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悲剧只因中国人严重缺乏自知之明

提要:中国文化历史本体论的彻底缺位,使得中国人丧失了历史这面镜子,中国人也因此缺乏民族的自我认知能力,从而造成了近代中国一系列的悲剧。这种现象在中国近代历史学理论体系中被中国人所忽视。

关键词:中国近代史,中国文明起源,文化的自我认知

序:    ​人类经过几百万年的光阴,进入了物质丰富的二十一世纪,食物和生活所需品已经不再是人类生存的第一紧要问题。 社会科学、宗教和历史哲学已经成为指导人类生活、科学和经济的头脑。 人类的历史就是一部思想意识进步的历史。 人类需要不断地对宇宙、环境、自身生命的进行再认识。由于中国文化的落后,今天的中国文化还停留在温饱阶段,还处在人与人,民族与民族,人与自然的恶性竞争的丛林之中,因此中国文化一直与现代人类主流文明格格不入,近百年来中国人在世界上进退失据,被文明世界所排斥。遗憾的是,中国人并不知道自己在世界文明的位置和角色,中国人普遍存在一种缺乏自知之明的傲慢和偏见。这已经是几百年来导致中国社会灾难的直接原因。

   一,中国人缺乏自知之明的历史原因
     历史性保护既是已存部分的保护,近代中国落后文化面临被淘汰的危险,中国文化出现了一种超强的自我保护意识,这种保护,使得中国人不知道自己文明的来源和历史。       一直以来,中国人都误以为中国远古的华夏文明是独立起源于中国本土。可实际上,中国华夏文明是公元前2000来到中国地区的外来雅利安文明。从四千年前开始,西来的华夏民族在野蛮落后的东方建立了先进的黄河文化,这个西来的雅利安文化如鹤立鸡群,傲视野蛮落后的东方。

​但是经过一千多年的时间,当年那些人数不多的外来白种华夏人,在春秋时代就已经被中国土著人彻底同化。接着的一千年,一些留有华夏文明烙印的中国人,被西北草原民族不断屠杀和统治以后,进一步失去华夏民族文化的文化成分。在公元12世纪蒙古人大屠杀的一千多年以后的现代中国,已经找不到华夏民族的任何文化特征了,在今天表面的西方商业文化掩盖下,中国文化是中国西北的草原民族和中国西南的原始部落文化的混合。
遗憾的是,中国人至今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不是华夏民族了。他们大部分人的心中还继续摆着当年华夏人的架子。这种情况在中古时代愚昧的东方民族之中似乎还可以维持,但是当西方文明进入东方以后,在优秀的西方民族文化面前,“假华夏”的虚架子就撑不下去了。
​不可忽视的是,几千年前,由外来民族残酷奴役中国土著人的方法,逐渐形成了一种罕见的野蛮专制制度,这个制度在中国土著黄种人不断继承的漫长历史过程中,进行了主仆角色的多次混合,这种混合,再加上远古华夏民族的骄傲,使得每个现代中国人都同时具有“世界上最悲惨的奴隶和最狂妄的奴隶主”双重对立的​两极性格。这种互相矛盾对立的性格,经过几千年的时间已经写在中国人的基因里,形成一种卑微心态的傲慢,它妨碍着中国人对自己和外界事物的基本判断。

   二,狂妄大国对日本民族的傲慢
远的不说,就从近代说起。清末的中国人在西方哥伦布海洋文明的带动下,迅速开始了改革开放“大国崛起”的大戏,并同时开始了卑微心态的狂妄和傲慢。被迅速增加的财富冲昏了头脑的满清政府,不顾邻国日本的感情、在傲慢和任性的冲动之下,无意中挑起了甲午战争。
今天的人也许会认为甲午战争是日本在欺负中国。实际上,19世纪之后,中国尽管屡屡被列强入侵击败,但庞大的国土、丰富的资源,和在东亚流传千年的文化影响力,加之慈禧搞的改革开放,使得大清再次崛起,西方人眼中的中国仍然是世界第一帝国,大清无疑也具有东亚地区领导者的角色。即使是甲午战争即将爆发的时候,日本海军虽然已经强大,但是,西方世界在最初时刻并不十分看好小日本。他们普遍认为,中国军队在海上战场可能不是日军的对手,在陆地上可能会先小败,但最终将凭借巨大的资源优势压倒日本,反败为胜。​

在当时的情况下,清帝国对待贫穷的小日本的“文化自信”是不言而喻的。中日的军事力量比较,清朝稍强,北洋水师是名义上的亚洲第一,定远镇远两艘巨舰还是日本人眼中的噩梦和奋斗目标。而且在东方专制制度的阿谀奉承的恶劣文化环境中,统治者和百姓更容易狂妄自大。因此,大清帝国对日本的民族自心尊视若无睹,对于被外部刺激起来的日本民族主义毫无防范之策,因此战事突起、就一败涂地。大清帝国的种种任性和狂妄,在中国海军访问日本的过程中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

1886年7月,当时尚未正式成军的北洋舰队奉李鸿章之命抵达朝鲜元山一带巡弋操演“以振国威”,后又奉命前往俄国海参崴访问。鉴于铁甲舰在长途航行后,丁汝昌率镇远号、定远号、威远号和济远号四舰前往位于日本长崎进行检修,并展开对日本的「亲善访问」。 ​ 8月13日,五百多名北洋海军违反军纪上岸,其中十多人前往当地一所妓院醉酒后闹事斗殴。闻妓院报桉而赶至的两名当地警察很快拘捕了滋事水兵并平息事端,经口头严厉警告后释放后,煽动三百多名同袍上岸,强行闯入当地派出所袭击警员。一名警员当场被水兵斩死,另一名警员被刺成重伤、最后不治,最后长崎县警派大队逮捕全数肇事水兵。

事后,李鸿章竟然授意全舰队放假一天,允许四百五十名水兵登岸。许多水兵手执棍棒刀器,或是从当地店铺购买日本刀携带数名清兵伏击并杀死一名警察,引发了械斗。日本警察将数百名水兵分割包围,街边市民更加以配合以石块攻击水兵。事后统计显示,水兵方面有五人死亡、四十四人受伤、五人失踪(一说为十人死亡)。警察也被打死五人、三十人受伤,而长崎市民亦有多人受伤。

中国海军发生​这种事情已很过分,而与以往处理外交事件不同的是,清廷表现出了相当强硬的态度。北洋水师船舰总监督琅威理(William M. Lang,英国籍)一度想以武力解决此事,但其馀北洋水师舰长处于静待观察状态。1887年2月底,双方达成彼此让步的协议,将所有肇事者交由本国政府自行处置,而死伤人员则由对方予以抚恤。值得一提的是,日方所支付的抚恤金数额大大超出了大清帝国,换句话说等于日本向中国进行了赔款。

当时中国军舰的实力具有压倒性优势。中国军人找上门去嫖妓和斗殴,又依仗大请帝国的“船坚炮利”,迫使日本政府屈服赔款,这绝对是一起极大伤害日本人民感情的事件,也因此是中日甲午战争的种子。日本人从此开始组建强大的海军,准备与欺人太甚的大清在亚洲一决胜负。
傲慢的中国人并没有注意这些变化,在日本蓄意挑起甲午战争时,清政府因没有明确的对日战略,而心中无数,举措无方。1894年(甲午年)春,朝鲜发生东学党农民起义,请求清廷出兵代剿。李鸿章一度担心日方借此生事,惹起战祸,因而心怀疑虑。日方以“我政府必无他意”的虚假承诺,诱使清朝出兵。李鸿章在毫无大战准备的情况下,于6月6日派遣2000多名清兵赴朝鲜牙山“助剿”,甲午战争爆发。
​当时缺乏自知之明的中国政府还存有以大欺小“吃日本人豆腐”的想法,没有想到却被小日本打得落花流水。
狂妄的情绪在中国民间更加严重。 对日作战的惨败不但使得满人大失脸面,也使得清帝国的臣民(主要是中国北方的饥民)无比愤怒,排外情绪激烈地在中国北方酝酿,残暴的义和团运动应时兴起。

今天的人也许想不到,1900年以后的中国人,都坚信义和团的民族主义可以救中国,以为中国独立了,中国的一切问题就解决了。这是近代中国人的又一次文化自信。于是中国人起来,1912 年推倒了已经实现了改革开放、使中国人大大富裕起来的满人统治。
没有了满清的中国进入立宪共和时代,​但是刚刚过上几天安稳富裕日子,中国人心中带有法西斯色彩的中国民族主义情节,被孙中山的野心利用,几万年积蓄的东方民族文化劣根性的野蛮本能也同时泛起。 ​为了争夺权利,孙中山不择手段、勾结俄国和日本的势力颠覆中国。在外国力量的干涉下,中国南方的饥民组织起来开始暴动,类似于义和团的中国农民暴动又一次开始了。1927年4月28日,李大钊因里通外国的叛国罪被绞死。

现在我们站在充满血腥的中国土地上​回顾中国百年的历史,中国(汉)人推翻满族统治是一个历史性的错误,是中国人没有自知之明的表现。实际上,由中国文化的腐败性所决定,中国人根本就不能自我管理,因此从满清帝王的遗孀慈禧去世以后,中国地区的政治家一个不如一个,在世界更加文明进步的大形势下,中国文化越来越倒退,中国越来越野蛮。袁世凯、段祺瑞之流的素质,远比今天中国的政治家要高出很多。

三,抗日战争悲剧是中国狂妄促成的
1920年代出现了中国的黄金十年。当时的民国、人才济济,国力强大,经济实力亚洲第一,世界第二,1930年被煽动起来的中国南方山区饥民暴乱,并没有阻止上海、江浙和北京地区的繁荣,这使得中国人再次浮躁,以为崛起的大国可以轻易地打败日本,一血甲午之恨。于是中国人背信弃义与日本争夺孙中山答应让给日本的满洲。据日方资料记载,1898年,孙中山曾对内田良平言及:“吾人之目的在于灭满兴汉,革命成功之时,即使以诸如满、蒙、西伯利亚之地悉与日本,当亦无不可。”
实际上,满人失败以后,满洲并不能算是中国的领土,而是一个单独的满洲国。就像当年侵略过中国、俄国的蒙古一样。蒙古是可以孤立的。只不过满洲国的满人太少,无法形成独立的力量。因此尽管满洲地区,中日俄都可以占领,但也都不合国际法。苏联红军就曾经出兵满洲。
甲午​战争导致以中国为中心的东亚传统的世界秩序崩溃,这并没有使得以大国自居的中国人清醒。当时全国激进的青年,以大国的气魄欺压小日本,大批殖民进入满洲,中国人早已经把满洲看成是中国领土了,更不顾孙中山的许诺,一致要求向日开战抢夺满洲国。这显然是入侵他国领土的无理要求。
本来日本面对的强敌是俄国不是中国,战前日本的国策是抗击西方的统治,而且,裕仁在中日战争期间1941年,就已经后悔与中国开战。裕仁担心与日本签订中立协定的前苏联会加入战争。1941年,裕仁甚至暗自批评当时首相近卫文麿:“大东亚战争开始前我已十分忧心,近卫在任时,好像毫无准备便带领我们进入战争,东条(英机)接任后我们才真的准备好。”其后一年,他开始担心与日本签订中立协定的前苏联会加入战争,助中国一臂之力:“我不想与中国开战,因为我实在害怕苏联的强大军力。”

我们可以看看日本战争前1936年6月制定的《国防国策大纲》,当时日本提出的假想敌顺序是美,苏。对华战略则是“做好稳固日满和北支(华北),完成进行持久战的准备的基础工作”,反对扩大战争。
​即使日本在华开战以后,日方仍旧希望战争能迫使中国认输,回到中日合作的道路上。证据表明,当时的日本并不想(甚至也不敢)和中国开战,日本是被中国人的狂妄一步步拖下水的。

具有战略眼光的俄国人,巧妙地利用了中国民族卑微的狂妄情绪,使得中国再次因缺乏自知之明而走上了对日战争的道路。尽管蒋政府比民间的情绪冷静了许多,迟迟不敢对日开战,但是中国的法西斯民族主义情绪和俄国势力,硬是把中国脱下战争的深渊,结果大家都知道了:四万万中国同胞大部分是草包,被小日本打得丢盔卸甲,狼狈不堪。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中国的法西斯民族主义和日本富国强兵的军国主义是一丘之貉,臭味相投,两者互相借鉴、互相学习。日本的大东亚概念和中国近代出现的大中华概念如出一辙。可以说,半个世纪以前的那场血腥的中日战争是“两个最臭的鸡蛋磕在了一起”。

 ,  民族灾难和民族文化自我定位
中日之战使中国元气大伤而渔翁得利,中国人被斯大林玩弄于股掌之中。五十年代的中国人不知天高地厚,居然自带干粮为俄国当打手与世界宣战,在朝鲜半岛和世界主流文明进行对抗,紧接着,中国又与苏联交恶,同时向美苏为首的世界两大阵营宣战,扬言要解放全人类。
​1967年8月22日,中国人火烧英国驻京的代办处,1969年3月中国在珍宝岛向苏联挑衅,如果当时不是美国出面阻止,中国可能在苏联强大的核打击之下成为广岛第二。中国人狂妄的程度远超今天的金家王朝。
​近几十年,中国人为了谋生,学习了不少西方现代生产工具的使用方法,但是“方法论解决不了本体论的问题”,中国人仍旧搞不清自己是谁,不知道自己在世界上的位置,也并不吸取历史的教训。1970年代,中国极度的疯狂和意识形态的破产使得破烂贫困,中国被迫向西方开放,西方人的物质文明进入中国。被饥饿困扰了几万年的中国人在西方文明的照耀下,终于普遍有了食物和生活必需品,这使得一部分愚昧的中国人再继“百年疯狂”大业。他们以为,今天的这一切都是靠中国文化得来的,中国人是世界上的优秀人种,法西斯军国主义情绪再次弥漫中国。军事节目大受欢迎。在中国无良知识分子的煽动下,大部分中国人“忘乎所以,飘飘欲仙”,一群刚吃饱饭的东方蒙古人种,穿上西服以后,就要给西方立规矩了。

自知之明对于一个没有宗教信仰的野蛮中国太重要了,也实在太难了。给中国文化一个正确的定义,在中国几乎是一个根本无法解决的问题。 如同水里的鱼无法理解空气一样。​对于中国这个世界上最大的、被半封闭了几万年的愚昧地区,无论是中国人还是现代西方人都缺乏一个明确和清醒的认识。
现在有一些人认为,中国现代的所有问题是由于传统的丢失,于是热捧中国传统和儒家文化,而在五四时代,已经把中国的传统批判的体无完肤,历史也多次证明,中国传统文化是一个没落的野蛮文化。难道中国人永远只会自己打脸?今天,中国知识分子精心地用历史虚无主义,把破败的中国传统文化补妆、包裹。在一片肉麻的吹捧声中,中国文化的历史文化定位问题更加难以解决。​而已经彻底腐败了的中国文化得以继续作恶。

 结语

“民族的狂妄起源于文化的野蛮”,现代中国人的狂妄再次证明今天的中国仍旧不是一个文明,华夏文明在中国消亡以后,中国历史上既没有出现过先进的社会理念,也有出现过科学技术,仍旧是一体半氏族半奴隶制文化的社会。这个地区一时出现的繁荣,只不过是西方文明在东方的投影,中国文化自身并没有任何发展的能力。古代中国的霸主地位是外来华夏民族带来的,近代中国的富裕是西方文明带来的。

中国人缺乏自知之明有多种原因,有历史的。有文化的,也有制度的,这种由于文化定位出现错误所造成的灾难,在近代以来的中国历史上已经数不胜数、惨不忍睹。遗憾的是,今天这种情况还在继续。这是违反宇宙法则的中国文化性质所决定的。可以说中国民族性的狂妄是天意,人力根本无法改变。中国文化一天不彻底进行改变,这种足以致死的狂妄就一天不会消除。

陈悦:西方人眼中的甲午战争http://www.guancha.cn/ChenYue/2014_08_04_254335.shtml
作者:cary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0345215/answer/14839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