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唐、商、舟”甲骨文文字密码,记录了雅利安华夏人祖先的神秘经历

“Tao, Tang, Shang, Zhou” oracle bone text password, recording the mysterious experience of the Aryan Huaxia ancestors
现在中国所谓的《上古史》以远古时代,由雅利安华夏移民带来的亚美尼亚高原神话传说为依据,虽然包装了现代考古学的外衣,它还是疑案重重。夏朝、黄帝、在中国找不到任何存在的证据,中国古籍中记载的“陶唐”更是不知所云,汉字的源头至今仍旧是一个千古之谜。千百年来,这些远古时代留下的神秘问题,引来了中外学者们的无数猜测。今天就这些问题进行深入的探讨

中国古籍记载的“陶唐”
由于汉字汉语来源不明,中国古籍记载往往互相矛盾,如,对“陶唐”的记载,《尚书·五子之歌》:“惟彼 陶唐 ,有此 冀 方。今失厥道,乱其纪纲,乃厎而亡。”《竹书纪年》也有陶唐的记载: ”帝尧陶唐氏帝尧陶唐…“《史记·夏本纪》:“ 陶唐 既衰,其后有 刘累 ,学扰龙于 豢龙氏 ,以事 孔甲 。”《汉书·地理志》载:“晋阳本唐国,尧始都于此。””由于中国古籍对于山西太原“陶唐”的记载,公元6世纪,在太原还出现了一个由鲜卑人李氏建立的唐帝国。

甲骨文是西来的古印欧象形文字
远古时代的中国地区,除了由一个找不到的夏朝和一个没有来源的商之外,真有一个陶唐?
回答这个问题,首先要意识到,这是一个涉及到华夏民族的来源和外来文字的语言演变问题。由于中国第一个文明是一个从西方两河流域移植而来的文明,华夏民族的语言并不是汉语,而是印欧东伊朗语。由于最早 的文字(如甲骨文)承载的是印欧语言,因此,在中国历史的记载中留下了许许多多的悬案。
中国远古时代除了夏商之外,还有一个陶唐吗?这个问题困扰了中国所有的专家学者。如果明白了甲骨文是外来古印欧文字,这个问题就迎刃而解了。因为 汉语来自印欧语言,甲骨文实际上承载的是“外语”。商、陶、唐、华夏、黄帝都是”译音”:。这些词是外来语的借用词,就好像“川普、普京”等词汇一样。发生这些奇异的语言情况是由于远古时代外来文字语言的中国土著化过程造成的。一个外来的、由少数移民带来的多音节语言文字,经过千年时间被中国土著民的单音节语言同化以后,成为了另外一个面目全非、半土不洋的语言。

象形文字出现于欧洲史前时代,是所有现代文字早期的原始状态,而并非中国独有。只是因为中国封闭的环境和落后的文化,中国人把欧洲古老的象形文字当成传家之宝,保留至,而象形文字在西方早已经逐渐改变成了先进的拼音文字。为了说明这一点,我们可以对比欧洲史前时代的文字符号和现代中国象形文字。

欧洲史前岩画展示的船字(舟)图引自《Nordland: Wikis》http://www.thefullwiki.org/Nordland
甲骨文的舟字(图引自象形字典 ——舟)

通过现代汉字和几千年前欧洲文字的对比,可以清楚地看到汉字的来源。今天的汉字大体上保持了欧洲史前时代欧洲象形文字的原始面貌。
作为一个华裔我们应该清楚地意识两点:”一,汉字是一个落后的文字;二,汉字来自西方”。所以,请海内外的华裔们,不要向西方人兜售和炫耀中国的象形文字了,那无异于”在孔圣人面前卖三字经,在关公面前耍大刀“。

象形文字没有音标,每个字就是一个图标,可以随意发音。如,”舟“的象形文字可以读成”Zhou “, 也可以读成法语的 Bateau(发音:吧宙)或英语的vessel(发音:哇梭)。  实际上,”舟“的发音(Zhou),可能就是英语vessel,在中国千年时间土著化的过程中,从多音节到单音节的读音(发音:”哇+梭“ = 舟)。

一万多年前的欧洲壁画,动物形象栩栩如生。(图引自LASCAUX CAVE AND EARLY CAVE ART http://factsanddetails.com/world/cat56/sub361/item1465.html)

由于西方人商业流通的需要,各个民族都先后对 落后的象形文字进行了改革。早在公元前6,500年,西方就已经出现了第一个系统化的字母表。多数崇拜汉字的华裔人所不知道的是,古代非洲曾经拥有世界上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大的古代书写系统,并拥有世界上第一个可识别的原始文字。 这种文字就是象形文字,它出现的日期可以追溯到史前时代,并且在非洲大陆不同地区多有发现。到目前为止,早期最古老的文字例子是在非洲人(就是后来的欧洲人)创造的,这些人最早大约45,000年前就开始从直布罗陀进入欧洲。欧洲人的文化在非洲时就可能已经很先进了, 他们的天才从早期产生的非凡的艺术品中可以看到。在一万多年前法国的洞穴壁画中已经出现了文字符号。远古时代欧洲人的文化并不是华人想象的那样差,而是非常的先进。
非洲最古老的已知文字系统已有6000多年的历史。希腊发现的一种粘土平板文字主要来源于一种名为Proto-Sinaitic的非洲老字体。 最古老的楔形文字的原型也是象形文字,它可追溯到公元前3200年左右。

古希伯来字母表明显留下了象形文字的痕迹,图引自Ancient scripts. ://www.ancientscripts.com/old_hebrew.html
希腊克里特岛的线性文字早于甲骨文一千多年,(Linear A tablet from Chania – from Archaeological Museum of Chania)

史前时代的西方(非洲东部、欧洲西部,亚 洲西部)是现代世界上所有文字的源头。界一体化在远古时代就已经存在。人类先进文化最大的特点之一就是它的传播功能,它像水一样无孔不入,流传到世界各地,证据表明人类文化的传播不仅限于现代。
远古时代人类虽然没有快速的交通工具,但是史前时代的人类,土地资源非常丰富,没有不动产的观念,没有真正的农业,没有国界,因此古人类的迁移比今天更加频繁,史前的文化旧是依靠人的迁移而传播的。从非洲走出去到世界各地的人们,是人类文化最早的传播者。

英汉同源、中国象形文字西来
公元前3000年左右,出现在亚美尼亚伊朗高原的雅利安华夏人来自欧洲东部黑海北岸。公元前2100年,统治两河流域失败的华夏民族的一部分,被迫东移,他们经过阿富汗,新疆,甘肃,到东方的中国山西地区定居下来,也把欧洲人的象形文字带到这里。在中亚地区出土了四千二百多年的安诺文字,在山西陶寺文化遗址出土了公元前2000年左右的两个字。(如下图)

4千多年前中亚安诺文字(图引自:http://www.xianqin.org/xr_html/articles/sdkg/223.html ) 土库曼斯坦安诺遗址发现的石印 (约公元前2200年)
陶寺文化遗嘱出土的雅利安象形字/公元前1900年(图引自《陶寺遗址出土4000年前扁壶朱书文字被破译》中国网)
根据出土的文字画出的五千年前欧洲象形文字传播示意图

1万多年前西欧文字符号⇒8千年前东欧文字符号⇒进入欧洲:4千年前欧洲克里特文字,
———————进入亚洲⇒4千多年前中亚安诺文字⇒3千九百年陶寺文字⇒3千1百年河南甲骨文

远古时代遗留的文字符号和早期象形文字,为现代人类留下了印欧象形文字从欧洲经过亚美尼亚、伊朗高原、中亚、进入中国山西、河南地区清晰的足迹。欧洲西部是象形文字的源头,七千年前曾经随着欧洲人的东迁,到达中国黄河流域,在贾湖地区留下和遗迹。只不过这个支脉在东方没有得到适合的土壤,因此欧洲人(贾湖文化,河姆渡文化、良渚文化、龙山文化)文化逐个消失了,由欧洲从北部进入中国的文字符号也失落了。

》》有中国学者把贾湖发现的文字符号,当成中国文字的源头显然不合逻辑,因为来自欧洲西部的贾湖文字符号,在中国地区呈现的是彻底消失的迹象,它与中国西部突然出现的陶寺文字和黄河中下游的甲骨文之间没有衔接关系。

古印欧人的象形文字如何变成今天的汉语?
由于古汉字的源头是西方,因此汉字最初的发音是纯印欧语言,商和西周时代的所有文字的发音都是“ 外语”。现代很多学者已经注意到,在英语和汉语中仍旧有几百个发音和意思相似相同的词汇。

西来的雅利安人和他们的印欧语言在中国经过一千多年的时间,在春秋时代就已经被同化。多音节的语言逐渐演变成单音节文字。
必须明确指出的是,远古时代的中国土著人并不是想象中的那样优秀。他们是四万年前从中南半岛进入中国的,这些黄种土著的文化远低于西来的华夏民族文化,他们的语言来自缅甸越南的热带丛林,非常的原始落后。从现代掌握的证据看,四千年前,他们似乎没有还形成真正的人类语言,黄种人更没有自己的文字。 所以汉语的名词全部是外来的。汉语只制保留了古中南语言的发音习惯。如,多是孤立语;有声调;单音节词根占多数等等。今天的所谓汉语,实际上是古中南半岛语言和古印欧语言的混合体。这就是“汉藏语系”的说法一直存在争议的原因。因为其中具有“英汉同源”现象。这种现象已经被中西方学者注意。现代的DNA技术也支持英汉同源的语言现象。在今天中国人的基因中,存在大约12%-15%的白种(亚美尼亚和欧洲)人基因。

由于中国甲骨文的发音最早是纯正的印欧语言。而各地华夏城邦部落语言和书写的差异,因此远古时代出现了同一件事情、同一个地方、同一个人物出现不同的称呼和写法。这种混乱的情况直到秦始皇统一文字以后才得到改变 。


陶唐的问题
中国文明来自两河流域的亚美尼亚伊朗高原,华夏,商都是外来语,”陶唐“也是外来语。根据考证,我们得知中国古籍中所谓的”陶“实际上就是“尧”(亚美尼亚远古神话中的”Ara“)的另外一个发音。
在这个问题上,整个中国史学界采取了极为不严肃的态度,他们没有任何证据就妄下结论。如百度百科:“尧(约前2377—前2259年),姓伊祁,号放勋,古唐国人(今山西临汾尧都区),中国上古时期部落联盟首领…….”,这段文字显然是错误的。因为,至今在临汾并没有发现丝毫证明”夏“的证据,更没有找到证明尧的依据。民族主义使大部分中国学者昏了头。

经过考证,在亚美尼亚找到了中国古籍记载的黄帝,华夏民族,昆仑山,在中国根本找不到踪迹的尧,实际上是远古亚美尼亚神话中的人物”Ara“,也是商部落祭拜的先祖。(请参考《遥远的华夏文明》燕山大学出版社2016)。居住在伊朗高原的华夏人,就是西方失踪的古提人(Gutian ),在公元前2100年左右,他们统治两河流域平原地区失败后逃往了东方,到达中国的山西安营扎寨定居下来。
临汾的陶寺实际上是华夏”商“部落建立的一个都城。由于这里曾经有商部落祭拜祖先尧的寺庙”;因此命名为”尧寺“。
由于各个部落发音的不同,或者几千年时间的误传,”尧“被写成”陶“。陶寺实际上是尧寺。中国古籍记载和陶在一起的”唐“,实际上,就是“商”的另外一个写法,”唐和商“二字可能都是印欧语ON(上)的译音。五千年前,印欧人并没有形成拼音文字,因此今天印欧语的 on 来自古象形文字(甲骨文)的“上”,如下图

甲骨文的“上”字是“商”字的原型

商字出现于晚商,它来自早期甲骨文的“上”。就是说,商字来源于“上”,指的是“昆仑山上”,在这里曾经发生了华夏民族祖先重要的事件。因此昆仑山被亚洲的雅利安人崇拜。

亚美尼亚高原古称昆仑山,就是“Corduene”,现在的翻译”库尔德“。亚美尼亚高原的最高峰是阿拉腊特山附近,远古时代在这里有一个 Hayastan(华夏村,亚洲所有的雅利安人都发源于此)。由于在 山上曾经发生了一件关于华夏祖先的神圣事件,因此,以 Hayastan的后缀——stan(斯坦)为故乡崇拜的国家在亚洲的中、西部有很多。
”上“在中国远古时代是非常神圣的字,后又引申出”尚“,”商.“…….由于”舟“也和华夏祖先的神圣经历有关系,因此舟字也被崇拜,因此有一个 由”舟“派生出的“周”朝。

中国的华夏人是从西方迁移而来的,他们的坟墓都面向西,他们祭祀祖先也是向西,因此”遷字从西“。《説文解字》遷,登也。从辵聲。拪,古文遷从手西。 在远古时代的字符号中,也暗藏着华夏人祖先在’斯坦‘上(商)的历史密码。
中国古籍记载的”唐“就是商,因此,山西太原起家的李氏唐朝,实际上应该是”商“朝。

这里涉及到一个深远而神秘的历史课题,在这里不能全面展开。请查阅《遥远的华夏文明 》一书第九章《寻找真正的昆仑山》。我将在近期在这里发表考证尧的故乡在亚美尼亚的文章,敬请您的关注。

结语
今天的中国人根本不是华夏人,华夏文明早已经在中国失落。华夏民族隐藏在象形文字文字中的密码也无人知晓。这些历史悬案曾经困扰了包括屈原、孔子,司马迁、近代的顧頡剛、钱玄同、胡适等人在内的中国文人,无数的中外学者为解开这些千古之谜付出了一生的精力和心血。而”外来印欧语言文字的中国土著化理论“,全部解释了这些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