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亚鲜卑唐帝国的全盘西化

唐帝国是鲜卑人建立的,中亚鲜卑人的开放态度使得大量的西方文化进入东方,造成了中国地区中世纪的一段繁荣。然而,中亚游牧鲜卑人并不能拯救中国,他们统治的中原地区仍旧离不开丝绸之路这条脐带从西方获取营养。西亚、中亚的游牧民族一直是西方向古代中国地区输送先进文化和技术的使者。

颠覆历史:完全依赖“丝绸之路”的古代中国

德国地理学家,费迪南·冯·李希霍芬在十九世纪中期,把中国通往西方的商道命名为Die Seidenstrasse (丝绸之路),中国学者就此进行了持续几十年对丝绸之路的吹嘘,似乎中国地区在古代,通过丝绸之路为西方输送了先进文化和财富。在近几十年间,中国人制造了一个古代西方依赖中国的假象。实际上,历史事实与中国学者吹嘘的正好相反,中国的黄河流域是一个严重依赖丝绸之路的地区。丝绸之路使得黄河文化成为两河流域文明在东方的一个分支。

四大发明纯系乌有——古希腊火药应用于战争比中国早六百多年

中国所谓的四大发明的说法流传已久,按照这种说法,火药是中国人发明的,而实际上,宋代发明的所谓火药只能说是“发现”了硝硫溷和后的燃烧功能,并不能算是发明了“火药”,因为其并不能真正用于枪炮发射药。

西北草原抢劫文化统治几千年的中国;马列主义来自古代游牧民族

从明代开始,封闭的中国地区被迫实行了三百多年对西方世界的开放,在这个持续的历史过程中,被彻底神话了的中国文化落后和野蛮的本来面目一览无遗,其存在的基本文化支柱已经渐渐坍塌。 因此近代以来中国文化进入了一个自相矛盾、土崩瓦解的昏乱阶段。今天的中国文化一方面要恢复已经消失二千多年的华夏文化,一方面又以华夏民族文化正统自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