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埃及人、苏美尔人不是中国人

     创造了伟大的两河流域文明的古埃及人和苏美尔人,居然被一些国人认为是从中国地区迁移过去的黄种人。这种荒唐的说法在网上流传很久。虽然这种说法满足了一些人的爱国热情,但是稍微具备一点历史基本常识的人就能看出,这种“增加民族自信心”的说法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历史文化不可本末倒置
在中国现代狂躁的民族情绪之中,我们必须尊重的历史事实是,西方才是人类文明文化的源头,两河流域是人类文明的摇篮,亦埃及属于广义的两河流域地区。文明的传播方向不可本末倒置,因此,有几个重要的历史事实需要注意:
1,现代科技证明,现代中国人的 祖先来源于非洲。
2。西方的旧石器晚期文化比中国地区早出现几万年。
3,西方文明的形成早于中国出现几千年。
4,中国古代的先进文化技术完全都是西方来的。(汉字,历法,冶金技术,制造车的技术、农牧业技术 武器等等都源于西方
以上所有的证据都证明,远古人类文明是从西向东传播的。

图引自:Minoan language 维基百科

,                   含有八卦符号的克里特岛线性文字,公前2200年——前1800年                      

众所周知,古埃及,苏美尔人所在的地区——两河流域文明是人类文明的摇篮,他们在中国文明出现之前的二千多年就已经出现了。而且中国远古时代的商周文明,具有河流域文明和欧洲新石器时代文化特征。这些证据证明,西方是中国华夏文明的根,中国华夏文明只是西方文明的末梢和分支。而那些来自中南半岛热带雨林的中国黄种人,近几万年来,他们没有为人类文明提供过任何明显的贡献。从历史的逻辑看,东方的黄种人的确是一个原始落后的民族,只是西方文明的被动接受者,因此,两河流域文明(包括古埃及文明)根本不可能是由落后的中国黄种人,千里迢迢去创造的。

 —根据考古发掘出来的苏美尔人雕像看,苏美尔是大鼻子,深眼窝,苏美尔人的人种特征是:矮胖、体格健壮、圆脑袋、高而直的鼻子、大眼睛、前额略微后倾,一般不留发,蓄须者中大部分把上唇胡须剃掉。他们的人种特征与后来进入两河流域的闪族人很不一样。上层官员当中也有留长发和胡须的。甚至像古埃及人一样,在擧行宗教仪式时,苏美尔人还使用假发和胡须。苏美尔人常常是赤脚的,但在脚腕和腿上经常装饰有琉璃、红玉髓、条纹玛瑙或玛瑙做的串珠,还常戴着金的或青铜的手镯。苏美尔的外貌和这幅打扮和外貌与从东南半岛进入中国的黄种人(和部分黑人)截然不同。(如下图)

《古苏美尔组雕像》 百度百科

                                 苏美尔雕像 公元前3500~前2500年[/caption]

早于中国二千年的苏美尔人文字与汉字完全不同                             早于中国二千年的苏美尔人文字与汉字完全不同]

虽然古埃及人的血统我们并不知道,但是古埃及人从遗留下来的雕塑和绘画来看,他们具有更多的白种人的特点,明显不像东方的黄种人。如下图:

图片引自http://m.gaochengnews.net/pinglun/14487.html

                                                古埃及人明显不同于黄种人

图片引自《古代的象形文字– 图库 //www.dephotos.cn/172532994/stock-photo-ancient-hieroglyphic-script.html


                                                    早于中国文字二千年的古埃及文字与汉字也完全不同


有一些古埃及人留下的画像和雕塑显示,古埃及人似乎有类似东方黄种人特征。因此,不排除在两河流域和古埃及有少部分从非洲迁移的黄种人存在。

今天中国的黄种人具有相当多的白种人基因,尤其是处在中亚 边缘地带陕西、山西,新疆,山东,东北、河北,它们和远古时代的黄种人截然不同。
但是,两河流域和古埃及人中可能存在的黄种人,只是留在西方的黄种民族,绝对不等同于东方的黄种人。这一点非常重要,不要一看到远古时代发达地区的黄种人的影子,就立刻联想到几千里之外的中国人。乘机把西方远古时代辉煌的文明成果归为落后的中国人己有。

   远古时代中国地区的黄种人,从非洲的东海岸,经过印度平原,中南半岛,共经历了一两万年的时间,才到达中国地区。难道他们从东方万里旅行又回到了西方?  这显然是不可能的。即使如此,落后的中国黄种人也不会带去任何先进的文化。更不可能建立伟大的苏美尔和埃及文明。因此,假使西方有少部分黄种人,也不可能是中国过去的,而是一部分留在非洲没有东移的黄种人。一个创造了伟大文明的民族,他们的故乡中国地区何以是一片荒凉?

何解释古埃及和中国远古文化的相似之处?
   文明的传播是文明形成同时存在的,“世界一体化”始于人类走出非洲而并不是始于近代。五千多年前的两河流域文明传播到世界各地。例如,中国汉字是由两河流域迁移到东方的雅利安人带来的。因此今天一些人发现的古埃及文字与汉字有一些相似的地方,(甚至中国的文房四宝也来自古埃及)并不需要大惊小怪,因为这只是远古时代世界一体化的结果。

古埃及人苏美尔人是中国人的这种说法本不值得一驳。而产生这种说法的社会原因和文化历史背景,才是我们要引起注意的。在这种说法中,我们看到的是近代中国义和团式样的爱国主义的丧心病狂,和中国人骨子里霸凌世界的奴隶制文化基因。在这种思潮下的影响下,中国出现了类似张维为之流“中国人你要自信”的爱国鼓噪,这种说法的最大特点就是,通过大力渲染中国文化的所谓伟大和灿烂,来阻止人类文明在东方的传播,完全是反文化反人类的。

产生“苏美尔、古埃及人是中国黄种人”说法的历史背景
由于西方工业革命的巨大影响,中国地区近几百年被动的逐渐开放,处在战乱和鞑靼人野蛮奴隶制统治下的中国社会,逐渐发生了一些变化。首先是西方人带来的南美洲的高产农作物如玉米,马铃薯,使得中国地区从明代开始人口大大增加;众多的低廉劳力的中国,在西方的经济体系滋润下,成为所谓乾隆盛世的基础。西方人发明的抗生素和预防接种技术,使得肆虐中国地区的天花,麻疹、伤寒、肺炎,疟疾、血吸虫病、肺结核、小儿麻痹症(脊髓灰质炎)、霍乱,鼠疫等传染病得到控制,使得今天中国地区人口的平均寿命增加;西方的工业化和现代农业技术的传播,使饥饿了三千多年的中国人,基本解决了温饱问题。明清时代开始的中国地区人口数量和寿命的增加,就是今天改革开放人口红利的基础。中国除了贡献奴隶制的劳动力以外,对人类相对文明毫无贡献可言。 近代以来中国的进步,完全是西方文明推动和影响的结果,而中国文化在西方文明传播的世界大潮中完全是被动的。近百年的事实印证了近代西方思想家黑格尔在1807年《精神现象学》的评价:“中国人只有在他人的逼迫下,经过筛选之后才能进入历史进程。”   

     经管西方文明为中国带来了丰富的文明成果,但是西方文明向东方的传播是艰难的。中国奴隶制度下的土著势力即得利益阶层,担心西方文明会夺取他们奴隶主的地位。因此近两百年来,极力显示它们的反西方立场。中国的奴隶制就是就是所谓的“中国道路”(中国模式)和“四个基本原则”的实质。
     不得不指出的是,绝大部分的中国人,已经是中国奴隶制的一部分,刚刚从鞑靼人奴隶制统治下逃脱出来的中国社会,就普遍出现了数典忘祖和忘恩负义的民族情绪。近代以来的中国人,不但不感谢西方近代对于中国社会发展的巨大贡献,反而产生了义和团式的仇恨情绪。中国极左的知识分子受到义和团运动和苏联共产国际的影响,把近代西方文明对中国文化做出的巨大贡献污蔑成“百年耻辱”,在近代中国野蛮的反西方逆流中起到了推波助澜、煽风点火的作用。他们是阻碍中国走向人类文明的反动力量。它们煽动起来民族主义情绪, 把苏美尔人和古埃及人硬说成是中国黄种人,就是这种现象的反映,它显示了中国民间普遍存在的狂妄和自大情绪,以及隐藏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愚昧和傲慢。

结语
苏美尔人、古埃及人是中国人的这种可笑说法,缺乏最基本的历史常识,显示出现代中国人喜欢抱粗腿的民族懦弱性格,他们不但“傍”屠杀中国人最多的鲜卑人(隋唐)、蒙古人和满清人为自己的民族自信,而且跨越几千年和文化的界限,又去抱苏美尔和古埃及人的大腿,丢尽了中国人的脸,无耻之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