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亚鲜卑唐帝国的全盘西化

唐帝国是鲜卑人建立的,中亚鲜卑人的开放态度使得大量的西方文化进入东方,造成了中国地区中世纪的一段繁荣。然而,中亚游牧鲜卑人并不能拯救中国,他们统治的中原地区仍旧离不开丝绸之路这条脐带从西方获取营养。西亚、中亚的游牧民族一直是西方向古代中国地区输送先进文化和技术的使者。

颠覆历史:完全依赖“丝绸之路”的古代“黄河文明”

德国地理学家,费迪南·冯·李希霍芬在十九世纪中期,把中国通往西方的商道命名为Die Seidenstrasse (丝绸之路),中国学者就此进行了持续几十年对丝绸之路的吹嘘,似乎中国地区在古代,通过丝绸之路为西方输送了先进文化和财富。在近几十年间,中国人制造了一个古代西方依赖中国的假象。实际上,历史事实与中国学者吹嘘的正好相反,中国的黄河流域是一个严重依赖丝绸之路的地区。丝绸之路使得黄河文化成为两河流域文明在东方的一个分支。

古南阳和楚国的白种人祖先 Ancient Nanyang & Caucasian ancestors of Chu

南阳,古称宛,河南省辖地级市,位于河南省西南部、豫鄂陕三省交界地带,因地处伏牛山以南,汉水以北而得名。南阳市总面积2.6万平方公里,先秦时代的南阳地区,受到几种不同远古文化的深刻影响。最近在这一地区发现了大量的旧石器晚期、商周以及春秋战国时代的文物,引起了人们对这一地区历史的注意。

从清代诡异的三种社会力量的三角关系生态链,论近代中国民族主义的起源

明清两代,西方文明进入东方,中国长期存在的”官民“二元对立的局面逐渐改变。形成了”朝廷,汉人,和洋人“的三关系格局。在中国民间有一个有趣的民谣反映了这个关系:“ 百姓怕官,官怕朝廷,朝廷怕洋人,洋人怕百姓”。这是晚清时期中国社会普遍流传的一个民谣。朝廷和官吏代表了二千多年中国西部草原民族统治阶层。”百姓“代表了中国土著势力,洋人则代表了人类文明。这个民谣不但适用于清末,也适用于现在的中国,它勾画出了中国社会在西方文明面前的新生态链。

论中国人缺乏民族意识的历史根源

912年2月12日满清倒台,大清的奴隶(中国人)顿时失去了主心骨和归属感,中国人的民族属性就成了最大的问题。几亿中国人顿时成了无头苍蝇。谁是中国人?中国人是什么民族?大家都不知道自己是谁,这可怎么办呢?于是,1901年梁启超祭出的中华民族的概念就成了救命稻草,亿万糊里糊涂的大清臣民(中国人),急忙剪掉了头上的辫子,又突然改称中华(或华夏)民族了,实际上,当时的梁启超等人并没有能力说清楚,虚构的“中华民族”是血统的,还是文化的,中华民族的这个概念严重缺乏历史考古学的依据。可以说,这个名号是梁启超等人临时胡诌出来的。

欢迎引用我的文章,但请著名出处

最近发现,有人在文章和视频中大量引用我的历史研究成果,却不著名出处,好像这些全新的论点都是她(他)自己的发明。这显然是一种学术剽窃行为。虽然早就知道中国的盗版剽窃现象是世界第一的,但是,真正在中国出现这种现象,笔者还是感到非常意外和不快。例如,有一位有点名气的中国历史学者,最近精心做了一个视频,在视频中,该学者一本正经地直接盗用我的观点,更令人反感的是,由于该学者一知半解,因此在盗用的同时,还对我的观点进行了诸多曲解,引入了她个人大量没有根据的的猜测内容,极大地败坏了我的学术声誉。

建立中国新史学—刻不容缓 establishing new Chinese history Urgently

-秦始皇开始的二千多年的中国历史,实际上只是历代中国皇帝的家史,自古以来的中国人并没有脱离皇家思想奴役、属于自己的历史;几千年至今的中国,并没有产生科技、哲学、逻辑学和社会思想的进步,有的却是举世无双的血腥死亡周期和历史逆淘汰现象。

缺少公平正义的社会一切都具有恶的倾向(上)

中国的历史是世界上最最悲惨的历史。二千年来多次发生中国人互相屠杀而损失千万以上人口的惊天惨剧,似乎历史总是无情地以恐怖的千年魔咒来惩罚中国人。缺少公平正义是中国社会周期性灾难的根源,因为这种社会的一切都具有恶的倾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