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引用我的文章,但请著名出处

最近发现,有人在文章和视频中大量引用我的历史研究成果,却不著名出处,好像这些全新的论点都是她(他)自己的发明。这显然是一种学术剽窃行为。虽然早就知道中国的盗版剽窃现象是世界第一的,但是,真正在中国出现这种现象,笔者还是感到非常意外和不快。例如,有一位有点名气的中国历史学者,最近精心做了一个视频,在视频中,该学者一本正经地直接盗用我的观点,更令人反感的是,由于该学者一知半解,因此在盗用的同时,还对我的观点进行了诸多曲解,引入了她个人大量没有根据的的猜测内容,极大地败坏了我的学术声誉。

​近几十年来,大批的中国学者把境外的学术成果引入,经过改装后当成自己的发明,已经引起了全世界学术界的注意。剽窃和偷盗已经是中国人缺少创造力的直接原因和结果。中国人缺乏创造力还有许多深层原因,其中的一个原因就是信息的被封闭,以及近代历次运动的打压,人在封闭的高压锅中,根本无法对丰富色彩的现实世界有新的见解。另外,中国历史研究长期受到迂腐的中国传统文化的强烈影响,这种文化如同一口发臭的棺材,因此受到传统文化影响的海外的华裔学者,虽然在信息流通的环境下,仍旧无法建立新的史学思想。海外(港台和西方)华裔学者至今并没有一套独立于中国大陆的、健康的中国史学思想体系。
职业的华裔历史学者,绝大部分只知道背书,中国的历史学如同僵尸学科;而近年来涌现出来的中国民间学者,虽然充满活力,却大多在缺乏功底的情况下,就以一时之见和一个偶然的发现下妄结论,毛病在于浮躁。
笔者于2016年出版《遥远的华夏文明》寻找到了中国文明起源的源头,彻底批判了中国政府推出的夏商周断代工程。该工程正式启动于1996年5月16日,2000年9月15日通过国家验收。由于工程成果报告简本发表后,其结论和方法引起了国内外学术界的不少质疑,因此最终的报告繁本未能获得通过,是一个没有结果的工程。而这个烂尾工程,曾经聚集了200多位中国大陆学者,耗资巨大。
在没有找到夏朝在中国地区的存在证据的情况下,中国的学者们就妄言为夏商周在中国“断代”,岂不令人耻笑?而且商代的起源,在中国历史考古界仍旧是一个谜。为不存在的朝代在中国地区兴师动众地“断代”,如同为一个不存在的人写简历,何其荒谬?中国史学界,连起码的常识和逻辑都没有,毫无可信度。

​寻找到了中国文明的真正来源后,笔者又乘势对中国的中世纪历史和中国近代史进行了以世界视角的研究,并写了大量的博客,并得到了大多数中西方读者的支持和高度评价,也给广大中国读者以崭新的启发,对沉闷、僵化的中国历史考古界来说,笔者的研究成果无疑是一股新鲜的空气。
任何新的历史研究成果都不是凭空出现的,笔者的研究经历了大量的失败和挫折,付出了艰辛和精力。希望中国的教授、专家、民间学者们,在引用我的学术观点的时候,请著名文章内容的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