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发明纯系乌有——古希腊火药应用于战争比中国早六百多年

中国所谓的四大发明根本经不住推敲,例如,中国发明的所谓指南针,只不过是在中国古籍上发现了“司南”一词,中国人如获至宝,就夸大成为中国的指南针,实际上,中国古籍上书写的“司南”是指北斗星,并不是指南针。而中国考古学家们见到南就联想到了指南针,有他们臆想出来的中国古代“指南针”,如同一个汤勺,并不能指南。
据说火药是中国人发明的,而实际上,宋代发明的所谓火药只能说是“发现”了硝硫溷和后的燃烧功能,并不能算是发明了“火药”,因为其并不能真正用于枪炮发射药。而古希腊的火药早已经用于战争。
火药西方出现的更早,就是所谓的希腊之火(希腊语:Υγρό Πυρ)是拜占庭帝国所利用的一种可以在水上燃烧的液态燃烧剂,为早期热兵器,主要应用于海战中,「希腊之火」或「罗马火」只是阿拉伯人对这种恐怖武器的称呼,拜占庭人自己则称之为「海洋之火」、「流动之火」、「液体火焰」、「人造之火」和「防备之火」等等。根据文献记载,希腊之火多次为拜占庭帝国的军事胜利作出颇大的贡献,一些学者和历史学家认为它是拜占庭帝国能持续千年之久的原因之一。
西方人理由这种火药还制造了最早的手榴弹——蒺藜火球。这种手榴弹(如下图)最早发明于拜占庭帝国利奥三世时代,拜占庭士兵扔掷装有希腊火、铁蒺藜的陶瓷容器,以爆炸攻击敌人。

铁蒺藜——裝希臘之火與鐵蒺藜的手榴彈(图引自维基百科《希腊火》)

拜占庭帝国利奥三世时代的蒺藜火球

希腊火的首次使用是在西元674年-677年于塞拉埃姆(在今土耳其)击败伊斯兰入侵者的战争;在西元717年-718年,拜占庭人也用了同样的武器击退伊斯兰入侵者。
678年,阿拉伯哈里发穆阿维叶一世对拜占廷帝国发动了陆地和海上的联合进攻,在陆战受阻后,便集中海上力量,攻佔了马尔马拉海东南沿海的基兹科斯,作为发动大规模海上进攻的基地。6月25日,阿拉伯舰队向君士坦丁堡发动总攻。拜占廷海军出动装有希腊火的小船,对载有攻城器械和士兵的阿拉伯军舰展开了火攻。阿拉伯舰队总指挥法达拉斯命令舰队撤离,但已有大约三分之二的船隻被焚毁。对于希腊火的配方和制作方法,后世知之甚少,原因在于拜占庭皇室的严格的保密措施。拜占庭研制和生产希腊火都在皇宫深处进行,身授御令又被牢固控制的加利尼科斯家族控制着整个运作系统。拜占庭皇帝君士坦丁七世曾谕其子说:「尔宜照料以上诸事,尤须关切管中喷出之海火。倘有人敢问此机密,如寻常有奏问于朕者,尔当严词拒之。」有关这种武器的所有事情都严格保密,甚至不允许用文字记载下来。所以后世可以征引的希腊文资料中的确少见有关记载,只有几位皇室成员留下了一鳞半爪的资料。

利奥六世在其《战术学》中指出,这种「人造火」用虹吸管喷出,而此管由青铜制成,放在战船的前端,能将火射向上下左右各个方面。士兵则用小手筒从铁盾后面放出火。现代的化学家和历史学家对希腊火的成份作过以下的揣测:
石腦油、硝石、硫
原油、生石灰、硫
磷及硝石

真正的黑火药是西方人发明的,配方是:硝75%,硫磺11%,木炭14%,用来作为火绳枪的发射药。并实现了颗粒化(因为早期的粉末状火药燃烧后反应不够迅速)。并在明代随着火绳枪的传入同时传入中国。
宋代的蒺藜火球火药方如下:
焰硝二斤半,硫磺一斤,粗炭末五两,沥青二两半,乾漆二两半,竹菰一两一分,麻菰一两一分,桐油二两半,小油二两半,清油二两半。

据说唐朝末年,火药已被用于军事。唐昭宗天佑元年(904年)杨行密的军队围攻豫章,部将郑 (以所部发机飞火,烧龙沙门,带领壮士突火先登入城,焦灼被体)<九国志.郑传>。而这种东西并不是真正的火药。一般认为11世纪宋朝时,中国开始把其使用为战争工具,以火箭和投石机搭载的炸弹形式出现。最早可追寻的纪录为1259年。中国人的火药比希腊人的火药晚了六百多年。当时中国和西方的来往已经不那么艰难了,因此,火药并不是中国人发明的。所谓火药是中国人的发明是一个错误说法。

有人说中国火药来源于唐代的炼丹术,暂不说这种说法是否正确,就炼丹术而言,西方的炼丹术大大早于中国。近代中国史学界制造的乌龙不少,希望大家看了此文以后,不要在继续流传中国所谓的四大发明的错误说法了。有人说中国火药来源于唐代的炼丹术,暂不说这种说法是否正确,就炼丹术而言,西方的炼丹术大大早于中国。近代中国史学界制造的乌龙不少,希望大家看了此文以后,不要在继续流传中国所谓的四大发明的错误说法了。

引用资料
希腊火 维基百科
飞虎队文集《 全面解析所谓“四大发明”神话的谎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