土著民。图引自http://go.huanqiu.com/html/2014/picture_0825/740_23.html?agt=15422

什么是棕色人种?棕色人(就是黑人,尼格罗斯人)人类学学家Carleton S. Coon,把大洋洲原住民及其太平洋岛屿人给归类于他们自己的人种“棕色人种”。棕色人种皮肤为棕色或巧克力色,头发棕黑色并且卷曲,鼻子宽,口鼻部前突,胡子和体毛发达(黑人毛发稀少)。当时,在东南亚挖掘的化石显示中石器时代的东南亚人骨骼类似于所谓的棕色人种。相比之下中国人有75%基因与棕色的缅甸马来人种非常接近,15%的与巴布亚新几内亚黑人一致,也就是说绝大部分的中国人都和黑人有较密切亲缘关系,中国和黑人的亲缘,比印度更近。中国的黄种人是三万多年前,经过缅甸和越南进入中国地区的,由于棕色人种的一些弱点,他们被后期进入的黄种人取代,除了血腥的种族灭绝以外。古老的棕色人种混入了黄种人的基因。大鼻、高眉骨、厚嘴唇、皮肤黑的棕色人种的痕迹,在现代广东、广西人等沿海地区中还能见到。棕色(黑)人种到达印度平原以后,一部分继续向澳大利亚和中南半岛移动,一部分进入了中国地区,一部分流向和马来群岛。在今天的马来人菲律宾人和日本人的基因中,也留有部分棕色人种的成分。三四万年前,那时中国陆地上的许多山脉被积雪常年覆盖。棕色人种早于黄色人种在黄河、长江流域活动,在东南亚的缅甸一带,黄种人的部落已经取得一定势力,棕色人不断沿海岸线退缩,或者躲进山区。“当中国陆地上的冰川不断消融时,一支带着M122突变的南亚语人群开始进入了中国。南亚语先民进入中国后的分化路线有3条,共有两个入口,一个是在云南,一个是珠江流域。他们取代了棕色人种。今天所谓的汉语发音习惯,就来自于古南亚语。
棕色人的语言在中国地区已经彻底消失,但是棕色人种的基因留在今天中国人的血液之中。可以说,三万 至五万年前,中国地区的民众组成就已经决定了今天中国人的命运。

五万年前就决定了今天的世界
五万年前,中国就处于一个文化发展的边缘地带,是世界上落后、弱势族群的聚集地。人类反对发展和进步现主要发生于西方。我们从世界范围看这个问题。

左,一万多年前欧洲岩画上的舟
右, 4600年前挪威北部的舟字符号
捷克巴甫洛夫遗址发掘的象牙制人头,约2.7万年(图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627133)

众所周知,欧洲一直是现代文明的中心,而被共同忽视的是,四五年前,欧洲人已经非常的聪明和先进,他们带领全球进入了旧石器晚期文化和新石器文化。东亚许多文化都来自欧洲,例如,汉字的舟字,就来自于欧洲西部。中国的贾湖文化实际上就是由欧洲人建立的欧洲旧石器晚期文化。
而欧洲几万年前的壁画,其艺术水平已经达到了惊人的程度。这个例子证明。几万年的民族文化发展的情况决定了人类肤色的文明程度。距今 5300 年左右驯化物种的出现,标志着埃尔特伯尔时期的结束与斯堪的纳维亚南部新石器农业村落的开始。从渔猎适应向农业转变的性质仍然是北欧史前史的一个重要问题。

甲骨文的舟字

 

 

欧洲各地区,从中石器时代觅食向新石器时代农业的过渡,体现了人类适应延续性的独特性。中石器时代的终结并非是由于外来农民的高歌猛进。而往往是反映了业已存在社会对变化环境的重新,适应与调整、以及实践新的维生方式的一个时期。

法国肖韦岩洞(La Grotte Chauvet)发现的壁画,距今约3万6千年。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7822433

欧洲的旧石器时代晚期,即从距今3万多年至1万左右,在前后相续的奥瑞纳文化、梭鲁特文化和马格林文化的遗址里,出现了丰富多采的雕刻和绘画,它们迄今所知人类最早的真正的艺术品。欧洲旧石器时代的第一件艺术品在20世纪被发现,考古学家认为以当时人类原始的技术,居然有能力、有意向和时间创造出这样复杂的图像,实在是让人难以置信。甚至一致到一些考古学家认为他们可以识别同一艺术家的作品。法国肖韦岩洞(La Grotte Chauvet)发现的壁画,距今约3万6千年,为人类已知最早的史前艺术。这就是说,三万至五万年前先进的民族,今天在整体上仍旧强大。

结语
中国的华夏人是西来的雅利安民族,这些白种人的文化和基因给中国地区的远古时代带来了活力。遗憾的是,他们早在先秦时代就已经被中国黄种人和棕色土著人所融化。虽然在人类学看来,人类的种族是文化的,形成也是随着地理环境而偶然形成的。但是,不同种族和肤色之间的文化差异确实存在。有一个不可忽视的事实是,棕色人、黑人的文化和经济都不发达。黄种人绝大部分生活在落后国家。因此,从这个角度上看,主要由黄种人黑人基因组成的中国人的祖先并不优秀。中国几千年,并没有产生科学技术,也并没有出现先进的社会制度文化,只有世界上最最血腥的历史记录。

 

 

参考文献:

赵重今《遥远的华夏文明》燕山大学出版社,2016
Neves,W。和Pucciarelli,H。1998.从美洲看到的周口店上洞穴头骨101。 Journal of Human Evolution 34:219-222。
《欧洲的中石器时代》(美)道格拉斯·普赖斯(T. Douglas Price)著 潘 艳、陈 淳译   南 方 文 物 2010·4
《人类通史》,[英]克里斯·斯特林格、彼得·安德鲁著,王传超、李大伟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17年1月。
《棕色人种》维基百科
宾塞·韦尔斯《出非洲记:人类祖先的迁徙史诗》杜红 (译)东方出版社; 2004年5月1日
李辉《走向远东的两个现代人种》http://loca.fudan.edu.cn/lh/Doc/A21.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