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地区三次血腥的民族文化大断裂Three Bloody National Culture Breaks in China

近代以来,中国部分极左史学家在历史上虚构了一个一成不变的“中国”。从考古学的角度看,这种说法是错误的。他们误把中国地区看成是一个连续的民族文化主体。实际上,中国地区只不过是一个历史舞台,这里曾经出现过多次民族文化的登场和演出的不同历史戏剧。因此,在人类学DNA鉴定中,根本找不到“中国”的主体——真正的汉族存在,也很难界定汉族的确切含义。而且今天的“中国人”也不是华夏民族。由于这个问题被中国史学界作为中国民族主义的基础而进行了长期的宣传误导,因此非常有必要在此彻底予以澄清。

一万年多来,中国地区不断有外族入侵,历史上出现了几个外来民族的帝国统治,文化也随之改变。因此根本不存在一个连续不断的“中国”。根据最新的历史考证可以用“三次民族文化大断绝”来形容历史上中国地区的民族文化发生的巨大变化。这几次文化断绝是从一万年——四千年前开始的。
中国地区曾经是黄种(一部分黑人)土著人的天下
中国地区最早的居民是黄种土著人和部分黑人,他们来自非洲东部地区,他们经过中南半岛大约三万五千年前后进入中国地区,这些人身材矮小,性格温顺,他们没有自己的文字语言,不会建造房屋,不会制造陶器,居住在洞穴和树丛之中以采集打猎为生,是一种处于旧石器晚期的原始血缘宗亲部落文化。

中国黄种(部分黑人)土著民3.5万年前后进入中国的路线示意图

 巴西亚马逊原始部落的人物特写
http://slide.tech.sina.com.cn/d/slide_5_453_44152.html#p=2

中国地区民族文化的第一次断裂——欧洲人和华夏民族的东迁

大约一万年前,中国地区的这种原始氏族社会出现了变化。欧洲人从中国地区东北方进入,并陆续带来了欧洲的新石器文化。公元前2000年,一批来自亚美尼亚高原的雅利安人,东移从新疆进入黄河流域,在这里建立了华夏文明。
于是,中国地区出现了历史上第一次民族文化大断裂。外来先进文化进入中国地区,打断了原有的寂静。其主要标志是:突然出现了欧洲新石器文化和西方文明。(关于这些内容详见《遥远的华夏文明》或链接:《全面揭开华夏文明起源之谜》http://blog.sina.com.cn/s/blog_16afa74b90102x4o4.html)。
必须明确指出的是,中国地区的土著文化非常原始,由于他们的人数众多,这种落后文化的进步是非常缓慢的。所以虽然中国地区在远古时代就出现了西方先进的文化,但是中国本土的这种原始文化仍旧继续长期存在,直至今天。只不过他们的文化形态被外来先进文化所覆盖。

 一万年前至四千年前,欧洲人东移路线

 中国地区出现的欧洲新石器文化(龙山文化)
图:http://www.rn-hswh.com/bbs/thread-59640-1-1.html

 四千年前,雅利安象形文字在欧亚的起源分布,以及进入中国的路线图
公元前2000年中国地区突然出现了文字。

 公元前1900年山西临汾地区突然出现的文字

 中国地区突然出现的精致的青铜器雅、
(商中期)
图:http://www.360doc.com/content/15/0426/10/11428528_466070127.shtml

 陕西扶风出土的周代雕像

 公元前2000年,华夏民族进入中国的路线

山东博物馆的考古学家和中国古生物分子遗传学研究所,通过对山东新石器时代大汶口文化时期的墓葬,和春秋战国时期的山东临淄古墓群中古人类遗骨中提取的DNA样本所做的检测,研究表明,儒家的发源地--山东,从新石器时代一直到春秋战国晚期,当地人的人种特征都是明显的高加索人种(白种人),进而可推知:儒家的创始者孔子,毫无疑问也是属于高加索人种的成分。http://bbs.gter.net/forum.php?mod=viewthread&action=printable&tid=1023220
近日,秦始皇陵考古队在对秦兵马俑坑旁的“劳工墓”发掘时,找到了120具2200年前参与秦始皇陵建设的工人遗骨,在抽样检测中,发现其中一具骸骨具有明显的“欧亚西部特征”,是个欧洲人。

来自两河流域的雅利安华夏民族,在黄河流域融合了欧洲新石器文化,以带有民主意义的城邦制统治了一千多年。这种文化先进,身材高大的雅利安人在野蛮荒芜的东方如鹤立鸡群,对待中国土著民如同动物。雅利安人的甲骨文,对中国土著人的称呼都带有动物的描绘,如,羌,蛮,夷,狄。羌字:华夏人形容中国土著人为两脚羊。他们经常对土人进行屠杀而且手段非常残忍,华夏民族对土著民实行的是一种驯化动物形式的奴隶制,因此中国古代的奴隶制是最野蛮的也非常特殊,也因此引起了历史学家的激烈争论。

 商代大批殉葬的奴隶,实际上是中国土著人

商的华夏民族大批屠杀中国土著人,把他们用以祭祀,盛行人牲。殷墟王陵遗址中出土的人牲祭祀坑有数百座,杀祭人数总共为一千九百多;但根据甲骨文统计,商代后期所杀人牲总数为一万四千多。武丁时期的所谓战争(实际上是猎杀)较多,所杀人牲总数为九千多;当时人祭最多的是小屯乙组第7号宫殿址,共用五百八十五人。
商古文化遗址中的墓葬 商祭祀坑中发现了不少无头奴隶遗骨,从这些遗骨的数量可以看出,商代盛行的人殉和牲殉的残酷性。图文引自:http://cathay.ce.cn/history/200609/01/t20060901_8381517.shtml这些大量带血的证据表明,中国土著文化被外来文化中断。

为什么在世界上只有在中国地区出现“人牲”这种野蛮的祭祀制度?
这是因为华夏统治者与中国土著根本就是不同的种族,不同文化、不同语言,加上中国土著人非常的原始,所以很容易被看作是动物。因此,中国土著人在商代被外来的华夏民族代替牛羊为祭祀的牺牲品。

第二次民族文化大断裂——西北地区的秦始皇统治中国地区

经过漫长的岁月,这些白种华夏人被中国地区土著人所同化,因此孔子时代出现了历史上绝无仅有的”礼崩乐坏“现象。华夏民族文化于公元前200年左右正式消失。其重要标志是:废弃商周时代的”联邦制“,实行了野蛮的中央集权奴隶制统治。 约公元前200年,位于西北部的秦帝国统治了中国地区,大一统的秦帝国(前221年-前207年)继承了华夏人对待中国土著人的动物驯化式的奴隶制。实际上秦的大一统的郡县制,就是一种中国西北草原奴隶制现象。此后中国地区出现的所谓汉族和汉文化,宣告了华夏文明的彻底消失。

值得注意的是,秦的统一开始了影响至今天的人类历史上罕见的文化大倒退现象。中国地区重回史前时代。商周时代的公民(国人)从此在中国地区消失,至今在中国地区也没有出现真正的公民,只有民众和百姓。众所周知,学术上的文明civilization的实际意思就是城市公民的出现。城市的英文是City,市民:Citizen。所以,文明的直接含意就是城里人,也就是”国人“(,国来自于郭,郭就是城)。而真正学术意义上的公民,应该具有选举权,知情权,决策权,平等的法治等等。因此,今天的中国社会并不是一个真正的”文明“社会。所以现代中国需要和国际(文明)接轨,需要恢复华夏民族的联邦制文化。

 流氓皇帝 刘邦
刘邦建立了汉朝,汉族和汉文化的名字也因此而生。然而很多人说他骨子裡就是一個遊手好閒,不學無術,心胸狹隘又貪生怕死的流氓。标志着中国地区已经从文明倒退到史前的原始土著时代。
所谓的汉族不等于华夏民族。所谓的汉族文化,是远古雅利安华夏民族文化与黄河(长江)流域中国地区土著民族文化的混合体,是雅利安华夏被中国土著同化以后的形成的。它或多或少有一些华夏民族文化的残存。当时的很多人仍旧保持着白种人的特征,如三国时代的孙权“碧目紫髯,具有白种人特征。 由于汉文化既有华夏民族的优越感,又有原始黄种人的卑微特征,因此中国人今天仍旧有二种互相矛盾的民族性格。相当一部分中国人,一方面“好面子”、好胜逞强,另外一方面,他们又非常懦弱、卑鄙,喜欢拍马屁,当奴才,丝毫没有耻辱感。

秦帝国开始的汉文化是一个非常野蛮腐败的文化,它的致命弱点在秦始皇以后就出现了。中国地区的灾难因汉文化的出现而连年不断,中国地区的人口大规模死亡的事件层出不穷。从公元前195到公元前205年西 汉建国初期,共历十年。秦朝末年有2000多万人,到汉初,原来的万户大邑只剩下两三千户,消灭了原来人口的70%。大城市人口剩下十分之二三。甚至出现 了“自天子不能具钧驷,而将相或乘牛车,齐民无藏盖”的现象(《史记·平准书》)。汉末的三国鏖战,公元156年人口5007万,经过黄巾起义和三国混战,公元208年赤壁大战后的中国,全国人口仅为140万,公元221年人口下降到 90万;损失了98.3%。尚不如现在中国一个城市的人口多。“马前悬人头,车后载妇女”、“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生民百余一,念之断人肠”,公元 208年赤壁之战后,曹操说汉末三国大动荡活下来的人只是原来人口的1%!一直到公元265年,三国人口总计才767万。
汉文化从它一开始就注定是一个魔鬼文化,以野蛮和腐败著称。中国地区周围的民族与它接触以后大都逃脱不了民族灭绝的下场。如金,辽,西夏、鲜卑等,这些民族已经彻底在地球上消失。

 (高昌回鶻王供養圖)
西夏——永远消失的民族文化
西夏是一個多民族的朝代,其主要民族有党項族、漢族、回鶻族與吐蕃族等。西夏人大都身材修長高大,充分表現出党項羌人粗獷、剽悍、豪爽的民族性格。
(图文:西夏维基百科 )

汉族文化历来具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傲慢,这是因为中国地区早期进入的先进雅利安华夏民族文化在东方这个半封闭的不毛之地具有的优越感。他们建立的国家在落后的东方地区也一直保持着先进地位,直到近代欧洲文明的东渐。当凶悍而且聪明的华夏民族消失以后,这种雅利安民族优越感继续存在于中国地区。所以今天的“中国人”虽然非常具有原始土著民的懦弱胆小的特点却总想当世界第一。今天世界上,种族歧视最严重的民族可能不是真正的雅利安人而是咱们中国人。实际上“汉文化”,就是借助早期雅利安人留下的余威的“假洋鬼子”文化。

 秦国西域地区加入的西汉版图
http://cul.sohu.com/20070131/n247959632.shtm

中国地区也从此继承了野蛮的秦文化,废除了商周以来的分封联邦制。实行了中央极权制度,中国地区出现了二千多年的文化大倒退。中国地区落后于西方从这个时代正式开始。后面的各个外来野蛮民族建立的帝国也都延续了这个制度。因为他们本质上与秦帝国建立的汉文化是一样的。

第三断裂 中国地区西、北草原民族的不断入侵

到了西晋时期,黄河流域的汉人已经很少,因此北边众多游牧民族趁西晋八王之乱期间衰弱之际,陆续建立非汉族国家(五胡十六国)而造成与南方汉人政权(东晋)对峙的时期。「八王之乱」使西晋初年并不十分发达的经济,受到更为严重的破坏,与此同时,关东地区又爆发了罕见的蝗灾和瘟 疫,史载「至于永嘉,丧乱弥甚。雍州以东,人多饥乏,更相鬻卖,奔迸流移,不可胜数。幽、并、司、冀、秦、雍六州大蝗,草木及牛马毛皆尽。又大疾疫,兼以 饥馑」,「流尸满河,白骨蔽野」(《晋书·食货志》)。”五胡乱华时期,又有大量的西北 诸胡和北方的鲜卑迁入中原。由于汉族避难从黄河流域大规模进入长江和珠江流域,史称衣冠南渡。这时的中原人已不是汉时的中原人,汉朝的原有人口早已十去其八。 中国开始蛮夷化,而这个过程是非常残酷的。例如,公元311年,刘曜攻长安,关中地区的人口仅余1-2%。这是由于当朝铺天盖地征缴苛捐杂税的原因,迫使缺衣少食的农民卖儿卖女,卖完后仍然凑不够,只好全家自缢而死,道路两侧树上悬挂的尸体,前后衔接。公元329年石勒建立的后赵政权,务除前赵积弊,实力得以迅速发展,足以与东晋相抗。羯胡在河北暴孽,残害汉民,先驱有数十万汉丁修林苑甲兵,死伤遍 野。后五十万人造甲,十七万人造船,死亡超过三分之二,又有夺汉女五万入后宫肆意奸淫凌杀污辱之行 。
被喜欢吹“祖宗”的中国史学界彻底忽略的是,建立隋唐帝国的鲜卑人,在五胡中是最残酷的民族。 公元304年,幽州刺史王浚引进慕容鲜卑来对付成都王颖。慕容鲜卑乘机大掠中原,抢劫了无数财富,还掳掠了数万名汉族少女。回师途中一路上大肆奸淫,同时把这些 汉族少女充作军粮,宰杀烹食。走到河北易水时,吃得只剩下八千名少女了。幽州刺史王浚发现后,要求慕容鲜卑留下这八千名少女。慕容鲜卑一时吃不掉,又不想 放掉。于是将八千名少女全部淹死于易水,易水为之断流。 南北朝的五胡乱华,北魏时期,长江以北地区都属鲜卑人,至今有些年老妇女的头饰后仍然留有小纂,就是鲜卑人的遗迹。还有,“爸爸、妈妈、哥哥”的称呼,也都来自鲜卑人。经过几百年的混战和大屠杀,北方已经完全由外族势力控制。在公元581年,鲜卑人彻底征服了南方。汉文化逐渐灭亡,中国地区从此进入了由西北草原文化统治的阶段,直至今日。

南北朝后期,北魏又分裂成东魏和西魏,东魏和西魏被北齐和北周取 代,北周又灭了北齐,这些都是鲜卑政权,隋文帝也是鲜卑人,是周的大臣。隋文帝(公元541-604年)杨坚,鲜卑赐姓是普六茹,小字那罗延。隋朝开国皇帝,其父杨忠是西魏和北周的军事贵族,北周武帝时官至柱国大将军,封为隋国公,杨坚承袭父爵。在西魏时期,杨坚的父亲杨忠便和独孤信(独孤信是杨坚的岳父。本名独孤如愿,西魏、北周大将,宇文泰赐名为信。北魏,西魏,北周,隋,唐,可以说是“同一势力”所建,这就是鲜卑背景深厚的关陇军事贵族集团。
虽然宋和明两代是由所谓的汉人统治,实际上他们已经被彻胡化。宋和明两代的主流文化与鲜卑人和蒙古人没有太大的区别。中国地区的民风,宗教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外来佛教的兴盛和科举制度,标志着汉文化的消亡。而大唐地区和蒙古帝国的版图也明显扩大,今天的中国不但继承了他们的版图也继承了他们的文化。

 鲜卑人北魏时代的佛像
佛教自西汉传入中国(起始于洛阳白马寺)后,对其在汉地传播贡献最多的时代,洽洽是北方少数族群建立的北魏朝。当今中国三大佛教石窟遗址之敦煌莫高窟,特别大同云冈石窟、洛阳龙门石窟均于北魏朝大规模开凿。藏传佛教在汉地的传播最快、最盛、发展最深入当属蒙元帝国。忽必烈在尊藏传佛教僧人八思巴为帝师后正式皈依藏传佛教。其后来甚至委任八思巴帝师创制八思巴文字(文字已失传,西藏档案馆尚存有八思巴文圣旨一件),并将其作为国字以官方名义大力推广。回回人在蒙元时期“遍天下”的另一个“副”产品就伊斯兰教在汉地的广泛传播。信徒触角抵达东南沿海的泉州一带。因人数众多,蒙元朝廷专设管理伊斯兰教徒哈的司。

 鲜卑人的唐帝国的服饰具有洗浴文化的特点,
所谓的大唐,,也是鲜卑人的政府,只不过他们使用了汉字。

蒙古人和满人的帝国,再次重复、强化了中国地区的西北草原文化特征。蒙古对中国地区的破坏是耸人听闻的。蒙古帝国军队残暴、邪恶的行为包括把妇女强奸以后杀死,把孕妇的肚子刨开、屠杀尚未出生的婴儿、把死人的头摆成金字塔炫耀、取乐[注3],无论男女老少一律处死,他们是一群十恶不赦的强盗。按照蒙古帝国时代阿拉学者伊本-阿-阿特尔(IbnAl-Athir)的话说,“造成了自以来最大的灾难”,美国现代历史学家桑德斯也说:“作为人类种族灭绝屠杀的典型代表,这些蒙古人是自古assyrians以来最恶劣的屠夫。除了中国北方90%汉族平民惨遭种族灭绝,蒙古帝国在四川进行大屠杀造成的灾难更是令人怵目惊心……网上学者愚人先生文章经过自己在各种原始文献的调查,在“南宋末四川军民对蒙古的抵抗及其意义”也对四川人口被屠杀作了估计,整个四川在蒙古帝国屠杀前,最保守的估计也超过了1300万人口,屠杀后竟然不满80万人口。而中国主流历史学家,故意在通俗史书上对民众隐瞒了蒙元残暴屠杀、种族灭绝的规模和性质、在中国屠杀的人数和占人口的比例。

 鲜卑帝国的版图
大唐帝国的版图也明显扩大,今天的中国不但继承了他们的版图也继承了他们的文化。

http://www.wikiwand.com/zh-hk/唐朝

 随后入侵中原地区的成吉思汗杀人无数, 继续和重复了鲜卑人的角色,也可以把蒙古人的入侵看作
是中国地区第四次文化断裂。


满蒙的统治进一步使得已经被鲜卑人和蒙古人野蛮化的中国地区进一步被西北草原文化笼罩。 也可以把满清人的入侵看作是中国地区第五次文化断裂。但实质上,蒙古人满人与(建立隋唐的)鲜卑人属于同一个民族,他们在文化上并没有本质的区别,而宋代和明代的汉人已经属于西北草原文化范围,所以蒙古人和满清的入侵也可以看作是同一次断裂。

清帝国流行的辫发发源于满族。其祖先满洲人生活在白山黑水之间,过着狩猎的生活,为了防止在穿越丛林时被枝条挂扯,也为了骑马时额前不至于被头发遮住,他们将大部分头发剃掉,只留脑后小手指粗的一绺,分两股拧成辫绳垂在后背,这种发辫称金钱鼠尾式。汉人历来是束发挽髻。满洲人入关建立清朝后,剃发改装是其第一严令,不论绅士军民人等,“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此举遭到了汉人的普遍反抗,扬言“头可断, 发不可剃”。清军则寸步不让,传令“一人不剃发全家斩,一家不剃发全村斩”。于是,中国的男人都拖上了一根长长的辫子,成了世界历史上一大奇观。(图文引自:http://www.kaiwind.com/culture/hot/201311/29/t20131129_1238310.shtml)

 鞑靼(大清)帝国的版图
、 http://cul.sohu.com/20070131/n247959632.shtm
鞑靼(大清)帝国的版图也明显扩大,今天的中国不但继承了他们的版图也继承了他们的文化。
满族对中国地区人民的屠杀也是十分残酷的。清军入主中原,在攻灭明朝期间製造了大量的屠杀事件,清军为报复反抗者的激抗和推行剃发令而製造多起冲突和屠杀事件,知名的如扬州十日和嘉定三屠。另外,他们对明军及民变军等亦在许多地方实行了屠杀政策,如扬州府在被清军屠城之前亦曾经长时间和多次被明军将领高杰和刘泽清屠杀洗劫。从顺治三年(1646年)至康熙初期,清朝军队开始侵入四川,开始了清军与明军对峙以及农民军在四川溷战的局面:“蜀人受祸惨甚,死伤殆尽,千百不存一二”。直到顺治十六年(1659年),清军攻陷渝城(重庆)后,才算平复四川。清初时以「湖广填四川」来解决四川人口的巨大缺口。

华夏民族公元前200年正式灭亡之后,从起家于中国西北地区的秦始皇开始,经过五胡,鲜卑,蒙古,满清等西、北方民族的不断入侵,二千多年来,中国地区基本一直被中国地区西北的草原文化统治。另外,位于中国西北方向的苏联帝国的形成,实际上是中世纪蒙古帝国的继续。列宁,斯大林和普京都具有蒙古人的血统,著名的莫斯科就是蒙古语。今天的中国文化仍旧受到俄罗斯蒙古文化的巨大影响。值得一提的是,穆斯林文化也属于中国西北部蒙古草原文化的一部分。这种西亚的沙漠文化异化了基督教以后,随着鲜卑人,蒙古人的统治而流传到中国。
由于历史概念的颠倒错乱,今天的中国人以华夏民族自居,实际上他们早已经不知道自己是谁了,今天的中国人和商周时代的中国人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民族文化,与唐帝国鲜卑统治的“中国人”也明显不同。近代以来,“中国人”的服装发型从鞑靼民族的风格彻底转变为欧洲风格,已经毫无汉文化的特点,这种彻底抛弃传统的现象在世界上是绝无仅有的。这表明,今天的中国人早已经不是汉族了。
今天,中国人的衣食住行等表面几乎全部西化,但是,他们的思想意识却停留在一万年前的土著时代,今天的中国文化主体绝大部分停留在西北草原奴隶制和原始土著血缘氏族社会阶段。必须指出的是,华夏文明的残留(如儒家文化)和现代西方文明的元素都已经成为中国“野蛮原始民族”的谋生“工具”,这种工具化现象即所谓的“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因此,今天表面西化的中国文化实质上仍旧属于西北草原文化和原始氏族文化。而近代所谓的国学也是地地道道的伪学科。它既没有一部站得住脚的理论典籍,也没有一位权威人物立世,在所谓的国学大师中不乏骗子和江湖术士。
鼓吹一个连续不断中国的中国学者,明显受到受近代苏俄共产国际的影响,其目的是虚幻一个与现代人类文明对立的文化主体来阻挡先进的西方文明进入中国。这种做法使得“中国人”进一步丧失了民族认同感和民族的道德标准。

结束语
从秦帝国开始,中国地区二千多年来的几种外来统治都是非常野蛮的,他们不但在没有在中国地区产生科学技术、哲学、逻辑学,而且平均不到一百年的时间中国地区就会重复出现一次千万人以上人口死难的巨大惨剧,这种文化现象在世界各个民族中是没有过的。中国地区几千年来战乱不断,由于几次入侵的外族都具有黄种人特征。他们和所谓的汉族并没有实质性差别,他们又都继续使用了原有的汉字,因此看起来中国地区的人种和文化似乎没有出现变化。实际上,中国地区既没有一个固定不变的国家,也没有一个固定不变的民族和文化。因此,那些靠吹祖宗和给外族野蛮屠杀洗地混饭吃的中国文人,该回家“休息休息”了。

引用资料:
《遥远的华夏文明》燕山大学出版社2016.
《中华大地上的屠杀史》 http://blog.wenxuecity.com/bbs/memory/471224.html
《满清大屠杀 》 维基百科,
赵丰年 《对蒙元史的歪曲及其严重危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