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中国历史文化源头:神农、伏羲的神话传说来自远古欧洲Myths and legends of Shennong and Fuxi come from ancient Europe

充满了极其神秘色彩的中国上古神话,是中国传统文化和中国史学的重要组成部分,而它们的来源从来就是一个千古之谜。破解这个谜对于中国文化历史研究具有重大作用。由于中国上古神话支离破碎、混乱不堪,而中国文明也一直无法找到源头,因此,所有古今中外的学者都无法寻找到中国上古神话的来源。似乎破解这个复杂而又古老的历史问题,已经成为了中国文化永远超越的高峰。

实际上,远古神话是远古时代农业文化产物,产生这些丰富多彩神话的社会必然是一个富饶发达的社会,根据这个基本的社会条件,我们会很容易地解决中国上古神话的来源问题。

例如,在黄帝的神话中就出现了指南车,冶炼铜制武器等等细节。在中国流传的上古神话中,黄帝也有许多发明创造。黄帝时期,人们主要依托田地为生,黄帝发明了田亩制,以步量丈亩数,避免了百姓的领土争端。所以,在黄帝的发明中,田亩制称得上是最重要的发明之一。为了方便百姓对土地的管理,避免发生土地争端,黄帝将全国土地进行了重新划分,并在田地间画成一个“井”字形,中间的田地为国家所有,四面八块土地为百姓私有,可以种植粮食,还可以打凿水井。可是按照出现这个神话的年代,中国地区并没有出现文字,没有井字又怎么会有井字的耕田制度?

根据中国上古神话记载,黄帝的妻子嫘祖发明了蚕丝,他的大臣发明了文字、舟、车、屋宇、衣服、音律、典章制度等等。在生活方面,黄帝还发明了机杼,此后百姓可以生产自己的衣服和生活用品。在交通方面,车和船等代步工具都是黄帝的发明,众所周知,车是两河流域的发明。

除此之外,黄帝还发明了云梯和弓箭、号角等等。后来经过演化和改造,它们被广泛的用于战场之上,大大地提高了军队战斗力。黄帝还发明了铜器物品,比如鼎和钟、铜镜等等。而发明这些都不会在远古时代的中国地区出现。

中国神话的年代全部是发生于公元前2500年以前,而那时的中国地区仍非常落后,根本不可能具备这些技术。虽然中国地区也偶然出现一些具有先进技术含量的文物,但是都非常的少,基本就是孤证。这些孤证根本无法令人相信它们产生于洪荒时代的中国。例如,河北武安磁山遺址出土的陶紡輪。但是这些紡輪并没有进一步发展成为车辆就消声灭迹了。很明显,这些陶紡輪的主人是外来移民。江蘇吳縣草鞋山出土的三塊炭化紡織物殘片,这些也是突然出现的孤证,它并不能证明这些是中国地区产生的。 实际上,中国新石器文化也是外来的,相关的具体内容请看《遥远的华夏文明》,或者本人的博客 《中国缺少文化底蕴——石器文化也是西来的》

新石器时代的欧洲

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需要在此明确,在中国流传几千年的上古神话,本土不一定产生于中国,这是一个基本的历史逻辑。可是,两千多年来以来,中国文化界一直以为中国上古神话来源于中国本土,而仅仅从神话本身就能发现,中国上古神话产生于中国的说法存在着的许多破绽和疑问,众所周知,封闭的中国古人以为天下就只有中国自己,其他的地方称为海外是没有人迹的地方。而这种现象,在近三百多年前就已经不存在了。从明代末期开始,中国人通过西方传教士的介绍已经逐步认识了世界。可是今天的中国学者还在继续坚持中国上古神话必然产生于中国的错误说法,就是在故意说谎。今天我们非常无奈地看到,说谎话已经成为相当大部分现代中国学者的一种生存方式。所以今天在这里很有必要,把中国上古神话进行全面的大视野考证以正本清源。

中国远古的两个神话系统
根据《遥远德化县文明》一书的考证,远古时代的中国曾经有过两路白种人进入中国,第一路始于一万年前,他们大部分来自欧洲。而另外一路,就是所谓的华夏民族,大约在公元前2000年经过阿富汗、新疆进入中国。因此中国远古时代存在两种不同的外来白种人文化,所以,中国上古神话也必然有两个不同的来路,形成二个神话系统。我们可以把他们划分成中国”西路神话“和中国”北路神话“。必须明确的是,今天我们看到的中国上古神话,全部是西方新石器文化的产物,而中国本土至今并没有发现来自中南半岛黄种人的神话。

西路神话,它主要是来自西亚两河流域地区,包括昆仑山的黄帝、西王母、大禹、蚩尤等神话人物,他们具有西亚两河流域文明的痕迹,由于他们本身的故乡也来自欧洲东部,所以他们的神话里也留有更古老的欧洲文化痕迹。由于西部神话在中国与东、北部来的高加索人远古文化在黄河流域的多次相遇,西路神话中也出现与中国北路神话混合、附会在一起的现象,所以这些情况变得更加复杂,区分起来更加困难。例如炎帝。

北路神话,它来自欧洲草原,由于高加索人从东北部进入中国的时间更早,所以东北路神话人物比较古老而且更加模糊,其中最主要的是女娲、神农、盘古和伏羲等。神农即神农氏,也有的传说把神农当成炎帝的说法。而炎帝和神农未必来自同一地区,但是他们在这古代神话中,几乎混在一起,甚至变成了一个人。

在中国古代传说中,炎帝和黄帝有血缘关系,如春秋时代,左丘明撰《国语•晋语》云:“昔少典娶于有蟜氏,生黄帝、炎帝,黄帝以姬水成,炎帝以姜水成”。以后。炎帝和黄帝两大部落融合以后形成华夏族。

黄帝之妻嫘祖之父孙姜雷為神农氏的第十一世孙。中国古籍《帝王世纪》提到炎帝的母亲在华阳游玩时感生炎帝,而所谓的“华阳”很可能就是Haykashen亚美尼亚华夏的另外的译音。所以炎帝很可能和黄帝同为一个地区的人物。属于西路神话体系。

而中国的”三皇“属于北路神话体系。三皇在中国古代有不同的版本,一般认為三皇是伏羲,女媧,神农。

伏羲、神农来自欧洲?
我们已经介绍过亚美尼亚的黄帝。今天我们重点介绍北路神仙伏羲和神农神话。这两个神仙是远古时代旧石器晚期和新石器时代农业文化的产物,属于中国北路神话系统,由于时代久远他们已经混合在一起而难以分辨。

在中国神话中,神农和伏羲也经常被混为一谈,中国古籍中有“伏羲制八卦”之说,他们共同的特点是牛头,明显具有人类早期牛崇拜的痕迹,而从世界历史的考古上看他们的来源,中国早期新石器文化的源头在欧洲西部或者是欧洲东部,巴尔干地区,因此,北路神话也一定来自于这些地方。


欧洲博扬文化(Boian Culture黑陶
图引自《遥远的华夏文明》
在巴尔干半岛附近西方学找到过公元前5500年前的抛光黑陶,比中国龙山文化最早出现的黑陶早二千多年。是在今天的罗马尼亚多瑙河下流发现的。看来,这里应该是古希腊黑陶文化和中国黑陶文化的源头。也是中国上古时代“北路神话”的源头。

在罗马尼亚和乌克兰交界发现的太极图,它比中国的太极图早了最少四千年。
图引自《遥远的华夏文明》
为了找到中国神话的源头,顺着流传到欧洲太极图传播到中国的路线,进入欧洲去寻找到神农(牛崇拜)的神话源头。寻找的结果是令人吃惊的,在巴尔干半岛上至今还流传着神牛的宗教仪式。远古巴尔干半岛的神话中,有一个非常著名的牛神叫“韦莱斯”Veles,(或 Volos),他很可能就是中国神话传说中的伏羲。

如果按照汉语简化的经验,Volos 前面两个音Volo可以合并成为“伏”的音,最后一个音”s”可以发出“西”的音,所以Volos很可能就是中国的三皇之一的伏羲(神农)。

现代巴尔干半岛的人们,至今还保留着远古时代牛崇拜文化的风俗
神韦莱斯(Velos)是远古时代斯拉夫民族崇拜的神,这个神可以在所有斯拉夫国家中的的历史记载中发现,斯拉夫人的神话中,伏羲(Veles)是牛神和Rod.的儿子,牛神韦莱斯的主要功能是保护斯拉夫部落的牛….

欧洲神仙韦洛斯Velos就是传说中的伏羲?他的坐骑是一头大熊/
图引自《Veles – The Slavic Shapeshifting God of Land, Water and Underground》 https://www.slavorum.org/veles-the-slavic-shapeshifting-god-of-land-water-and-underground/

一万多年前,斯拉夫人的原始居住地是亚洲西部以及欧亚大陆桥,这里的陶器与中国龙山文化的黑陶有着密切的联系,因此神农和伏羲似乎就来自于巴尔干地区的古代神话。我们仔细比较一下神农(伏羲)和斯拉夫的神韦莱斯(沃洛斯Velos):
在中国流传下来的神话传说中,伏羲外表特征就是蛇身人首,《伪列子·黄帝篇》称:“庖慷氏、女嫡氏、神农氏、夏后氏,蛇身人面,牛首虎鼻。”而斯拉夫人的牛神韦莱斯Veles(又名:Cryrillic)也有蛇身的特点。斯拉夫的神韦莱斯(沃洛斯Velos),同时又是冥界之神,它的图腾符号具有龙和牛两个外貌特征。斯拉夫人认為是世界上一个巨大的树,可以把上部看成是天堂、根部是地狱。韦莱斯作为蛇的形式存在生活在树根盘绕在地下洞穴和通道。在这裡,他统治著死亡。他经常被描绘成一条蛇或龙,是一隻具有公羊长鬍子和角的怪物形象。他经常派使者到活人之地。Veles也做为大地、水和冥界之神。他与佩龙作对,其形象特点是一条巨蛇,或者半人半蛇,生有牛角和长须。在基督化时期,他被转化为圣徒弗拉西奥斯。这种具有牛和蛇身的特点形象与中国古代描绘的伏羲几乎一样。

希腊以伏羲(Volos)命名的城市
非常有趣的是,处在巴尔干半岛顶端的希腊还有以Volos命名的城市(沃洛斯市),巴尔干城市Volos位于希腊大陆中部,是马格尼西亚州的首府,沃洛斯市(Volos)也就是伏羲市,大约在雅典以北326公里,是一座爱琴海的港口城市。

结语
中国的上古神话的来源,随着中国文明起源问题的揭开,其来源基本上已经很明朗了。令人惊奇的是,这些在中国流传了几千年的神仙全部都是外国人。大量的证据表明,中国上古神话来自远古时代的欧洲,广阔的欧洲大草原、多瑙河黑海沿岸才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根。中国上古神话与欧洲希腊的神话有着共同的文化源头。而远古时代的中国本土土著人则非常原始落后,他们在上古时代并没有能力产生神话。

今天的中国已经不可阻挡地进入了全球化的历史进程之中,旧的、陈腐的封闭时代的中国传统史学,已经成为了阻挡中国文化文明进步的最大障碍必将被抛弃。新的、具有全球视野的中国历史学将在我们的手中建立。

资料
《遥远的华夏文明》燕山大学出版社,2016
Volos 维基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