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肺炎和上帝之鞭Chinese pneumonia and the whip of God

如果中国人能从大灾难当中悔过,把“威力巨大”的如同生化武器的中国肺炎,看作是惩罚中国人的”上帝之鞭“,这就是中国文化几千年的第一次生机和升华,而现在,全国人都被上帝强制性的囚禁”在狭小幽暗的屋子里”面壁思过“,中国人是该彻底反思和悔过的时候了。

现代中国人为什么仍旧逃不出历史上的死亡周期?

中国人整体上处在野蛮、愚昧的史前状态中,他们没有进入文明时代,包括所谓的中国知识分子。他们整体上只相信形而下的物质世界,绝大部分中国人也只追求形而下的利益,对于决定形而下的”形而上“的东西,并没有产生兴趣的能力。因此,中国人处在自然界的自然循环中,就像废除草原上的动物群,他们永远处在国歌中的“最危难的时刻”,

从中国肺炎——论中国人并没有民族意识From Chinese Pneumonia: On Chinese People Does Not Have National Consciousness

中国人并没有民族意识,这是历史所决定的。整个中国并没有进入文明社会。因此,每当所谓的”中国民族主义“出现的时候,就是中国社会出现大灾难的时候。正所谓中国一直是”爱国者导弹“,那些爱国的人,只爱国(权势),不爱人民,仇恨人民。武汉肺炎反映的并不仅仅是那个群体的问题,而是整个中国文化的致命问题。

主导中国社会两千年的是中国北方饥民(一)

近代以来,世界一体化的风潮愈加强烈,中国专制政府与世界文明的冲突越来越大。专制政府的日子越来越难过。因此清政府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利用民间的暴民。因此中国饥民抢劫西方教会的组织成为了一股可以利用的力量。中国民族主义在饥民中出现了。

被彻底驯化的中国历史考古界对中国人的巨大危害

这些被驯化了的中国历史考古学者,一本正经地装出做学问的样子,替发工资的暴力雇主背书。中国历史考古方面的各种刊物,每年发布大量的学术论文,几乎都是千篇一律的学术废话。历史并不仅仅是茶余饭后的消遣,而是与现实的生活紧密相连,中国考古历史界对中国历史的歪曲和点颠倒黑白的描述,把几代中国人引入了罪恶和苦难的深渊。

历史上的三次驯化运动,前二次是技术革命,最后一次是罪恶

谁是中华民族?谁是华夏民族?谁是汉族?什么是中国文化?这个重要的问题今天的中国人根本无法回答。远古时代中国华夏文明的起源和中国历史文化的实质问题已经是最重要的研究课题了。今天我们就从远古时代,西方人的驯化运动,对新中国历史文化的实质问题进行一次前所未有的的分析

中国从来就不是一个“文明” China has never been a “civilization”

近代以来,中国与西方的冲突是野蛮与文明的冲突。根本不是两个文明的冲突。必须引起注意的是,现代的世界发展并不均衡,今天的世界上(亚非拉地区)还有相当一部分国家民族,处在野蛮和半野蛮的状态,未来中国文化和社会制度的进步,必定是在西方国家的逼迫下出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