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本清源:中国古代“天人合一”思想来自两河流域

由于近代中国文化受到民族主义的消极影响,今天在中国社会流行的许多历史文化概念都需要重新思考和批判。例如,在中国古代的“天人合一”的概念。今天中国历史专家认为,“天人合一”是中国古代文化特有的思想,这种说法在中国地区被广泛宣传,已经到了家喻户晓的地步,并以此来做为中国传统文化优秀的证据。而“天人合一”思想真是古代中国特有的吗?
中国所谓的天人合一思想,最直接的来源是中国古代占星术,中国古代的占星术来源于中国古代历法。而中国历法的起源大大的晚于西方。历法是人类高度智慧的结晶,也是整个中国古代思想的基础。它需要一个漫长的历史时期和发达、文明的社会基础,涉及到数学、几何学等精密的知识和技术应用等一系列条件,这些条件在4000年前文化落后的中国地区是根本不具备的。因此,从大的方面来说,远古时代落后的中国地区根本不可能自己形成历法,更不可能提供这种与天文相关的哲学思想。
实际上,中国 历法的来源问题是这个问题的核心。众所周知,中国历法是突然出现的,它的来源是一个未解之谜,由于它由一些古怪苦涩的名词术语组成,看起来复杂难懂,因此这个问题长期以来无人能够明确解释。但是如果把中国历法起源问题放在世界文明的发展体系中去观看,这个问题似乎就简单得多了。

总的来说,历法起源于高度发达的文明社会,寻找中国历法的起源,实际上是在世界上寻找一个四千年前高度发达的文明社会。而当时的世界上具备这个条件的只有两河流域地区。中国历法的出现不但大大晚于西方,而且中国商代出现的历法相关内容是突然出现的,在中国地区始终寻找不到任何历法起源的丝毫迹象。而两河流域的历法大约经过了几千年的时间才逐渐形成,仅仅一个闰月法的确定,在两河流域就有九百年的修改记录。更加奇异的是,中国古代历法与两河流域的历法大同小异,几乎相同。

以上这些已知的基本情况,实际上已经彻底否定了中国本地产生历法的可能。任何一个正常人,都可以从逻辑上得出中国古代历法是外来的结论。但是顽固坚持民族主义立场的中国考古学者,坚持认为中国历法起源于中国。虽然这种说法在民族主义泛滥的中国史学界占据主要地位,但却根本不值一驳。因为中国最早(公元前1100年)出现带有历法内容的甲骨文记录时,中国地区并没出现与历法息息相关的高等数学和几何学。
实际上天人合一的思想是整个西方古代文明近万年的主导思想。人类文明在两河流域形成以后,天上的星辰都被赋予了人性,成为神仙,他们不但有血有肉,有人性的弱点和喜怒哀乐,而且与人们的日常生活密不可分。美索不达尼亚的神话丰富多彩,到了希腊罗马时代的星座神话进一步细致精彩。古希腊时代的欧洲对星座的功能认识加以扩大,行星和人们日常使用的金属还有关系,例如水星属于汞。相关的五星对应的主要金属:黄金与太阳,月亮的银,铁与火星,金星铜,与木星锡,铅与土星和水星与水星。远古时代西方炼金术和占星术之间具有密切联系,而这种现象在中国古代并没有出现。

金星是依楠娜,具有人性化的特征。 在两河流域地区,她是拂晓之星,指导着在大海中船的航行,逐渐转变为罗马时代的维纳斯 油画 金星和奥马尔(Venus and Amor by Titian (c 1530)

我们现在看看古代历法和占星术方面的证据。远古时代的占星术人类文化高度发展的结果,我们在古代埃及和两河流域都发现了与占星术有关的证据(如下图),我们以古埃及文明为例。古埃及文明大约出现于公元前5千年,美国历史学家斯塔夫里阿诺斯的传世著作《全球通史》,把古埃及也一同纳入两河流域文明的范围中。古埃及人在公元前2787年创立了人类历史上最早的太阳历,古埃及占星术也随之出现。下面的图是一个用毛笔书写的非常详尽的埃及黄历,写于公元前1279年-1213年。这并不是古埃及最早的黄历。埃及人在这个时候不但有了历法,也已经有了测算吉凶的“皇历”。可见其历法和占星术已经相当成熟。

古埃及的黄历 图引自《遥远的华夏文明》燕山大学出版社,2016

在上面这张三千多年前的古埃及黄历中,运气好的日子用黑字书写,运气不好的日子用红色的字书写,它把人间的命运起伏与天像的变化结合在一起,这是“天人合一”思想今天所能看到的最早、最直接的证据。
天人合一的思想可以说是流行于远古时代两河流域各民族共同的宗教思想,从苏美尔人到古埃及人、闪米特人还是希腊克里特文化,无一不是被这种思想统摄,不可能是文明还没有起源的中国地区所特有。西方考古学家界注意到,在古埃及的神秘历法中,时常根据对天文观测的记载来划分日期,观测不循常的天象,天象可能预示着饥饿或者疾病,如果这一天被认为不良日期,那么诸如出行、奠基都被认为是不利的,而好日期则预示着健康和成功。它和今天中国看到的黄历相同,古代中国人也使用日历来确定重大社会活动。
有西方学者认为,古代苏美尔人的占星术甚至可追溯到公元前3500年前。它的出现可能早于真正的历法。记录占星术的泥版就是最古老的星像记录,由它命名了许多星座的定义和众多天象的性质,而这时候,中国地区连文字都没有出现。从美索不达米亚文明开始,占星术就影响着远古时代君主们的权力。这那些在日常生活中被家家户户尊敬的星座天神成了公众崇拜的对象。占星术通过彗星的掠过、月相、日月食和行星的相冲等天体现象向人类发送信息,由身为占星家的祭司们负责解释。他们预测国家和人民的未来。

埃及(约公元前1350年)法老和他的家人都对着太阳神祈祷。占星术:根据太阳,月亮,和相对恒星、行星的运动来预测人类未来的吉凶,这显然是来观察天空的强大动力。

古埃及人是崇拜多神的。诸神中最显赫、最尊崇的是太阳神拉(Ra),他又是天地之神,主管宇宙间的秩序和尘世间的正义;拉神又常与别的神结合,成为组合神,最显赫的一种是与阿蒙(Amun,又拼作Amon)的深结合,成为阿蒙-拉神,仍是太阳神。月神透特(Thot)不甚显赫,常以灵鸟或狒狒之形出现;他是诸神的信使,又司常书写,他与希腊化时代的占星学的占星学有某种特殊的关係。在埃及众神中,还有一神与天象有极密切的关係,即伊希斯(Isis)女神。伊希斯是拉神的后裔,她又是其兄奥西里斯(Osiris)的妻子(古埃及王室盛行兄妹相婚,故神话中的诸神也常如此)。伊希斯象徵忠贞之妻与尽职之母,在神话中,奥西里斯被害之后,她上天入地,悲痛欲绝,终将奥西里斯的遗体找回,使其复活,并为他生下了王位继承人。伊希斯又极擅长巫术,神通广大,因而受到广泛崇拜。她后来又成为司生育、繁殖的女神。古埃及人又将伊希斯尊为天狼星之神(或者也可以说,将天狼星尊为伊希斯神),他们相传泛滥的尼罗河水是伊希斯的眼泪。

与西方这些丰富的神话相比,中国古代的所谓”天人合一“只是一句泛泛的空话。
天人合一的理念的实质是远古萨满思想,它存在于两河流域的古代历法之中,经历了一个漫长的历史形成和演变过程。四千多年前的两河流域已经出现了专职观测星象的人员,专业祭司把整个国家在天像和地面上发生的一切異常事件记录下来,认为当这些星象重新发生的时候,伴随着它们的一切事件就会再次出现。他们把自己观察记录在书板上。描绘天象的泥板书写成了《埃努马·阿努·恩利尔》,这部著名的泥板书里有许多详细的预言:“当一道光晕环绕月球並天蝎座处于其中的时候,男人将娶公主,狮子将要死去,本国的贸易将会受到妨碍。” 又如,“如果五月的夜间出现月食,国王将在第二天傍晚死去,国王的儿子们登上他们父亲的王位。”在有灾难预兆的情况下,人们就向诸神祈祷以指望他们化解。日食通常被认为是有害的,它(似乎经常)在预示着一种威胁国王生命的危险出现,人们会在这个危险的时期里用一个犯人来代替国王,当这个倒霉的国王把灾难时刻顶多去之后,再把这个替代者处死。

祭司们是国王的顾问,他们对于国家的政策有着直接的影响。在公元前最后的1000年里,他们不再满足于观察天象和解释他们的预兆。由于当时数学和测量学的迅速发展,他们能够事先计算行星和恒星在一定时刻的位置。他们把这些位置详细地标明在一条由18个星座组成的区域,这就是他们在将近公元前400或500年取定的有十二宫的黄道带的前身。由此真正诞生了我们今天所称的占星术及其预测的方法。已知的第一张天宫图绘制于公元前410年。从那时起,占星术就不再仅仅为国王和贵族,而是为任何人服务了。

但是随着西方社会的发展,神圣的占星术在公元前321年遇到了灭顶之灾,东罗马君士坦丁皇帝扳依新的宗教,禁止实施占星术和其他巫术,违者处以死刑。在几个世纪里,占星术连同天文学的知识一起消失了。而具有所谓“天人合一”思想的占星术从为帝王服务到平民化,到后来的基督教出现而寿终正寝,从两河流域到古希腊、最后消失在整个欧洲大陆。萨满的万物有神论被基督教的一神论取代、占星术衰落。

但是,千万不要以为古老的占星术已经死去,它转向了人类文化新的领域——科学,它在科学精神的鼓励下变为了天文学。天人合一的思想在西方中世纪初就被基督教淘汰而彻底消失了。因此,今天几乎所有的中国学者都误以为西方文化只有上帝的理念,而没有天人合一思想。
远古时代萨满思想笼罩着世界的大部分地区,中西方在这一点上是完全相同的,只不过西方历法出现比中国早得多。中国占星术来源于中国历法,而中国的占星术形成于汉代,比苏美尔人晚了最少二千年以上。而且被吹得天花乱坠的天人合一思想是远古时代西方萨满文化的产物,它和占星术等巫术紧密相连,早已经被西方基督教文明所淘汰。

另外,虽然中国流传的易经中的,天、地、人三才思想也反映了“天人合一”思想。但是周易最早见於《周礼》,约成书在战国时代。但有些部分篇章可能是西汉年代所著,比西方最早出现的具有天人合一思想的占星术晚了很多。而易经的源头也是我们要探索的内容。它很可能和太极图一样,来自于欧洲东部的白种人新石器文化。按照古籍记载的周易来推测,易经产生的年代是四千多年前的“夏代”,可是那时中国地区还没有出现文字,很难想象一个没有文字的落后地区会出现如此高深的思想。因此,今天整个中国文坛把“天人合一”思想说成是中国古代所独有,无异于是“天方夜谭”。

结语
中国文明来源于两河流域的雅利安华夏人,这些人就是亚美尼亚高原的HAYER民族,他们在两河流域的中原地区统治了一百年失败以后逃亡东方。中国古代文明来源于西方,并没有自己本土的优秀思想呈现给人类。近代以来中国极左的知识分子,为了阻止人类文明在中国的传播,故意鼓吹和美化野蛮落后的中国古代文化,扮演的是一历史的反动角色,他们所祭出的“天人合一思想是中国特有”的说法荒唐可笑,愚弄了几代中国人。

资料
《遥远的华夏文明》燕山大学出版社,2016
占星历史:众神的星空–埃及https://read01.com/2D43L.html
李守力《十二地支十二宫源流考》国学之窗博客专栏《天文學和日曆》http://www.crystalinks.com/sumercalendar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