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没有公平正义,社会必将恶性发展(下)

中国人是世界上受到天谴最最严厉的民族。而中国历史上发生的循环往复的惊天血案绝对不是偶然的。它反映的是宇宙的意志,是对几千年中国地区不断出现的恶性社会的惩罚。宇宙的真理隐藏在历史的深处。公平正义的精神是不可抗拒的无限、无所不在、永恒不灭的宇宙实体,是人类社会的最高原则。当人类违背了这个原则,就会受到宇宙无情的惩罚(天谴)。中国的几千年悲惨的历史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屡遭天谴

整个中国古代社会缺乏公平正义的精神, 几千多年来的中国地区文化原地不动,甚至出现倒退现象,一直停滞在原始氏族社会和中古的奴隶制时代,完全可以用”黑暗“二字来形容。中国传统文化并不是史学界所吹嘘的那样’灿烂辉煌”。因此,黑格尔并不认为中国地区存在历史:“中国属于“持久、稳定——可以称为仅仅属于空间的国家——成为非历史的历史”;中国是“永无变动的单一”,是“特别东方的”;“中国很早就已经进展到它今日的情状;但是因为它客观的存在和主观运动之间仍然缺少一种对峙,所以无从发生任何变化,一种终古如此的固定的东西代替了一种真正的历史的东西”;中国“可以说还在世界历史的局外”….”凡是属于“精神”的一切,一概都离中国人很远;”

黑格尔所谓中国”缺少的东西”,就是人类文明公平正义的精神。遗憾的是,对于西方哲人对中国传统文化历史的深刻批判,现代中国文人基本上选择了视而不见的态度。更令人感到沮丧的是,几乎今天所有人都有一个非常邪门的想法,他们普遍认为历史是可以随人歪曲涂改的,这种野蛮的想法虽然没有写在中小学的历史课本上,却早已经印在人们的心里。因此现代中国主流史学界,可以肆无忌惮地跟着胜利者随意歪曲中国历史。半个世纪以来,被颠倒的中国历史教育出一代又一代愚昧自卑而又狂妄自大、人格严重分裂的中国人。  这一切都阻止了中国人吸取历史教训而走向文明社会的步伐,,在这种错乱的历史观下,中国所有社会科学研究人员的”武功全废“。

从商周时代的联邦制,走向了秦汉的集权专制社会,中国历史总体上是一个逆向淘汰的倒退社会。  虽然中国地区公元前2世纪,出现了华夏雅利安人后裔孔子建立的思想体系,(见《遥远的文明》燕山大学出版社2016)但是,中国地区落后原始的黄种土著人人数众多,外来的华夏雅利安在秦汉时代,被中国土著民彻底同化而倒退到原始野蛮的半氏族半奴隶社会,因此落后的中国地区,根本就不可能出现公平正义的概念。没有公平正义的最高原则,人类就丧失了上天赋予的独特本能:超越自然界的局限,追求超过眼前利益的崇高目标。没有这种能力就不能称为”人“,只能称之为是野蛮人,无论他有多么高的学历,有多么高的头衔。

后秦汉时代的中国社会,已经形成一个违背宇宙意志的专制中央集权社会,中国地区社会逐渐成为贪婪皇帝的家天下,整个中国古代历史就是一部皇帝的家史。中国地区的百姓只不过是不同皇帝暴力集团的俘虏。因此,二千多年来中国地区反复重复这样一种了恶性发展的社会模式。虽然中国地区并不乏雄才大略的明君,如汉武帝,鲜卑人隋炀帝和唐玄宗,但是中国地区并没有出现欧洲那样的具有积极意义的优秀文化。中国一直处于野蛮的时代,并没有进入文明阶段。

雅利安华夏民族被中国土著人同化以后,秦始皇的焚书坑儒以及汉武帝时的罢黜百家, 中国地区思想开始僵化,汉朝彻底取消了联邦制,完善了专制集权的奴隶制度。因此,中国不可能没出现像查理大帝那样善于学习,推广人类文明的帝王。在中国地区,公民(citizen)是根本不存在的,在西方,公平正义、公民(citizen)和文明(civilization)是一体的,公民是人类文明的基础,因此中国地区从来就没有出现过文明。秦以后的中国人,生下来就丧失了政治权利终身。孔子的仁政(近似于公平正义)就是一句空话。没有公平正义的社会自然就没有民主法制的宪政,中国古代的所谓法律就是一部恐怖的刑律,它不是为了维持公平正义,而主要是为了维护皇帝一家的利益而杀一儆百。因此这个社会的上层成为无法制约的利益集团,这种社会必然是一个大部分人被奴役的社会,人们愚昧、麻木而违背了人类的天性。生活在16世纪的法国哲学家拉波哀西(Étienne de La Boétie)看来,个人的尊严和自由是人的自然权利,是与生具有的,它不该也不能被放弃。他指出:“人民丧失了理解力,因为他们再也感觉不到自己的病痛,这就已表明他们是奄奄待毙了。甚至现在的人,连热爱自由也觉得不自然。……… 人们完全忘记了自己的自由,所以要唤醒他们把自由收回来,是困难的。他们甘愿供人驱使,好像他们不是丧失了自由,而是赢得了奴役”。

秦始皇创立的中央集权专制的暴力制度明显缺乏公平正义,这种由皇家统治的贪婪自私的社会,只对极少数人有利,他们拼命吸纳社会能量而不付出,统治集团本身就是一个恶性的细胞。随着恶性细胞的扩散,这个社会出现恶性发展开始就走向灭亡。 中国野蛮的统治从商代就已经开始,’野蛮‘主要是雅利安人对中国土著人的。而从春秋战国开始至秦汉时代,雅利安人被同化,中国地区正式确立了专制制度,立即被宇宙实施以最最严厉的处罚,巨大的灾难相继而至。中国地区连续不断出现了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惨绝人寰的灾难。

公元前262年,击赵白起杀42万人,又攻韩杀4万人,又攻赵杀9万人。以上不完全统计,杀人已达130万之多。战国末中国人口2000万人。可中国军队却远远超过欧洲。秦始皇守五岭用兵50万,防匈奴30万,修长城50万,造阿房宫秦皇陵的130万(其中受宫刑者达70多万人)。以至于“丁男被甲,丁女转输,苦不聊生,自经于道树,死者相望”(《汉书·严安传》)在秦末战争中,几乎消灭了原来人口的70%”。公元2年全国人口5959万,经过西汉末年的混战,到东汉初的公元57年,人口2100万。损失率65%。20年间,西安的人口从68万减到28万,大荔从91万减到14万,兴平县从83万减到9万,绥远县从69万减到2万。 《汉书.陈平传》中就有刘邦经过一个三万户的县城听报告说只剩五千户的记载。《汉书.高惠高后孝文功臣表》里也有说高帝12年户口能对上过去的只有十之二三。

公元156年,人口5007万。经过黄巾起义和三国混战。《三国志》记载:265年,蜀国灭亡,“男女口94万”,280年,吴国灭亡,人口245万。《晋书·地理志》记载:公元280年,西晋统一,统计得人口为1616万人。诗人描述为“马前悬人头,车后载妇女”、“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生民百余一,念之断人肠”。由于三国前期人口流亡众多,战乱频繁而无法统计,军阀割据而信息不全,三国前期人口数是历史盲区。而三国时代结束,经过几百年持续不断的互相屠杀,中国黄河流域地区已经成为人口的真空地带,西北的外族(五胡)趁机大举进入。所谓的五胡乱华是宇宙(天道)对中国秦汉建立的汉族文化最严厉的处罚和警告。当时的惨景,令人心碎。 …….皇帝石虎,一次征集美女3万人。仅公元345年一年中,因征集美女而不情愿者被杀达3000余人。为容纳美女,石虎分别在邺城、长安、洛阳兴建宫殿,用人力40万。而朝廷的苛捐杂税,迫使缺衣少食的农民卖儿卖女,卖完后仍然凑不够,只好全家自缢而死,道路两侧树上悬挂的尸体,前后衔接。前燕进围邺城,后赵的数万宫女,不是饿死,就是被士兵烹食……..

                                                                        凶悍的蒙古骑兵杀人如麻(网络图片)

野蛮的鲜卑人建立的隋唐帝国,一开始仍具有血缘氏族部落内部的原始公平正义意识,但是在得到国家权利以后,这种部落意识逐渐消失,中国地区再次进入了恶性发展的社会逆流中,巨大的灾难在中国地区继续持续发生。随后的蒙古人,满人也是如此,中国地区又连续不断出现几千万人死亡的巨大惨案。男人被砍头,女人被抢劫强奸,可悲的是,虽然几千多年来中国地区死难了如此多的生命,却丝毫没有换来半点文明的觉悟。今天中国还有很多史学家在极力宣传中国历史文化的”灿烂“。  

                        没有公平正义社会的恶化现象无处不在

如果一个事物(国家,集团,城市),职业….)总体的善恶比例绝对了十万的命运,如善49% :恶51%,这个事物就呈现恶性倾向。它就必然被宇宙系统予以惩罚。一个恶性倾向的社会并非全部都是恶,而善性的社会也不一定都处处光明。恶的比例到达一旦程度,该事物就会崩溃。至于到底善恶程度什么比例为事物的崩溃点,可能需要根据该事物周围的形势所决定,这就是说,善恶的性质决形成以后,决定事物成败的因素取决于整个系统的力量。
现代科技证明,宇宙并不是一部机器,而是一个至高无上的意志,意识(心)和宇宙(物)是一体的。事物的善恶取决于人类的思想动机(内心世界的思想意识)。没有公平正义的社会,社会成员之间没有共识和公共道德,这种社会不但缺乏凝聚力出现一盘散沙的现象,而且缺乏批判和自我纠偏能力,整个社会一遇到特定的时机就会随波逐流而走向崩溃。 在一个没有公平正义的社会,就失去了人类道德的标准,人们就会惟利是图。无恶不作,这种丑恶的现象被现代中国人美化为“务实”。 这个社会的是人性中的贪婪和无耻,它发生的一切现象都呈恶性倾向。而且,外来先进的东西也会变坏。
恶性发展的社会可能会兴盛一时,它大量吸食周围的能量就像癌症扩散,但是其恶化和崩溃是不可避免的,这种现象,会系统性地发生于所能接触的一切领域每一个角落,如,教育(大学,中学,小学,教材,课程,教师,校长,学生校园,教学大纲…)文化(历史,考古,社科研究,知识分子、社会文化转型…..),娱乐(电影、明星,主播,电视,电视剧,游戏,烹调,服装,美容……),建筑(城市,住宅….),GDP,旅游,农业、工业(工厂,能源、制造,工人,工业产品…..),军队,司法(警察,法律,律师,法院,法官),媒体(电视台,报纸杂志,互联网,广告,电话,手机,社会语言、),医疗(保健、医生,医院,医药,病床,病人),外交,商业(内贸、外贸),银行金融(货币,股票,期货,现货,金融专家)………如此多的行业出现了恶性现象,恶性扩散到各个角落的候,“人民’也会变恶,就是所谓的“穷山恶水出刁民”。由于公平正义是宇宙的最高原则,是宇宙的形而上的实质,它的力量涉及到宇宙生命每个细胞的发展倾向,如果社会缺乏公平正义连社会成员的细胞也会出现恶化的倾向。近年来,由于中国腐败流行,中国的癌症发病率高涨,几乎占了全球的一半。世卫组织预测,中国癌症发病率居世界之首。而且越来越出现年轻化的趋势。可见中国社会成员的基本组成细胞,也随着社会出现恶性发展的倾向。

现代中国人把科技和巫术同等崇拜,在现代中国大部分人的眼中,”科技“和满大街的大师、算命,风水,玉石崇拜是一样的生存工具。实际上,没有公平正义的社会不可能有真正的科学技术,因为科学出生于西方,她与民主、法制、自由和公平正义是一体的。模仿和偷盗西方技术并不能转变中国人悲惨的历史宿命,反而这些技术可能会加大中国人的灾难。就像一个神志不清的人掌握了核武器一样恐怖。 因此,只学西方技术而不追求公平正义最高原则的“西学为用,中学为体”的说法是非常有害的。

结论:   宇宙之中有一个严格的法则,控制万物的运行以及一切活动。 人类文明发展的历史已经明确地告诉我们:公平正义是人类社会的最高原则,一切阴谋诡计、经济、社会、制度、技术等低级层面的东西其作用都是相对的,双向的、暂时的,有限的,根本无法解改变自身的命运,实际上这一点早就周朝的人,从喜欢占卜的商灭亡的过程中意识到。

人类都必须服从公平正义的最高理念。拥有这个最高原则的民族才会有自信心(而不是靠伪造历史、吹祖宗)。没有最高理念国家、民族、集团就会面临巨大灾难的威胁(天谴),发生的问题都是系统性,当灾难发生的时候,玉石俱焚,所有人都不能幸免。

参考资料

《遥远的华夏文明》燕山大学出版社2016
《中国历史上十四次人口大屠杀》互动百科
黑格尔:历史哲学,王造时译,上海书店出版社1999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