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导中国社会两千年的是中国北方饥民(一)

自从2016年出版了《遥远的华夏文明》一书以后,进一步得到了华夏民族西来的更多证据。证明中国华夏文明西来,不但得到了远古历史的证据,而且得到了近代和现代史的印证,“一切古代史都是现代史”。中国历史是一个连续的特殊系列。今天我们由近则远地描绘中国历史的发展脉络。

序:
鸦片战争开启了中国近代之门,经过百年的腥风血雨,至今古老野蛮的中国专制社会几乎走到了尽头。今天的中国就像一个进入急救病房抢救、全身插满管子的病危老人,社会矛盾加剧,内忧外患不断。其外部需要去偷盗美元来支撑,内部需要军事管制网络和媒体,以及需要几百万武装警察军人和雇用几千万舆论部队的压制才能维持。中国社会文化的濒死现象,意味着中国将进入一个大转变时期。
但是,主导中国社会两千多年的是中国饥民,用中国官方的语言就是”人民创造了历史“。这里所谓的人民,就是历史上成千上万衣衫褴褛、饥肠辘辘、残暴的中国饥民,饥饿的民众大暴动所带来的毁灭性破坏,几乎是中国二千多年各个朝代的大结局。西来华夏民族消失以后,中国文化回归到了史前状态,毫无自我调节能力的中国人,永远逃不出循环往复的自然死亡周期,中国的历史就像是一部转动不停的巨大绞肉机,无数中国人死于自相残杀的血泊之中。清末,在中国北方残暴的灾民中,繁衍出了臭名远扬的中国民族主义,它是维系今天中国社会文化的核心。

值得注意的是,在两千多年的历史上,无论中国如何变化,它仍旧会走回野蛮、愚昧的死亡旧巢。而近代,每当中国民族主义大规模出现的时候,中国社会都无一例外地出现大灾难。这是上天给我们的警示,事实告诉我们,中国即将来临的变革,随时会被变体了的中国饥民文化——中国民族主义再次带入血腥的陷阱。而更不可忽视的是,我们中国人是世界上最善于说谎造假的民族,现有的所谓中国历史是一部地地道道的伪史。而在陈述历史的时候,我们再也不能继续假设我们(中国人)自己是一个无辜的群体,我们和过去无数次血腥的罪恶是一体的。对我们自己必须进行深刻的批判。
由于中国历史被中国无耻文人吹捧和美化,对近代中国社会持续至今的可悲恐怖的现象,根本没有人从历史文化的角度去彻底分析。今天将在这里从华夏文明西来的脉络,分几次对中国历史进行陈述。

一,“中国民族主义”来自中国北方饥民
中国没有民族主义,只有持续几千年的灾民文化
实际上,中国人从来就没有民族意识。民族主义在中国是一个没有实际内容的虚假词汇,因为原始落后的中国文化从来就没有过民族意识,连“民族 这个词也是外来的,近代与民族一起出现的还有:“中国人,中华民族、汉族”的说法,它们都是清末才出现的政治词汇。古代中国只知道秦、汉、唐、宋、大清的臣民,并不知道有汉民族和中华民族之说。而这些中国人(中华民族)的概念也是非常糊涂混乱的,例如,明代的鞑虏——满蒙,现在也算是中国人了。中国人(中华民族)是一个可大可小、随时调整和改变化的伪概念,它被中国的阴谋家们玩弄于股掌之中。在一切都从根本上“名不正言不顺”的中国,”中国人“在逻辑上是互相矛盾和对立的,这也充注定了中国文化的悲惨命运。所谓的国民族主义更加悲催,因为它来源于清末的义和团运动。而他们的成员全部是中国北方的饥民。这就是说,中国民族主义来源于中国北方饥民。

多灾多难的中国制造了无数的饥民

饥民是中国历史的主导者。因为中国从古至今的饥民连续不断,无穷无尽,两千多年来,中国饥民摧枯拉朽,毁灭了无数的王朝和生命。为什么偏偏中国饥民这么多?
在人类发展史上,无论是灾害种类,还是灾害强度,中国历来都是世界上的多灾国家。中国不但由各种战争带来的灾难世界第一,而且自然灾害也是第一的。仅就清代为例,清代的旱灾频繁——全国性干旱有13年,大约20年出现一次,旱灾轻于水灾。主要发生在内蒙古、华北平原、四川盆地、福建、浙江沿海地区。清代在案的旱灾以光绪年最多,每年平均达27.29件。清代的水旱灾害,具有“无年不灾,无处不灾”的特点。水旱灾害所造成的损失是很大的。即以道光元年至三年间,直隶一省的情况为例,据工部侍郎程含章所奏,“皇上之加恩于直隶灾民者,赈恤蠲缓不下六七百万,而百余州县民间两年不收之粮食不下七八千万,水浸之房屋,损坏之器物,又不下千余万。合公私耗损之财用计之,当不下十千余万。
中国农村人口占有全国人口的绝大多数,很多农民因土地贫瘠或失去土地成为流浪人口的主要来源。由于西方文明从沿海登陆,江浙沿海一带气候也比北方好,因此当出现灾难以后,其破坏力南方相对较小。
中国人的历史性精神饥饿
在历史上,中国饥民是长期存在的,绝大部分中国人世世代代生都处在饥饿和半饥饿状态。这种长期形成的饥饿现象,在中国历史上形成了中国饥民文化。中国人所有的节日都和一定的食物有关系,如中秋节吃月饼,端午节吃粽子,元宵节吃元宵。春节吃饺子,中国人的喜事和丧事也是和吃分不开。每个中国人死前最大愿望就是大吃一顿。中国人这种精神上的饥饿,被美其名曰”中国饮食文化“,”舌尖上的中国“。中国人的饥饿实际上是一种罪恶。中国人什么都想吃,天上飞的,地下跑的,有毛的没有毛的,昆虫、动物、植物中国人都能吃。而“吃人”也是中国人的一种特殊文化,大规模的吃人现象在中国历史上频频出现,在中国的四大名著中,除了红楼梦之外,都有关于吃人的细致描绘。在汉代,中国人招待客人最好的方式之一就是把自己的妻子和孩子杀了吃掉。中国北方的饥民组成的军队在抢劫的时候,很多时候没有军粮,就把当地的居民吃掉。如中国人最崇拜的建立唐帝国的鲜卑人,在五胡时代,5万中原女子落入了鲜卑人手中,晚上士兵们会将女子奸淫,到了白天就会杀掉其中稍胖的女子煮着吃,而且无论是已婚妇女还是十几岁的少女都难逃魔掌,冬天的三个月时间里5万女人被吃得精光。明代末年的北方饥民张献忠的军队也把人当成军粮,他们几乎把四川人都吃光。这种历史性形成的精神性饥饿,导致所有的中国人都把吃人(杀人)当成自己生存的手段,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现代的计划生育国策,中国人为了能过上好日子,几十年来,已经有计划地把几亿中国的胎婴儿杀掉了。这是世界上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集体屠杀事件。
开创吃人习俗的是远古时代西来的华夏民族,他们把东方的中国土著当成了羊来食用,为此还制造看一个词汇:”羌“,就是两脚羊的意思。(《说文》把“羌解释为西戎牧羊人是完成错误的)。中国饥民文化形成了世界上最饿(恶)的民族。至今,“中国人”几乎就是“无恶不作,贪婪、懦弱、缺乏人性,野蛮无耻、反人类、反文明的代名词。历史形成的精神性饥饿的中国人,他们贪得无厌,女人越多越好,吃得要撑破肚子,中国人喜爱的山珍海味的饕餮大餐,为的是满足中国人的精神饥饿,中国贪官的财产要储藏几 代,而中国人得不到的东西,他们就要彻底毁灭,他们要吃光、抢光、杀光人类的一切。

战争频繁的中国北方
所谓中国北方,实际上就是中北亚地区。值得注意的是,中国是一个横跨东亚和中亚的国家。中国西北部,如甘肃,新疆,西藏、山西、陕西、河北北部、东北地区等实际上属于在中亚和北亚地区。传统的中亚、东亚划分的方法是前苏联留下的,早应该淘汰了。中国北方(中亚北亚(沙漠化的草原是世界的饥民中心,中国地区被西方学者所说的“亚洲铁锤”,上帝之鞭所破坏,阻止了中国的进步,并伤及民族精神。中国北方游牧民族的抢劫是中国历史的主旋律。
中国的黄河流域战争频繁,长安,洛阳多次被抢掠,几乎人口一空,唐朝是继隋朝之后的大一统王朝,从公元618年李渊称帝开始,至公元907年结束统治,享国二百八十九年,是中国历史上公认的最强盛的朝代之一。然后繁荣强盛的大唐帝国,在其200多年的统治期间,国都长安竟然被攻破了7次。玄宗末年至代宗初年(755年12月16日至763年2月17日)由唐朝将领安禄山与史思明背叛唐朝后发动的战争,是同唐朝争夺统治权的内战,是唐由盛而衰的转折点,随后长安跟洛阳也落入了到了安禄山的手中。唐军已经无力再战了,于是唐肃宗向向北方的回纥汗国求救,并答应“长安克城之日,土地、士庶归唐,金帛、子女皆归回纥”。公元757年洛阳被回纥军攻破,按照事先跟唐皇的约定回纥军在以洛阳为中心的五十里地里烧杀抢掠了十多天,洛阳的大火烧了当时十几天未灭,无数唐朝妇女被凌辱,满街都是衣不蔽体的年轻妇女和难民,老弱少壮被虐杀,听话的少壮和处女被掳掠为奴。而另外一座名城洛阳也好不到哪里去甚至可以说更惨。因为李唐王朝为了能向外国借兵,竟然答应当时的回纥汗国,只要把城打下来让你在里面抢劫一个月!蒙古人入侵的时候,铁蹄到处中国北方几乎成为无人区。制造这些血腥灾难的凶手们,也就是中国北方的饥民。中国饥民的残忍和恐怖举世无双,中国北方的蒙古饥民创造的杀人记录至今无法被打破。

中国北方持续一千多年的人才大流失
饥民是专制社会对人性的压制和暴力集团抢劫的结果,中国历史上的暴力集团大多来自北部。中国历史上无数次的战争极大地破坏了中国北方的社会经济,而中国北方统治者的抢劫和压制是造成饥民的主要原因。近一千年来,占世界人口四分之一的中国人,几乎没有出现任何发明创造,生产力极其低下,导致中国人长期生活在贫困线上。中国人总喜欢吹嘘中国古代多么富有,实际上,战乱灾害不断的中国地区,绝大部分时间都处于世界上最贫穷、最悲惨的境地。

中国北方的农民,在几千年的中国,气候逐渐恶劣,北方的游牧民族不断地攻击和残酷的战争,自汉朝起、就不断地有北方的胡人向中原内地迁徙,逐渐盘踞了华北地区。到了西晋年间,胡人已入居关中及泾水、渭水流域,对晋都洛阳形成包围之势。从南北朝时代开始,大批优秀的人才和富人陆续逃亡到了江南地区,如,晋永嘉之乱后,琅琊王氏和陈郡谢氏族人,在晋氏之洛阳,长安相继倾覆,王导于江左力拥皇室旁裔司马睿称帝于建邺(今南京)。刘禹锡的《乌衣巷》中,写过这样一首诗:“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乌衣巷是地处金陵南门朱雀桥附近,为东晋王导、谢安等世家巨族聚居之处。南宋时,金兵侵犯,宋朝皇帝带着百官从汴梁逃亡 到杭州,又一次使得大批北方的优秀人才逃亡到江南。知识分子和贵族逃亡南方的现象持续了十几个世纪,中国北方成为文化沙漠,中国北方农民是中国社会素质最差的阶层。

二,西方人的慈善催生了中国灾民中的流氓文化——中国民族主义

中国北方饥民忘恩负义、残忍无耻
中国历史二千年持续出现的饥民,在清代出现了一些微妙的变化。明代以后,中国地区出现了西来的势力。这是介于中国饥民和东方暴力集团之间的力量。中国饥民也因此从原有的单纯的暴力和残忍,又增加了诡诈、下流的流氓的气息。
满清时代中国地区有两个强大的势力:满清和西方势力,中国的灾民们在两者之间寻求自己利益的空间,它们不太敢与满清政府争斗,因为中国满清统治者有的是铡刀、极少同情。中国灾民只能针对比较善良的教会进行抢劫、破坏和屠杀。他们巧妙地利用满清政府对洋人的仇恨去以获得自己的利益。这就是中国民众主义出现的历史背景,因此可以说,没有西方人对中国饥民的慈悲也就没有义和团。没有西方的仁慈也没有中国民族主义。
从明代开始,西方人进入中国,他们为中国带来了现代化的工业、科技,医疗、教育、社会管理体系,西方的的教会也开始了在中国的慈善事业。西方大量的资金进入中国,而这些人类文明的因素,却在客观上对于具有奴隶依附型人格的中国人产生了意想不到的结果。
近代以来,西方各国为了在中国传播基督教,先后在各地举办教会医疗、育婴、赈济等多项慈善事业,并获得了较大发展。医疗事业是基督教会在中国创办最早的一项事业。这在一定意义上是西方近代医学进步及海外传教运动的必要结果。自文艺复兴以来,欧洲在生理学、病理学、药理学、解剖学等领域都取得新的突破,西医的医学理论及临床实践由此获得长足发展,并臻于成熟,这为基督教海外传教提供了有利的资源。不但如此,大批的育婴堂,孤儿院,学校等福利部门在中国开设,这是几千年中国社会从来没有过的。

引自周秋光《近代西方教会在华慈善事业述论》

与之相应的是,从明代开始中国官方也鼓励民办的慈善事业:如明代在天津的养济院,清代的水会(救火会)、育黎堂、 孤贫院、施棺局等。这些慈善虽然救济了穷人,但是在客观上,在中国北方制造了穷人理应被照顾”的心态。中国弱者代表正义,代表应该被照顾,弱者可以蛮不讲理的流氓无赖心态。世界著名的中国人“碰瓷”现象,就是从中国民族主义中引申发展出来的。
同时,中国广大的饥民终于找到了容易抢劫和攻击的目标。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地区几千年常年的战乱,饥饿和非人的奴役制度,使得中国人普遍形成了一种饥民的病态心理,由于这群人出身于社会最底层,只有最低的动物般的诉求,因此导致他们行事毫无底线、不择手段。他们毫无希望,自暴自弃,残忍无耻、内心贪婪、妄图得到一切,当他们得不到的时候就进行彻底的破坏。这些中国饥民特有的心态,全部反映在近代中国人对待西方教会的态度上。由于这些饥民的破坏具有对外的色彩,所以被无翅底中国文人冠以中国民族主义的桂冠。

“天津教案”暴露出中国北方饥民的流氓无赖心态
近代在中国灾民中形成的流氓心态,在义和团出现前的二十年(1870年)发生的天津教案中一览无遗。同治九年4、5月,天津发生多起儿童失踪绑架的事件。6月初,天气炎热,疫病流行,育婴堂中有三、四十名孤儿患病而死,每天有数百人到坟地围观,夜间孩子的尸体被野狗扒出咬坏,身体不全,缺少一些器官,于是民间开始诬指外国修女以育婴堂为幌子,实则绑架杀死孩童作为药材之用。
一名被百姓扭送官府、涉嫌拐卖儿童的地痞武兰珍的口供中,牵连到教民王三及法国传教士的望海楼天主教堂。一时士绅集会,民众愤怒,反洋教情绪高涨。天津知府张光藻不敢做主,带着数百人去见天津道台周家勋,周家勋不敢处理,又带着他们去见天津三口通商大臣崇厚。崇厚大骂刁民胡闹,认为传教士不可能拐卖儿童,西药用人体器官做药引子纯属无稽之谈。民众不服,声称失踪孩子还在教堂关着。崇厚约见了法国驻天津领事丰大业,要求双方当面对证。

6月21日清晨,崇厚、周家勋、张光藻、知县刘杰带着数百人前去教堂找洋人对质。发现其口供描述与教堂的情况严重不符,“遍传堂中之人,该犯并不认识,无从指证”。三位官员羞愧难当,连连向神父陪不是,出了教堂走了。
这件事到此本该结束了。可是野蛮不讲理的天津民众对调查结果不满,他们认为是官府勾结教会,故意隐瞒真相。水火会煽动民众在教堂外不走,又有好事者、无业流民、地痞无赖等,闻讯赶来。教堂外就聚集了上万人。
丰大业要求崇厚派兵镇压,双方沟通未果。丰大业在前往教堂的路上,与疏散民众的知县刘杰理论,怒而开枪,将刘杰的随从打伤。致使民情激愤,局面失控。野蛮的民众先杀死了丰大业及其秘书,之后又杀死了10名修女、2名神父、2名法国领事馆人员、2名法国侨民、3名俄国侨民和30多名中国信徒。杀人后,天津民众还不罢手,他们乘机焚毁了望海楼天主堂、仁慈堂、教堂旁边的法国领事馆,以及当地英美传教士开办的其他4座基督教堂、1座西班牙天主教堂、1座俄国东正教堂。杀死教士,把附近前来中国旅游的外国游客也一齐杀死,并抢劫了身上的财物,这次破坏行动持续了3小时。又打死13名法国、3名俄国人、2名比利时人、1名意大利人和1名爱尔兰人。唐瑞裕所著《清季天津教案研究》记载,凶徒以极其凶残手法杀死了10名修女,她们被强奸、挖眼割乳,后被烧死。这就是著名的天津教案。
曾国藩“对天津民众的野蛮行径深恶痛觉,认为“刁风不可长”,同治九年六月初十日曾国藩到天津,调查此案,判定教堂杀婴案纯系乌有,立即发布《谕天津士民》,责怪天津百姓太冲动。引起全国上下对曾国藩口诛笔伐,曾国藩被打上了“汉奸”的烙印。“随后,曾国藩在调和社会矛盾中又被称为“卖国贼”。朝野的爱国者认为应乘机利用爱国情绪打击洋人,“激其忠义奋发之心,民心不可失,否则无以制夷人”。他们纷纷上书朝廷指责曾国藩软弱。曾国藩名声扫地,这位近代史上的著名人物就这样带着“卖国贼、汉奸、软骨头”的骂名离开人世。
天津教案明显是中国民众无理取闹,欺软怕硬的恶性案件,导致全国民怨沸腾,中国北方农民的流氓嘴脸在此案中暴露无疑。”穷人造反有理“成为了一种社会思潮,无助的中国北方灾民不断地攻击教会,而且势力越来越大。他们的这种群体性讹诈心态,被清政府的支持和鼓励,1898年朝廷加封闹事的北方饥民为义和团,并利用他们去排外,就是中国民族主义形成的社会基础。

三,清政府对灾民暴力行为的支持
近代以来,世界一体化的风潮愈加强烈,中国专制政府与世界文明的冲突越来越大。专制政府的日子越来越难过。因此清政府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利用民间的情绪。因此中国灾民的情绪成为了一股可以利用的力量。
如果没有政府对这些饥民的鼓励,也没有义和团,也就没有中国民族主义。如果没有政府对这些饥民的鼓励,饥民引发暴乱只会出现陈胜吴广、李自成张献忠,而不是义和团运动和中国民族主义。当时的山东、河北和山西的督抚极力反对西方,他们利用民间的饥民的流氓心态给他们以物质支持,而且正式册封为义和团。使之部分合法化。
1898年6月,山东巡抚张汝梅上奏朝廷,认为义和拳本属乡团,建议“改拳勇为民团”。并明确说义和拳就是“义和团”,在清朝官员中首次提出了“义和团”的概念。1900年春季 ,直隶成千上万习练义和拳号称“义和团”的北方饥饿的农民,打出“扶清灭洋”的口号,纵火烧毁了教堂和教徒房屋,成为了外族统治者的帮凶。同年6月,慈禧太后允许义和团进驻北京。中国灾民的暴力破坏运动席卷了中国北方河北、山西,山东诸省。最后一发不可收拾,慈禧不得已将计就计、故意向西方诸国同时宣战,引来八国联军为她维和,镇压了义和团运动。

义和团不但具有历代灾民的特点,而且还参与政府支持的讹诈和抢劫西方在华势力。讹诈和狗仗人势、残忍和不择手段是义和团的特征 ,这也是现代中国民族主义的普遍心态。中国民族主义一直与中国官方紧密结合,成为帮凶和走狗。他们毫无希望,基本的要求就是基本的生存:吃饭,性,在情绪上,他们要报复社会、仇恨人类文明。灾民群体的残忍和无耻是令人发指的,由于有了清政府的支持,那些刚刚被西方教会救济过的中国北方灾民,又对西方修道士举起了血淋淋的屠刀,甚至连女人和年幼的孩子也不放过。

北方灾民和中国近代史
当自然灾难来临的是时候,成千上万的中国北方饥民流离失所,衣不遮体,卖儿卖女,他们只能利用西方人同情弱者的心态,组织起来闹事,一方面抢劫、一方面报复社会,同时吸引社会的注意,以博得同情。他们善于讹诈、具有一副痞子流氓嘴脸,残暴、无恶不作,而且他们勾结权贵、欺软怕硬、狗仗人势,具有强烈的功利性。这就是中国现代文化的主流特征。今天中国文化从上到下的痞气和流氓习气就来自于这里。因为中国的统治者也是由这种残暴的灾民组成的。
千年来,中国灾民文化主导了中国社会,饥民就是暴力统治者,统治者就是饥民,他们难分彼此。汉代的刘邦就是一个流氓,明代的朱元璋是一个典型的饥民,贫困的北部鲜卑人和蒙古人,在中国建立了唐和元帝国。而中国近代的政治家普遍具有灾民文化特征,孙中山、毛泽东、邓小平都具有灾民文化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特色,毛泽东则更具有中国北方灾民的残暴性格。
由于中国民族主义来源于中国北方最贫困、恶劣的饥民,因此中国社会最底层的穷人更加爱国;由于中国饥民闹事具有强烈的功利性,因此今天中国的爱国者大多口里爱国,而身家都迁往西方;由于中国北方饥民素质低劣,因此今天的中国爱国者大多野蛮无耻、毫无逻辑;清末的中国饥民普遍仇恨文明,因此在中国近几十年的历次运动中,中国人民几乎把精英们屠杀一光,至今中国多的是各种流氓,缺少的是精英。清末的中国饥民接受了西方教会的救济反而屠杀西方人,今天大部分中国人“吃美国的饭、砸美国的锅”,他们享受着从美国用不正当手段搞来的美金和西方人带来的现代化,却咒骂美国…….

小结

虽然清末的中国就已经具有了现代化的城市,但是经过百年只会的现代中国,在整体状态显示的是史前时代的社会形态。因为中国华夏文明只是一个移植的文明,她在春秋战国时代就以后就彻底失落了,少数西来的雅利安人经过近一千五百年的时间,被人口众多的中国土著人同化了。中国本土从来就没有形成过“文明”,中国的历史就永远地停止在那一时刻,长期处于最野蛮的半奴隶制、半氏族社会的中国人民,也逐渐炼成了世界上最丑陋、最卑鄙的精神饥饿群体。

 

中国从古至今出现的灾难是举世无双的,为什么中国地区会有如此悲惨的历史;为什么中国会出现如此卑劣的人民?我们将从远古时代中国文明来源的角度进行深入的分析。
第一部分完,持续,请看第二篇。

 

资料引用:
焦虑和恐慌:旱灾对义和团运动的影响
义和团为什么在东南地区激不起风浪 2014年06月24日 07:32 来源:深圳特区报
欧洲白种人和中国黄种人的人种区别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7615-690007.html
中国古代人民的平均寿命是多少?怎么统计出来的?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0578265
历代中哪个朝代规定的允许结婚年龄最小https://zhidao.baidu.com/question/583382946.html
周秋光《近代西方教会在华慈善事业述论》《贵州师范大学学报:社科版》2008 年第 1 期 第 6-13 页
《义和团运动》 百度百科
王纪鹏明末到民国天津慈善社团发展轨迹研究》https://image.hanspub.org/Html/1-3020102_
《中国清朝干旱、洪涝、地震、地质灾害在线地图》https://www.osgeo.cn/map/m2973
万金红 等《基于清代故–旱灾™案的中国旱灾时空格局 – 水科学进展》水科学进展24卷1,2013年
倪玉平 清代水旱灾害原因初探http://www.historychina.net/qsyj/ztyj/shs/2007-07-02/26315.shtml
万金红 等《明清时期浙江沿海自然灾害的时空分异特征》地 理 研 究 第33卷 第9期 2014年9月
强大唐朝的虚假繁荣,长安七次被外国占领,洛阳被屠两次https://new.qq.com/omn/20171223/20171223A0CWNN.html
赵重今《论中国人缺乏民族意识的历史根源》
楚襄ing 《清末,西方教会在中国开设了许多育婴堂》  https://www.weibo.com/1562392787/GCXr10a7g?type=comment#_rnd1566885802570
《天津教案》维基百科

 

 

 

 

《遥远的华夏文明》一书现在开始销售,
中国有史以来,第一次全面破解中国文明文明起源之谜的著作——《遥远的华夏文明》一书第一版,由于偶然原因只剩下30本。作者签名收藏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