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老的中国文化第一次正本清源 —建立中国史学新体系

作者:赵重今

  “中国从本质上看是没有历史的,它只是君主覆灭的一再重复而已。任何进步都不可能从中产生。”(黑格尔)
   黑格尔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哲学家之一,他对中国文化的批判,激励我们摆脱落后的东方思维模式,提升到人类文明的境界去看中国历史。尤其是破解了神秘的华夏文明起源之谜发现中国人的祖先黄帝竟然是远古时代亚美尼亚的白种人之后,我们不得不彻底抛弃中国人虚伪和自欺欺人的中国传统史学,依据历史事实对中国的传统史学进行一次直截了当、毫不留情的批判。在里这将开始展示的是一部用悲壮的时空和血泪描绘的历史画卷

中国从来没有真正的历史
秦始皇开始的二千多年的中国历史,实际上只是历代中国皇帝的家史,自古以来的中国人并没有脱离皇家思想奴役、属于自己的历史;几千年至今的中国,并没有产生科技、哲学、逻辑学和社会思想的进步,有的却是举世无双的血腥死亡周期和历史逆淘汰现象。黑格尔在他的《精神现象学》中说:中国人是人类意识和精神发展进程开始之前的野蛮民族。这是他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定论。不但是黑格尔,十八、十九世纪的许多著名思想家,都表达了对中国文化的批判态度,如孟德斯鸠 、狄更斯、亚当·斯密、马克思和日本近代思想家福泽谕吉。而他们对中国黄种人的态度和二千多年前的 孔夫子无异

    “历史是人类文明的产物野蛮民族没有历史“。中国的历史学体系,则充满了东方落后民族的偏见。中国知识分子并没有从西方学到证实主义的精神实质,而是以敌对西方的立场去构建中国史学。他们故意忽视中国地区横跨东亚和中亚的地理特点,把中国历史仅仅看作是远离西方的东亚国家。实际上,关于中亚的定义没有一项得到全世界范围的认可。多以原苏联的斯拉夫人的定义和亚洲中部两种,但是苏联解体 了,苏联的定义依据没有意义。如果把亚洲地域的三 等分平均划分来定义,把中亚定义为“亚洲中部地区”,中国的新疆、西藏、甘肃,陕西,山西等地属于中亚地区。
同时,
中国知识分子故意淡化中国北方中国人在基因上的明显差异,有意识地把中国人和西方世界,从人种和基因方面的联系切断,臆造了一个根本不存在的纯汉族基因,他们把今天中国北方人基因中普遍存在的白种人基因,故意说成是匈奴人的基因。现代中国史学界祭出的所谓中国历史,被与世界隔绝了,中国被描绘成了一个与西方隔绝的孤岛。 而事实上,中国一万年来至今,中国地区的风云变幻几乎完全是西方文化影响的结果。不但中国地区远古时代的冶金、兵器和农牧业技术(如驯化的牛、羊、马、鸡)都来自西方,中国的文字(甲骨文)太极思想也来自西方链接相关文章

公元前4000年欧洲东部Tripolye-Cucuteni Culture 出现的太极图,推翻了整个中国古代史
公元前4000年欧洲东部 出现的太极图,比中国早出现了几千年,推翻了整个中国古代史…….>>>更多

以及今天中国现实社会的一切物质条件,几乎全部是西方人带来的;而中国黄种人的故乡——中南半岛茂密的热带雨林几万年来一直死气沉沉,从来没有为中国地区提供过任何先进文化。

     近代以来的中国通史分析
—-虽然中国考古历史学也是近代从西方舶来的,但是百年来却出现了与西方为敌的思想倾向。成为反西方的思想武器。近代以来,中国历史书籍在中国有不少版本,但基本内容大同小异,西方人写的中国通史也受到中国传统史观的巨大影响,而没有突破性的新意。而今几十年中国官方流行的中国通史,就更具有东方立场,大体情况概括如下:
一,中国通史的远古史部分,完全无视远古时代欧洲东部、中亚地区新石器文化和两河流域文明在远古中国存在的大量证据。尽管近百年来中国考古史学界,在中国境内找不到丝毫证据,但是他们仍旧坚持华夏文明独立起源说。中国地区不但没有发现任何一个文明独立起源的证据,而且找不到属于中国本土的新石器文化。而所有的证据都表明,中国地区突然出现的贾湖文化、河姆渡文化、仰韶文化、红山文化、龙山等石器文化全部都来自西方。    

在中国地区流传流传了几千年的黄帝,实际上就是公元前2492,亚美尼亚人的民族英雄Haik (亚美尼亚现代雕塑)。>>>>更多

—-整个中国史学错把公元前2490年左右,出现在亚美尼亚高原印欧人的民族英雄Haik(黄帝),当成中国土著人的祖先,硬是把外来的远古亚美尼亚Hayer 人(华夏)说成是土生土长的黄种中国人。他们编造、维护一个“黄帝是远古时代陕西农民”的说法,显然有利于“中国民族主义”。实际上,Hayer 华夏人,生活在今天亚美尼亚境内的凡湖周围,而不是在中国的黄土高坡。Haik(黄帝)的原型被一些西方学者追溯到亚美尼亚远古时代伟大的神Khaldi的名字。由于黄帝来源于亚美尼亚的 Haik和Khaldi两个外来语词汇,经一千多年的时间逐渐被土著语言同化的过程中,出现了多种变化,所以在秦始皇统一文字以前,被亚美尼亚人(Hayer 华夏人)带到中国的黄帝,在中国地区大约有七、八个发音相似的不同称呼和写法。(详见本人相关文章)

二,中国史学的中古部分,几乎完全忽视中古时代,中亚地区文化和西亚文明在中国巨大而深远的影响;忽视外来的华夏民族文化,公元前五世纪在中国彻底失落的历史事实。今天的中国人几乎不知道,大名鼎鼎的秦始皇就是来自伊朗和亚美尼亚高原、善于冶炼和驯化马的斯基泰人(Scythian)后裔;几乎所有的中国人并不知道,华夏民族和所谓汉人的区别。
     大量的证据表明,斯基泰人和华夏人同源,都是黄帝的子孙。公元前7世纪,中亚地区的斯基泰人曾对高加索、小亚细亚、亚美尼亚、米底以及亚述帝国大举入侵,横扫西亚中亚和中东地区,其骑兵馳騁於卡帕多细亚到米底、高加索到叙利亚之间寻找掠夺物,其後逐渐衰落,分为众多部落。中国新疆、蒙古、甘肃、陕西、山西、河北的大部,也曾经是斯基泰人大量存在的地区。春秋时代占据河北南部的赵武灵王(前340年-前295年)推行的胡服,实际上就是斯基泰人的服装。证据表明,来自亚美尼亚的华夏人和斯基泰人在血缘和文化上同源,汉帝国继承的是斯基泰秦帝国奴隶制社会模式;隋、唐、北宋则是由中亚游牧(鲜卑)民族文化统治的奴隶制帝国。(详见本人相关文章)

三,中国史学界编造的近代和现代史部分也是一片狼藉。大陆中国史学界完全站在东方奴隶制的立场上,以颠倒黑白的方式去描绘中国近现代史。落后的奴隶制满清帝国与西方国家的这种“文明与野蛮”的冲突,被描绘成两个文明之间的冲突。近百年来,落后的中国在西方的文明传播过程中,在科学技术,教育、医疗、社会管理、工、农业等多方面有了巨大的收益,并且在西方人的打击下,中国人抛弃了满清人强加在脑后的辫子和歧视,可这些却被中国史学界描绘成“百年耻辱”;祸国殃民的满清走狗——义和团,竟然被美化为近代中国爱国主义的鼻祖,并把这些扶清灭洋的暴徒,刻画在天安门广场的大理石纪念碑上供顶礼膜拜。几乎见不到一个白种人的中国,竟然被称为半殖民地。

中亚沙漠化草原民族抢劫文化和被误解的中国历史
么是中国文化?中国文化的实质是什么?它在世界各民族中的真实地位,它值得今天的中国人保护和弘扬吗?这些问题是评价和批判传统中国史观的全部基础,也是中国人自我认识和解释中国社会现实的主要依据。十九世纪初东方思想家福泽谕吉认为,西方代表文明,当时的中国处在半开化阶段,而南部非洲各国则滞留在野蛮阶段。在世界文明的立场,是建立中国史学新体系的基础。

中国西北部的新疆和蒙古地区,有世界上第二大沙漠和第一大流动沙漠,一万年来,逐渐干旱的土地、寒冷的气候,造就了世界上最大的游牧抢劫民族文化。世界上的游牧民族,大多兼以打猎维生,而对其他人的抢劫,也属于游牧民族打猎的一部分。贫困的生活环境和部分中亚白种斯基泰人凶悍的基因,成为以来自中南半岛黄种人为主的文化主导因素,这种以中亚游牧文化——秦国开始的奴隶制文化吞噬了公元前2000年西来的华夏文明,统治中国地区二千多年至今。今天表面全面西化的中国,仍旧是中国西部沙漠化草原文化主导奴隶制的继续。中国西北沙漠化草原抢劫文化,在近代俄罗斯人的推动下进一步兴盛,俄罗斯帝国就是在成吉思汗蒙古式抢劫的辉煌成果的示范和启发下形成的。

《白鹿原》中,山西人崇拜的鹿是斯基泰民族的图腾之一,也是上古时代众多游牧人的图腾之一。图http://www.duqu8.com/a/47/47298.html多>>>>>

中国的草原抢劫文化不但与俄罗斯的蒙古抢劫文化是一丘之貉、两者一拍即合,而且并与德国中世纪游牧哥特和入侵德国地区几个世纪的海洋维京抢劫文化翻版——反文艺复兴的德国共产主义思想,在文化上有内在的契合。哥特人哥特语𐌲𐌿𐍄𐌰𐌽𐍃),又譯哥德人,是东日耳曼人部落的一支分支部族,从2世纪开始定居在斯基泰、達契亞和潘诺尼亚。5到6世纪时,分裂为東哥特人和西哥特人。 哥特人生活在今天德國的區域裡,是日耳曼的一個部落。

中国的历代统治者和原始部落的酋长一样被神化,他们是中国贫困暴民(所谓 的无产阶级)的代表。所谓的中国梦,实际上就是几千年贫瘠土地上草原游牧民族一夜暴富的抢劫梦。二千多年的中国地区,实际上是一个暴力集团关押、劫持民众的大集中营,中国的政府就是一个暴力抢劫集团,自古中国政治就是黑箱作业,因为他们在分赃,自古至今的中国并没有公民,只有被俘虏的广大人口 ;历代中国人交的不是“税”,而是被迫交纳土匪的保护费和保命费。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奴隶制抢劫文化,在中国地区的抢劫的主要对象不是外部,而主要是对内(尤其是长江以南温顺的百越人后裔,和其他来自东亚中南半岛民族后裔)的弱势人群的抢劫,形成了中国地区的”中亚欺负东亚”(北方 欺负南方)的大格局,而近几十年来,中国奴隶制抢劫文化则是在原有的基础上,以偷窃欺骗的手段对西方进行抢劫,并加强了对中国子孙后代自然资源的抢劫。这种以掠夺绑架人口而建立的帝国存在一天,他们对人类的危害就不能消除。

   ”文明是西方概念,中国文化至今没有进入文明阶段“
中国西北部的草原游牧民族统治者,习惯于把俘获的广大民众当成牲畜,治国如“放牧”。因此,几千的历史轨迹是世界上最恐怖的。中国历史上发生大屠杀的次数和人数,远超世界各民族历史的总和。中国人不但不是优秀民族,而是一个频繁经历集体屠杀、迫害,因恐惧而扭曲的疯狂民族。几十年来,疯狂的中国人为了“发展经济”,有计划地屠宰了几亿胎(婴)儿,几乎把中国几百万年形成的自然资源彻底破坏,把中国大部分河流污染,7.8万平方公里的渤海,竟然成了中国人的一个巨大的废水池;中国人把半个亚洲的天空涂抹成灰色;把地球上空的臭氧层也搞了一个大窟窿,甚至中用编辑人类基因的方式,开启了毁灭人类的大门。从世界历史的角度看中国文化,它不但具有盲从、短视、为达目无恶不作、缺少是非观念、毫无文明底线的原始部落人特点,同时又具有贪婪,狡诈,狂妄,虚伪等游牧民族抢劫文化特征。长期的游牧民族奴隶制统治和原有的黄种人人种特征,使得大部分中国人不但具有奴性、懦弱的人格,而且也具有欺压他人,抢劫全人类的霸气。事实证明了一个重要的概念:

文革时期宣传画. 历史在近代中国,大部分时间就是一种政治宣传
文革时期的宣传画( 网络图片)义和团运动不断重演,因为”文明是西方概念,与中国人无关“>>>>>更多

”文明是西方概念,与中国人无关”,几千年中亚(斯基泰人与东亚黄种人基因混合的后裔形成的)游牧民族抢劫文化对中国地区的统治,彻底破坏了中国东亚土著黄种人的原始氏族社会文化的发展,使得中国文化至今定格于原始氏族社会阶段。原始氏族社会文化和奴隶制文化二者的混合,就是所谓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实质。它远比滞留在野蛮阶段的洲民族的氏族文化更具有危害性。现代西方文明造成的世界一体化,使得两个巨大的原始部落,在分离了几万年以后再次握手,几十年密切的中非交往,中国即将出现一个新的少数民族——非洲黑人族。中国和非洲、俄罗斯、伊朗、北朝鲜等国家的密切交往,显示了中国文化的实质。
由氏族文化和草原奴隶制文化混合形成的中国文化,使得所谓的汉族逐渐衰败,原始野蛮的草原民族氏族社会中的一些人物,反而给中国地区带来一些的生命力。如中世纪唐帝国的李世民和清代的慈禧太后。中国的科举制,正式始于中世纪西北鲜卑人(李世民),1905年结束于满清(慈禧)。李世民是中世纪的明君,慈禧太后近代中国新文化之母。近代以来的汉人政治家的素质愈来愈差,在百年来无人能与慈禧太后比肩。

     中国式的草原抢劫文化生存方式,在今天的形势下已经无法继续。在世界文明国家的制裁下,古老的抢劫生存模式,虽然现在加了伪装,以欺骗、伪善的面貌出现获得了一丝生机,但是当文明骗子 被西方识破以后,已成为过街的老鼠。野心勃勃的中国人,只能撕去伪装,以“就地打滚”“碰瓷、无赖,小偷、恶霸”的形象面世。东方的抢劫和被抢劫、互存共生,奴隶和奴隶主一起分赃的生存模式,是现代人类文明的天敌,它的终极目的就是抢劫地球(就是马克思的解放全人类和中国政府鼓吹的“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些因素都直接影响了近现代中国历史观的形成。从历史的角度看,今天中国与西方在贸易、军事等方面的冲突,实际上是“把人当人”、还是“把人当成牲畜”两种意识形态的冲突;是文明与野蛮的冲突。


“被鞑靼人彻底抛弃的中国文化和中国知识分子”
中国近代以来的知识分子是中国历史观的直接描绘者。在中国形成历史学体系雏形的重要时期,先天不足的中国知识分子,成为了中国特色奴隶制的代言人,是扶清灭洋义和团运动的思想继承者。反西方、反文明、反人类的义和团情节,成为了近百来中国文化的主旋律。中国近代出现的新文化运动,虽然显示了一丝生命迹象,但很快被强大的东方草原游牧抢劫文化大潮淹没。中国知识分子无法摆脱被长期被圈养的奴仆地位的消极影响,许多现代史的历史事实本身已经成为汉字的禁区。远古时代雅利安人留在中国的文字,在现代中国知识分子手中,也出现严重的退化现象。如“依法”就是“无法”,“改革”就是”倒退“,”人民“就是“专制政府”、“返乡致富”,就是“农民大批失业”……。现代中国文字描述的事实,与汉字原有的符号内含截然相反,中国独立知识分子的缺失,使得”真话“在中国的媒体上几乎已经彻底消亡。“文字是文明的主要标志之一”,这些文字退化现象充分反映出现代中国知识分子主体的反文明倾向。
今天,人们普遍对今天中国知识分子的鄙视,不仅仅因为他们愚昧和愚蠢,更多的是由于他们人格的低下。
中国的这些奴隶依附人格的知识分子,在历史研究的学术道德上缺少可信度。

慈禧太后是近代中国的改革之母,她抛弃了中国传统文化和中国知识分子(网络图片)…….>>更多

中国知识分子总体本质上的无能、愚昧和卑鄙,早被外族统治者光绪皇帝和英明的慈禧太后看破,因此清帝国,毫不留情地彻底废除了中国的传统知识文化、教育模式和科举制度,全面引进了西方的知识结构。中国各种学校的建立,全部启用了西式知识系统,鞑靼帝国决策部门大量使用了洋人做顾问,中国旧知识分子立即集体失业。新文化运动后的中国知识分子主体,逐渐地失去了相对独立的学术立场,依附俄罗斯势力,敌视人类文明,拒绝学习西方文明的实质,仅仅学了西方文化的皮毛,近十年来他们主体上已经堕落而回到了百年前的状态。中国披着西方外衣的所谓大学,实际上是处在原始社会的奴隶,学习现代谋生手段的部落营寨。今天的中国,继续被那些早被慈禧抛弃的愚昧无知、善于见风使舵、溜须拍马的中国知识分子所愚弄。中国知识分子中极少的优秀部分,则被中国文化逐渐淘汰,越来越稀有。
     —中国知识分子故意忽视了一些基本事实:“近现代以来中国最大的威胁不是西方国家,而是存中国的奴隶制意识和义和团情节。近代以来对中国政治、经济、文化贡献最大的,恰恰是他们所极力反对的西方(帝国主义)。现代中国知识分子主动和被动地说假话,已经成为他们的谋生方式,由这样一个龌龊群体写的中国历史,不但没有任何学术价值,反而是中国人进入人类文明社会的最大阻碍。由他们所编造的这类荒谬的中国历史之所以能堂而皇之的存在,依靠的是“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是真理”的强盗逻辑和埋藏在所有中国人心中的“抢劫情节”。
必须指出的是,在中国旧文化即将灭亡、新文化即将出现的历史关键时刻,中国知识分子(如李大钊、陈独秀、郭沫若、钱学森、包括今天大批缺失良心的所谓专家,学者等)选择的是反文明,他们煽动,误导、毒化大众所酿成的滔天罪恶是绝对不可饶恕的。    卢旺达、埃塞俄比亚,索马里等非洲民族的大屠杀是部族之间的冲突,而中国近代以来所有远甚于非洲大屠杀的人间血案,几乎全部是由中国知识分子参与策划、煽动、挑起的。他们利用历史煽动起来的民众自豪感和民众自信心,是中国人疯狂的兴奋剂。他们写出的中国历史不但错误百出,而且是一种反人类文明的旷世邪说。

“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
         一个没有历史、或者随意篡改过去历史的民族,不但是一个麻木愚昧的民族,而且是一个缺失正义、无恶不作的民族。近代以来中国知识分子对中国历史的歪曲,不但直接导致了中国在近代以来一幕幕惨绝人寰的惨剧,而且在未来的百年内,人口众多的中国,将注定处在被国际防范和孤立的困苦地位。因为中国抢劫型奴隶制文化,对人类文明的巨大威胁已经被世人所警惕。而中国一旦被西方孤立,历史上平均几十年出现一次的死亡周期将接踵而来,因为
中国文化的第一等大事,就是互相的血腥大屠杀(所谓的统一大业、维稳)。因其自身并没有生命力,中国一旦离开西方文明的输血(如所谓的改革开放),就会腐败发臭。这一点从中国的远古历史,到现代史都可以得到证实。

春运候车的中国人
没有公平正义的社会必将恶性发展(春运中候车回乡的中国人,网络图片)。>>更

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告诉我们,“过去、现实、未来本是一体,历史研究也体现了这一点。现实中社会文化对历史的认识有直接影响。特别值得注意的是,近代中国的两次对外开放(清代的洋务运动和现代所谓的改革开放)都培育出了强烈的民族主义。洋务运动和所谓的改革开放,实际上是野蛮的东方草原民族奴隶制抢劫文化,在西方文明国家毫无警惕的情况下,对西方的两次大抢劫。在骗取西方的信任以后,千百万贫穷的东方奴隶,被驱赶着进入西经济’进行了抢劫和偷盗。当时的满清,只许中国的货物出口到西方、却不许西方物品进口,这种排外的经济策略,形成了中国人对西方的第一次抢劫。巨大的贸易逆差引发了西方诸国对满清的多次军事打击,也酝酿了义和团式样的中国民族主义。这种情况在今天再次重复,中国对西方的贸易壁垒和对西方技术、品牌的偷盗,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对,西方对中国抢劫模式的打击已经开始,义和团式的民族主义也再次高涨。对西方经济的抢劫和偷盗,使得贫瘠的中国的经济出现了改变,这使得恐怖的东方思维更加猖狂。所有的中国人骄傲起来,以为自己的文化很优秀,岂不知,中国经济只不过是西方经济偷盗型的寄生体,西方资本只不过在中国享受了东方奴隶们的驯服和愚昧,这其中显示的是中国文化的野蛮,根本不值得吹嘘。

    改变中国人口被定期屠杀的命运
中亚游牧民族文化在中国的奴隶制的统治是极其血腥的,中国二千多年的历史上,曾经出现了多次人口大灭绝,这些历史趋势和格局至今仍旧存在。 而这些血腥的历史现实,却被中国史学界吹嘘和粉饰。
因为美化、臆造一部孤立于世界的中国伪史,有利于现实中的所有中国人就像山寨的成员一样,继续做自己古老的抢劫梦。这种所谓的民族主义情绪,经过中国政府几十年的大肆渲染以后,已经形成一种恐怖的东方思维方式。这再一次证明“野蛮的民族无法认识和接受自己真实历史”的结论
  今天的中国人是否真像黑格尔 《精神现象学》说的那样,是一个只有在他人的逼迫下,经过被筛选之后,才能被带入历史进程之中?答案是肯定的,腐败的中国文化和继续衰落的中国人,必须在西方文明的压力下才能进步。同属中国文化圈的近代台湾、香港、日本、新加坡、韩国、北朝鲜和中国的历史早已经说明了这一点。

   中国的国家就像一个山寨,实际上是一个巨大的抢劫集团,山寨中所有的成员都被劫持成为匪徒。因此东方专制国家的人民具有强烈的抢劫情节。二千多年抢劫文化信条下的中国人,从清末 义和团到今天,从西方获得了巨大的利益,但国人总体上不仅不感激近代西方人带来 的文明成果,反而普遍怀着一小偷和贼的心态仇视西方。土匪和小偷是从来不会感激受害者的。掠夺的价值概念已经深入到每个中国人的骨髓。这就是现代反西方倾向的中国历史观存在的社会基础。这就是说,在历史文化领域反文明的不仅仅是中国知识分子,还有与之相应的中国大众。这种丑陋的民族心态,显示了中国人被定期屠宰的历史文化原因。

   –历史研究不但具有过去、现在、未来的一体性,而且对历史认识的主体和客体也是一体的”。由于中国人并不“文明”,今天中国统治者一手严密控制撰写的所谓中国历史,只不过是中国奴隶制抢劫文化意识形态的宣传。 生命的意义是文化赋予的,宇宙生生不息,万物生死轮回,离开文化生命毫无价值可言。而历史是文化的全部,目前中国这种野蛮人歪曲的历史,使得中国人在近代每个关键的历史关头所作的重大选择都是错误的,中国人已经饱尝了自己文化血淋淋的恶果。混乱的史观使得今天几乎所有的中国人,意识不到自身文化的“反西方、反文明、反人类”的危险倾向。而所有这些极其有害的中国社会文化因素,都如同一群隐形的恶魔,吞噬了中国人仅存的理性,直接干扰破坏每个华文读者对中国历史的理性思考。

–   历史”不仅仅是文字记载的资料,而是历史观。中国历史研究的最大问题,不是缺乏历史资料,而是对历史客观、理性的认识。历史最大、最重要的功能就避免灾难的出现。由于中国从来就没有历史,因此,二千多年来中国人才会定期地遭受大屠杀,也引发了中国人的无限的恐惧和疯狂。

   

 

Email: zhongjinhistory@gmail.com

资料引用:

《哥特人》维基百科,
赵重今《遥远的华夏文明》燕山大学出版社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