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跨中亚和东亚的中国地区,”中亚控制东亚“是几千年中国历史的大格局

Central Asia controls East Asia – the pattern of thousands of years of Chinese history

近代以来,中国两次和西方文明的接触(清末的洋务运动和现代的改革开放),极大地刺激了中国文化绝望和懦弱的神经,使之迅速凝固成为一种近代中国恐怖主义模式——中国民族主义。与之相应的则是在中国文化界突然出现了一个汉族的民族概念。这个概念在清末出现,正式形成于1950 年代的官方推广。虽然

三万五千前,黄种人进入中国地区路线图 (图引自:中国科学院昆明动物研究所《生活新报——中国人祖先南北迁徙之争 》)

所有西方人都不认同世界上有一个汉族存在,但经过几十年的宣传鼓噪,这个概念已经被所有的中国人接受。今天,几乎中国人都认为,世界上为都城自古存在着一个汉族的基因,这个民族在东亚偏僻的中国地区超然存在,是一个优秀的种族。可实际上,中国地区并不仅仅是一个东亚国家,而是一个白种人和黄种人交汇、横跨了中亚和东亚两大文化区域,这里自古就混杂了中亚和东亚的多种语言和民族文化。中国黄种人(其中有一部分黑人)3.5万年前后来自中南半岛的丛林之中,到达中国以后他们前后和西方的白种人混合。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博士生李辉对此进行了深入的研究。“他认为,“正当人们离开非洲时,身体里的基因产生了突变,那些棕色人、黄种人带着这种古老的突变向世界扩散。所以,现在的基因检测发现,除了非洲以外的现代人都具有类似的突变。”中国根本不可能存在一个纯粹的汉族基因。

中国的地理位置决定了中国人的基因组成。中国地区西北部和西伯利亚,中亚,欧洲东部地区都是以白种人为主的地区,中国地区自古就是中南半岛的黄种人和东欧,西亚、中亚白种人人交汇之地。中国人祖先的人种由三部分组成:大部分的中南半岛黄种人基因、少部分棕色人种和少部分白种人基因。
中国历史上的4次民族大融合则显示了中亚游牧民族在中国历史文化中的绝对支配地位:

【第一次】春秋战国时期西北的斯基泰(西戎)秦帝国统治中原地区。
【第二次】魏晋南北朝时期,大批西北部游牧民族往入中原地区来。
【第三次】宋、辽、金、元时期,西北部游牧民族再次进入中国地区。
【第四次】近代满蒙统治中国。

这种融合给中国带来了更多白种人的基因,实际上,秦始皇就是中亚地区斯基泰白种人的后裔,其后的匈奴,突厥,鲜卑,蒙古,满清都属于他们的后裔(仅管千年来其中混合了越来越多的黄种人基因)。中亚民族文化在中国历史文化中具有主导性和暴力倾向。基因研究也显示,中国南方人口中的北方基因是由北方男性带来的。

中国的新疆,西藏、青海、甘肃,陕西显然都处于亚洲的中部。

最先(公元前350年)以陕西省咸阳为都城的秦帝国,自古就是一个为中心的中亚文化国家。秦始皇占领了中原以后,形成了中国地区内 的“中亚控制东亚,北方统治南方”的历史大格局。中亚游牧民族文化一直统治着中国至今。中国文化的重心并不在中南半岛的(吴、越,傣、缅)文化之中,而是中亚游牧民族文化。(这里的“中亚”不是继承前苏联的概念,而是“亚洲中部地区”的意思概念。中国的新疆,甘肃,陕西、山西、河北北部等地实际上属于亚洲中部)。由于中国西北的气候越来越干旱、寒冷,南方气候湿润温暖,中国西北游牧民族的凶悍对于中国东南部弱小的人种有相当的优势,历代带有中国游牧文化特征的统治者,都以绑架劫

掠长江以南的吴越人口为统治基础。因此,汉族的概念在学术上并不存在,它只是一个中亚和东亚人在不同历史时期被暴力集团劫掠而形成的社会群体,如秦人、汉人,唐人,满清人,可以简称中国人,它不能算是一个民族,只能算是一个族群。汉帝国也以中亚地区的长安为都城,继承了西北斯基泰民族文化,而久负盛名的“唐朝”则是游牧鲜卑民族建立的中亚帝国。今天的中国继承的是满清和俄罗斯蒙古草原文化的衣钵。俄罗斯帝国则是蒙古人抢劫致富启发下形成的,“而左右近百年中国人命运的列宁、斯大林明显具有蒙古人的血统。

京杭大运河是中国北方(中亚)压榨南方(东亚)的吸血管。图:BIKETO(Leoric)

中亚地区临近西亚和东欧地区,有大批的白种游民族居住,因此中国部分地区属于中亚的概念非常重要,它显示了整个中国历史文化和西方的联系,以及中国文化的性质,可惜中国方史学界一直沿用前苏联的中亚概念,中国历史文化的中亚属性一直被忽视。中亚民族文化特征占据了整个中国历史的主体,中国西北部也有不少白种民族,白种民族的基因也在一万年的时间里不断南下,不但中国北方语言中,有大量的中亚印欧语言的痕迹,而且在吴语中也存在这种现象。中国历史文化的中亚身份是不然忽视的。


引用资料:

 

《中国人祖先的南北迁徙之争 形成三大学说互不相让》
《民族大融合》百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