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圃、空中花园、胡夫金字塔研究新发现——古埃及人与华夏人源于同一祖先

[由于中国官方的垄断, 中国历史考古界已经成为宣传民族主义的大课堂,在官方严厉的思想和言论管控下,真正的历史研究在中国已经停止了几十年。在今天的中国,普通百姓、大学教授和历史考古学的专家,全部停留在统一背诵中小学历史课本的水平。正如黑格尔所言,中国从来就没有历史。现代中国人如同一群没有方向感的瞎子和疯子,急需摆脱历史研究领域、中国官方野蛮意识形态宣传和蒙蔽,建立一个立足于人类文明立场的历史研究体系。]

我在2016年出版的《遥远的华夏文明》一书中,对于远古时代世界范围人类的山崇拜问题进行了分析和考证。基于这个基础上,我近期进一步考证了金字塔,窥视了隐藏在古埃及胡夫金字塔的一些秘密,惊奇地发现了五千年前古埃及人建造金字塔令人震惊的历史原因。今天,就这个新的发现,对远古时代世界一体化在东西方的现象进行一次摆脱中国文化自身局限的离历史陈述。

远古时代的世界一体化和人类文明中心

古埃及人建造金字塔的原因,一直是个引人深思的问题。西方学者为此而争论不休。大部分人认为金字塔是法老的陵墓,但是从没有人在金字塔内发现木乃伊,埃及第四王朝的第一位法老斯涅夫鲁王(公元前2613年-公元前2589年)一个人至少建了三座金字塔,考古学家们均无法给出建造金字塔的确切答案。
与这个谜团遥相呼应是东方公元前14世纪,突然出现于中国黄河流域的商文明,它们的来源至今是一个谜,商文明与西方的古埃及文明相隔遥远,彼此之间却有着不可思议的内在联系。要证明这一点,就要从远古时代的“世界一体化”说起。世界一体化是近代西方的一个概念,主要是指现代世界经济的一体化,后又引申至现代世界文化领域。世界一体化的实质是始于一个地点的新文化,向四面八方的自然传播。而不是新文化在世界各地同时发生。
我在《遥远的华夏文明》一书中提出,世界一体化在远古时代就已经存在,它是在世界范围的历史考古中发现的普遍现象。“一体化”的另外一个含义就是,自古以来,世界上就存在一个人类文化的中心,随着时代的不同,这个中心也在不断地移动,它以传播的方式引导着人类的历史前进。值得注意的是,几万年来,人类文化的中心点一直在西方(欧洲、非洲东部和西亚)而不是在中国,人类文明成果总是最先出现在西方。这一点是中国历史研究的基本原理。人类文明的这些特点,不但现在有,而且远古时代也有。远古时代世界各个民族中有许多文化现象是极为相似的,那是远古时代人类文化传播的结果。远古时代一体化是依靠族群的迁移完成的,而远古时代人类的生存严重依赖自然环境,人们没有固定的私人财产,更容易迁移,远古人类的族群是处在不断迁移状态的,他们迁移的范围,远超过我们的想象。
我们所知道的最早的世界一体化就是人类走出非洲的时候,人们把在非洲形成的文化传播到世界各地;人类的文明形成于两河流域地区,世界各地出现文明的时间与两河流域的距离成正比,这个历史事实显示的是文明从西亚向四面八方传播的水波纹型路线图。中国华夏文明与古埃及文明,都源于西亚的两河流域,这就是古埃及文明与遥远的中国华夏文明存在的内在联系。

埃及金字塔是具有象征意义的宗教建筑

埃及金字塔是至今最大的远古建筑群,成为古埃及文明最有影响力的象征之一,这些金字塔大部分建造于埃及古王国和中王国时期。 埃及共发现金字塔110座,最著名的是开罗郊区吉萨的三座金字塔,而中间的一座是埃及最大的金字塔,被称为胡夫金字塔,也称为吉萨大金字塔。

埃及金字塔相传是古埃及法老(国王)的陵墓,但是考古学家从没有在金字塔中找到过法老的木乃伊。那么古埃及人不惜金钱、人力成本与代价。花费巨资建造的这些金字塔是用来做什么的呢?
围绕着这个问题,人们展开了激烈的争论。学者菲力普斯在埃塞俄比亚《塞拉姆塔》杂志上发表文章,认为这些苏丹金字塔和埃及金字塔的作用一样,是公元前三世纪开始的麦罗埃历代国王和王后的墓,墓就在塔下面。两位法国专家艾赫利和爱乃尔最近出版了一部名为《石头圣经——大金字塔的神圣字母》的著作,提出金字塔是颂扬埃及主神的巨大神龛,是赞美生活和创造的神庙,与法老陵墓之说毫无关联,一些科学家从他们的角度对金字塔进行了不同的解释….但是这些说法都过于浅薄,无法令人信服。
实际上中国人早就流传金字塔型墓葬的习俗。这个“金字塔”就是平常百姓死后留下的“坟头”。不知道什么时代流传下来,也没有人知道坟头的确实意义。陵墓和山的一致有关系,在古汉语中,丘陵的陵就是陵墓的陵。金字塔确实和陵墓有关,只不过这个墓葬不是一般人的墓葬,也不是一般的法老的墓葬而是埃及人祖先的墓葬。

古埃及和甲骨文的山字,与三个一组的金字塔
金字塔在中国并不陌生,古代中国人早就流传着以金字塔型为墓葬的习俗。这就是平常百姓的“坟头”。只

甲骨文的山字

不过千百年来,谁不知道坟头的确实意义,更不知道这种风俗的来源。甲骨文的山字就像一组金字塔。而更加奇异的是,古埃及新建金字塔高峰期所建造的金字塔也是三个一组(如右下图)。这就是开罗附近的金字塔群。它们三个一组,就如同古埃及文字和甲骨文的“山”字。(如图)这个证据充分反映了金字塔和中国文字的内在联系。

图引自《埃及金字塔》 维基百科,

中国的汉字留下了山(丘)与陵墓之间的关系,在古汉语中,丘陵的陵就是陵墓的陵。而汉字“丘”的最早含义就是昆仑山(之丘)。古埃及的金字塔就像一座山,它确实和陵墓有关,从对昆仑山的考证得出的结论是,金字塔所代表的这个墓葬,并不是一般人的墓葬,也不是一般的法老的墓葬,而再现的是远古时代古埃及人祖先的墓葬。(详见《遥远的华夏文明》)

古埃及文字的山字(红色箭头处)与汉字相同

中国黄河流域甲骨文的山字竟然与远在万里之外的古埃及文字以及埃及金字塔的造型相似,这绝对不是偶然的。西方远古时代的几种文字如古埃及文字,楔形文字,腓尼基文字,古印度文字、中国的甲骨文等都有相似的字。可见,破解远古时代甲骨文山字的来源是揭开金字塔建造原因的关键。
实际上,古埃及也属于两河流域文明的一部分,中国所谓的四大文明古国(古巴比伦,古埃及、古印度,中国)的概念并不正确。这个概念,割裂了西方文明之间的密切关系,严重影响几代中国人对西方文明的认识。

 

“山”——远古时代世界性的宗教符号
远古时代的世界一体化现象早在亚洲存在,中国的汉字的山字在西方并不陌生,古埃及文字和汉字的“山”就是广泛流传于西亚、中亚的“斯坦”,如巴基斯坦,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等(山字的考证详见《遥远的华夏文明》的相关章节)。中亚国家把“斯坦”(STAN)翻译为故乡。就是说,这些白种人把一座山远古时代的神圣化了。这是一座什么山呢?可见“山”是远古时代的一个世界级的宗教概念,而这个神秘的山(故乡)在哪里呢?它有着什么样的故事呢?
根据《遥远的华夏文明》的考证,中国的山字表示的是传说中的昆仑山,这就是说汉字“山”的原型就是昆仑山的外形——中间高、两边低的三个山丘。其原因就是古埃及人的金字塔和中国的山字都在描绘真正的昆仑山,这个昆仑山的主峰就是今天的亚拉拉特山(Mount Ararat)。(如下图)

传说中的昆仑山就是位于土耳其和亚美尼亚交界的亚拉拉特山。这就是金字塔和古埃及文字、汉字“山”字的原型。(图引自维基百科、Mount Ararat)

阿拉拉特山位于两河流域的西北部,这里是四通八达的中央地区,它链接非洲,亚洲,欧洲,是真正的中国。这里是人类(包括中国人在内)文明摇篮,是圣经记载的天堂之地,大洪水和诺亚方舟的故事就发生在这里。根据圣经《创世纪》的记载,,从天上降下特大暴雨40昼夜,又使地下水不断涌出,使水位不断上升。大水涌来,浸过地上所有的陆地,大洪水泛滥,由于挪亚一家建造方舟而得以幸存。诺亚方舟最后的停泊处即为亚腊拉特山(阿勒山):七月十七日,方舟停在阿勒山上 -(创世纪 8:4)
几千年来,亚腊拉特山经过了多次火山爆发以及地壳变化,今天我们仍旧还能大体看出几千年前古人设计“山”字时亚腊拉特(昆仑)山的原貌。圣经记载的大洪水,显然是一次地球大变化的现象,当年的黑海曾经与地中海衔接。承载亚腊腊特山山峰的地壳已经升高了许多,以至于现在的亞拉拉特山主峰海拔达5,165公尺和5,137公尺,山顶常年积雪,人迹罕至。当年的亚拉腊特山并没有这样的高度。

(破解中国神话传说和古籍记载的昆仑山的千古之谜,涉及到华夏民族和黄帝故乡的考证,毫无疑问,它是一个中国文化界最大的历史课题,由于篇幅的原因,在这里无法全部展开,详细内容请读者参阅《遥远的华夏文明》一书的有关章节。)非常有趣的是,苏美尔人发明的楔形文字的山字也是三个一组,就像三个金字塔(如下图)。这不是偶然的,这是远古时代世界文化一体化的现象。

(图引自https://zhidao.baidu.com/question/448325346.html)

科学证明,几千年来,亚腊拉特山经过了和多次的火山爆发以及地壳变化。幸运的是,今天我们仍旧能看出几千年前古人设计“山”字时的原貌。当年的黑海是与地中海衔接的。大洪水显然是一次地球大变化的现象,承载亚腊腊特山山峰的地壳可能已经升高了许多,以至于山顶常年积雪。

昆仑山是一个三级的梯形山峰
不少人会问,现在在埃及发现的几十个金字塔金,并不都是三个一组出现的,还有很多金字塔都是而是单独出现的。这又如何解释呢?
美杜姆其中的一座美杜姆金字塔(Meidum)是斯尼夫鲁的金字塔,它是一座残骸金字塔,但它还保留了一个完整的中心结构,被旁边已倒塌的金字塔外壳及沙石围绕著。斯涅佛鲁王在公元前2575年继承王位后,开始在撒加拉以南在称为美杜姆的地方建造自己的墓葬纪念碑。斯涅佛鲁的墓碑开始也是一个阶梯金字塔,有着7个明显的梯级。(如下图)

图引自https://zhuanlan.zhihu.com/p/43077948

美杜姆金字塔那打磨平滑的外层石块最终大部分被拆走,用于其它建筑工程。如今它看上去像一个废弃的建筑工地——它也正是如此——而不是先进的地外文明的建筑成果。埃及学家马克·勒内把从未完工的美杜姆金字塔看作是埃及的阶梯金字塔与真正金字塔之间的转折点。

美杜姆 金字塔(图引自互动百科)

古埃及人为什么建造梯形金字塔呢?这还要从中国古籍记载的昆仑山说起。古埃及人的金字塔模仿的是停靠诺亚方舟的亚拉腊特山。除了把三座山当成传播的标志以外,还曾经专门对中间那座最大的山峰进行传播,因为大洪水泛滥的时候,诺亚方舟就停靠在这里。所以梯形金字塔模仿的就是主峰的外形。
古籍记载的昆仑山也有类似的记录,记录了昆仑山的这个特点,如北魏 郦道元 《水经注·河水一》:“ 昆仑 之山三级:下曰 樊桐 ,一名 板松 ;二曰 玄圃 ,一名 阆风 ;三曰 层城 ,一名 天庭 。是为太帝之居。”《尔雅·释丘》(战国)佚名谓:“三成(三层)为昆仑丘”。这些证据表明中国古籍记载的昆仑山就是位于西亚的亚拉拉特山,远古时代世界各地的雅利安人后裔都在纪念这座山。不但很多早期金字塔都是梯形的,而且距离金字塔不远的乌尔城的苏美尔人神庙也是三层的梯形造型。(如下图)

乌尔神庙复原图 (图引自:http://www.cssn.cn/sf/bwsf_wh/201312/t20131220_917485.shtml)

根据《遥远的华夏文明》一书的考证,亚拉拉特山就是中国古籍记载的昆仑山。如果观察亚拉拉特山就会发现答案。亚拉腊特(昆仑)山中间那座山峰的外形正好类似于梯形。(如下图)
昆仑山的原型——亚拉腊特山的外形共分三层,呈梯形。神秘的亚拉腊特山从一些特殊的角度看,它就是一个有三层的梯形山峰。在南美洲发现的金字塔也是梯形的(如下图)

昆仑山的原型——亚拉腊特山的外形共分三层,呈梯形。如红色箭头所指。虽然经过几千年的地壳变化,仍旧可以在几个角度看到华夏人在古籍记载的昆仑山的面貌。

无独有偶,更加不可思议的是,中国的古籍也记录了昆仑山的这个特点,如北魏 郦道元 《水经注·河水一》:“ 昆仑 之山三级:下曰 樊桐 ,一名 板松 ;二曰 玄圃 ,一名 阆风 ;三曰 层城 ,一名 天庭 。是为太帝之居。”《尔雅·释丘》(战国)佚名谓:“三成(三层)为昆仑丘”。这些都充分说明,昆仑山就是亚拉拉特山,虽然经过几千年的地壳变化,今天的亚拉腊特山仍旧可以在几个角度看到华夏人在古籍记载的昆仑山的特征。

令人诧异的金字塔上顶尖上颜色的变化
再次考证金字塔的时候,我突然发现,胡夫金字塔的顶部与下面的色彩明显不同,而这一点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却没有引起历史考古学者的重视。对于这个现象的最新解释。就是我写此文章的起因。
胡夫金字塔位于埃及首都开罗西南约10公里的吉萨高地。

哈夫拉金字塔
哈夫拉金字塔 (图百度百科,哈夫拉金字塔 )

胡夫金字塔是埃及现存规模最大的金字塔,又称吉萨大金字塔   ,位于埃及吉萨,是古埃及第四王朝的法老胡夫的金字塔,也是世界上最大、最高的埃及式金字塔。约建于前2580年,完工于前2560年。
塔高146.59米,因年久风化,顶端剥落10米,现高136.5米,相当于40层大厦高。塔身是用230万块巨石堆砌而成,大小不等的石料重达1.5吨至50吨,塔的总重量约为684万吨。它象征着汉字和古埃及文字、山字中间最高的那座山峰。如果仔细观察会发现,中间的这个金字塔的顶部与下面的色彩不同。是几千年风化作用而出现的偶然现象吗?

如果不是偶然,埃及的胡夫金字塔为什么顶端与底部的岩石不一样,有没有可能只是设计上为了美观呢?我们相信作为宗教崇拜的金字塔,每一个具体的造型和色彩都具有其具体的象征意义。这个问题被西方学者发现,并且对这个现象做出了具体的材料分析。法国和美国的科学家利用现代化科学技术终于找到了答案:建造金字塔的材料其实包括两部分,底部的天然巨石是天然采集来的,而顶部的巨石则是由人工浇筑的混凝土形成的。(重庆晚报《 金字塔顶部由混凝土浇筑》:2006年12月02日05:32)。这就是说,金字塔顶部出现的不同色彩,必然是古埃及人故意制作的一个特殊标志。而它们为什么要煞费苦心花费巨大的人力物力突出这一部分的色彩呢?揭示这一点就不得不说世界的奇迹之一“空中花园”。

空中花园、玄圃金字塔的顶尖

空中花园是两河流域文明时代留下的一个传说现已不存在,也是目前唯一一个位置尚未明确得知的遗迹。距今为止,没有人知道空中花园所代表的真正含义。相传在前6世纪由新巴比伦王国的尼布甲尼撒二世巴比伦城为其患思乡病的王妃安美依迪丝(Amyitis)修建的。空中花园据说采用立体造园手法,将花园放在四层平台之上,由沥青及砖块建成,平台由25米高的柱子支撑,并且有灌溉系统,奴隶不停地推动连系着齿轮的把手,把水送到建筑高处的花园。园中种植各种花草树木,远看犹如花园悬在半空中。

空中花园复原(图引自http://www.52shijing.com/lsjm/71372.html)

新巴比伦国王尼布甲尼撒二世为了讨好米底的安美依迪丝王后,建造空中花园的这个说法显然站不住脚,在那个时代,建造这样的耗费天量物力人力的工程,需要全国之力和多年的时间,当时的国王根本没有能力动员全社会的力量为自己的私人理由建造空中花园。巴比伦人建造空中花园和古埃及人建造金字塔一样,只能是宗教原因。考古学家对王妃安美依迪丝的考证也证明了这一点。建造空中花园的目的至今是一个谜。

中国古籍记载的玄圃,翻译成现代话就是空中花园,它在昆仑山上。昆仑神话以宇宙山、天柱或地轴来诠释昆仑山位于“地中”的观念。“中国”的概念来自于这里。昆仑的记载,主要是《山海经》《水注经》《禹贡》《淮南子》等种种古藉。玄圃就在昆仑山上。如(战国)列御寇《列子·周穆王》曰:“天子升于昆仑之丘……先王所谓悬圃。”(汉)刘安《淮南子》:“昆仑之丘,或上倍之,是谓凉风之山,登之而不死。或上倍之,是谓悬圃,登之乃灵,能使风雨。”又如,《文选·张衡》:“左瞰 阳谷 ,右睨 玄圃 。”

胡夫金字塔(图://kknews.cc/history/b6kbn5o.html)

李善 注:“《淮南子》曰:‘…… 悬圃 在 昆仑 阊阖之中。’‘玄’与‘悬’古字通。”玄圃,亦称悬圃、平埔、元圃,为传说中昆仑山顶的神仙居处、天帝之下都。古籍中的玄圃,翻译成现代语就是“空中花园”,它出现的年代也语西方的空中花园相同。中国的玄圃在中国找不到任何一点痕迹,从各方面的资料证据来看,中国的玄圃之说很明显是西方传播来的,这一点毋庸置疑。(详见《遥远的华夏文明》相关章节)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中国古籍记载的玄圃与西亚的空中花园到底描绘的是什么景象,它们在讲述一个什么样的历史故事?这不但是一个中国的千古之谜,也是西方历史的谜团。这是揭开金字塔尖色彩变化之谜的关键。

华夏人和古埃及人一祖先
《遥远的华夏文明》一书为古埃及金字塔和昆仑山、空中花园的历史记录提供了考证结果:“当大洪水到了的时候,大水淹没了山的下部分只露出一个山头,诺亚一家的方舟就停靠在这里。当大雨停止以后,周围一片汪洋,被大水包围着亚拉拉特山只露出一个山峰。诺亚方舟停靠以后,大雨停止了,诺亚一家人来到了这座山的山顶。在诺亚的带领下,一家人在山上种植树木花草,据圣经记载,诺亚一家主要种植的主要是葡萄。大洪水围困了一年多的时间,这些植物茂盛起来。当大水彻底退去,诺亚一家下山回到了地面,回首看去,被洪水浸泡了一年的山坡,草木腐烂已经是一片荒漠和狼藉,只有山顶上一片绿色生意盎然,这就是空中花园。”( 如示意图)

诺亚方舟靠昆仑山顶,一家人在山上种植了树木花草,大洪水退去,当一家人离开昆仑山的时候,在山顶留下了花园。

埃及金字塔顶尖上的白色就是埃及人表现绿色空中花园的符号,也可能是后世的古埃及人,看到已经升高的亚拉腊特山顶的积雪。

亚拉腊特(昆仑)山在远古时代的西方是非常重要的,它是远古时代西方诸多民族心中的圣地,也是亚美尼亚黄帝和古亚美尼亚(华夏)民族的故乡。自古以来,亚拉腊特就是亚美尼亚人的精神象征。今日,尽管亚拉腊特已经划归土耳其,它仍是亚美尼亚国徽正中央的图桉,也是亚美尼亚的象征。西元301年,亚美尼亚王国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将基督教定为国教的国家。

中国古籍记载的华夏(亚美尼亚)人也就是西方历史上记载的古提人是诺亚的后代,他们公元前2100年从两河流域迁移而来(详见《遥远的华夏文明》)。因此,虎袭人创造的古汉字的“迁”字(遷)从西”(《説文解字》:遷,登也。从辵,聲。拪,古文遷从手西)。
汉字是记录诺亚方舟时间的密码,这个“船”的密码被一代代雅利安华夏人传(transfer:“船”的发音来源)下来。昆仑山,玄圃,是华夏民族祖先诺亚避难的地方,也是时代华夏民族崇拜之地。根据《穆天子传》的记载,周穆王曾用几年的时间(在十三年至十七年)行程九万里回到昆仑山去祭祖。

遗憾的是,公元前2世纪左右得孔子时代,西来华夏文明就已经在中国地区失落,中国所有远古时代的历史全部成为了“千古之迷”,华夏的密码已经没有人能够解开。今天通过古埃及人留下的遗物和中国古籍的记载,再次使得这段历史重见天日。

远古时代昆仑山崇拜传播路线示意图

值得注意的是,古籍记载中的 华夏人不等同于今天的中国人。他们是亚美尼亚和伊朗高原的白种雅利安人;中国的土著是来自东南亚热带森林的黄种人和矮黑人。古埃及人的祖先也未必是我们看到的那样是一些皮肤棕色的人。古埃及统治者的祖先也是诺亚的子孙,来自亚美尼亚高原。这个惊人的考证的结果,使我们想起圣经《创世记》第10章中的记载。金字塔的种种迹象表明,华夏人和古埃及人的先祖都是亚美尼亚人诺亚的后代。公元前2000年在统治两河流域失败以后逃亡到中国。在中国建立了商。实际上,商字也包含了昆仑山诺亚方舟的密码。(由于篇幅有限,详见《遥远的华夏文明》)

 

结语

雅利安华夏人的楔形文字和古埃及文字有大约十几个字是相同的(有学者说更多)。但是千万不要以为古埃及人就是中国黄种人。埃及文字只有极少的字相同,而且文字的结构和体系完全不一样/这说明中国文化虽然又许多的相似之处,但中国文化绝对不是来自古埃及,古埃及人更不是由中国迁移过去的黄种人。当时世界的中心是两河流域文明,当华夏人进入中国的时候,中国黄种人只是一群愚昧野蛮的土著。它们被外来的白种人屠杀抢掠为奴。大洪水的传说被不断迁移的雅利安人从世界文明中心带到世界各地。
古代中国虽然有大洪水的传说如大禹治水、女娲补天,但是那只是来自远古时代世界文明中心的西方人带来的,并非产生于中国本土。

l
资料
《埃及金字塔》 维基百科,
赵重今 《遥远的华夏文明》燕山大学出版社 2016
胡夫金字塔 百度百科
《关于巴比伦空中花园的历史传说是什么?它现在的发展状况如何?》http://www.52shijing.com/lsjm/71372.html

 

《遥远的华夏文明》一书现在开始销售,
中国有史以来,第一次全面破解中国文明文明起源之谜的著作——《遥远的华夏文明》一书第一版,由于偶然原因只剩下30本。作者签名收藏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