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国肺炎——论中国人并没有民族意识From Chinese Pneumonia: On Chinese People Does Not Have National Consciousness

在探讨中国历史的时候,我提出过“中国人并没有民族意识”的问题,我认为中国人只有群体性恐慌,集体性狂躁,没有民族意识。二千多年的中国历史和环境,造就了许多极为相似的个体,用恩格斯的话来形容:“他们就像是在一个口袋里互不相识的土豆”,而相似并不等于有民族意识。恩格斯在谈到中世纪欧洲农奴的时候,他所谓“意识到了彼此的相似”,在中国的具体情况下,也不等于中国人具有民族意识。“民族意识”是一个民族进入文明时代的标志。

中国的文字中并没有“民族”一词,民族一词是从印欧语由日本人翻译而来的,因此,中国人并不知道什么是民族意识。中国也从来没有真正的国家。
在两河流域,最早的”国家“是一个强大的城邦统治,如公元前3000年,苏美尔人建立了城邦。在前24世纪被有卡德王国所灭。这是世界上第一个国,其后由巴比伦,波斯,亚述等,他们的实质是一个城邦征服其他城邦,并非真正的国家。真正的国家(nation)只出现在中世纪的欧洲,其他地方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国家。
中世纪,罗马共和国的扩张使罗马超出了一个城邦的概念,成为一个环地中海的多民族、多宗教、多语言、多文化大国。西罗马帝国(公元395年-公元476年);东罗马帝国(公元395年-公元1204年),
公元前27年,元老院授予盖乌斯·屋大维”奥古斯都”称号,罗马共和国由此进入帝国时代。他正式名称为元老院与罗马人民(拉丁语:Senātus Populusque Rōmānus,缩写SPQR)。
这里所谓的共和,是基督教文化圈内多个城邦的共和。他们共同信仰基督教。中世纪的罗马帝国教化了很多不同的民族,其中也有野蛮恶民族,如我们所知道的高卢人,日耳曼人,哥特人,凯尔特人,拉丁人,法兰克人,斯拉夫人等等,他们在罗马帝国内,基本保持着公民的身份,和其他民族是平等的,因此罗马灭亡以后,他们本着原有的族群来源和对基督教的认识和理解形成了国家。

在中世纪,基督教已经形成了三大支派,分别是天主教(又称罗马公教、加特力教)、东正教、新教(又称誓反教、抗罗宗,新教有很多支派,罗马解体后的欧洲国家,基本就是基督教的大教区。如信奉新较的国家,英国,(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丹麦,挪威,瑞典,冰岛,芬兰,爱沙尼亚,拉脱维亚。东正教占主导的国家:俄罗斯,乌克兰,白俄罗斯,罗马尼亚,摩尔多瓦,保加利亚,塞尔维亚,黑山,马其顿,希腊,亚美尼亚,格鲁吉亚。
在这里,是民族的认同(信仰、地理和血缘族群)形成了国家政权。请注意:国家民族的认同和组合是自愿的,这也是文明国家的标志。
在西方,国家(nation)和民族(nation)是一体的,可以说国家、民族概念的形成是基督教文明的产物,在中世纪以后的欧洲,“国家是民族的国家,而所谓“民族(国家)是一个由有着共同祖先,共同的信仰和价值概念、自愿组合在一起的人群,因此,所谓的民族意识也是基督教文明的产物。

自古以来,中国并不是真正的国家,只是一个武装集团奴役、征服其他族群,自古所谓的人民,只不过是共同被征服和奴役的”俘虏“,野蛮的中国专制制度,阻止了中国人文化的进步,他们仍旧处在史前的野蛮愚昧的黑暗之中,因此中国人至今没有形成宗教意识,更谈不上有什么信仰。中国社会是由无数个小的血缘部落组成。部落之间,他们彼此并不认识,也不喜欢,甚至是互相排斥的,每当资源缺乏的时候,中国就会互相屠杀互相迫害的现象,也因此被称为“一盘散沙”。没有民族意识的族群,彼此不会具有关爱精神,不会出现“泰坦尼克号”上的牺牲自己,照顾妇女儿童的英雄主义,只有“领导先走”的龌龊。

在这里顺便提一句,易中天先生要用一生的精力去研究:“为什么中国人没有信仰,却能够维持在一起形成一个稳定的国家”?实际上他说明的问题只是一个伪命题,中国从来也没有维系过真正的稳定,所谓的稳定只不过是武装暴力维系着的一时稳定。中国文化并没有凝聚力,“分裂”一直是几千年中国的大趋势。实际上,中国自古(秦始皇以来)就是一个大监狱,是统治者的暴力,强迫众多的”俘虏们“生活在一起的。

这种暴力就是中央集权制度,郡县制、连坐制,这种稳定的代价就是压制人性和创造性,压制人类的进步。因此自古地区从来也没有产生科学技术和文明。“文明”是西方的产物,中国人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文明。因此,现代中国人也不存在“文明人的底线“。
在封闭的自然环境中,资源是有限的,因此总体来说,中国集权下的这些俘虏们(中国人)为了争夺资源彼此是互相仇视的,更谈不上什么民族意识,他们像动物一样被驱赶着一起恐惧,奔跑,嚎叫,这就是太平天国运动、义和团运动、”解放战争“、红卫兵运动,以及现代的小粉红爱国现象。

现在中国武汉出现了传染病,中国的”一盘散沙“史前文化本质就显现出来了。在中国的上层,从来就没有任何一个人,会考虑全民族的利益,因为他们根本没有民族意识,他们一心只要维稳(用暴力)维护他们个人和小家庭的特权和享受。他们不惜死掉千千万万廉价的”俘虏“。
他们对世界和民众隐瞒灾情,甚至不惜制造大规模的灾害。而在俘虏(中国人)在危难的时刻,为了他们的维持生存,也会像动物一样的进行互相的屠杀和迫害。各个城市互相阻隔,割据,甚至村子也要自行割据。一些武汉人被其他地方的人歧视排挤,河北正定县地方政府,鼓励举报武汉人,悬赏一千元。甚至有不少其他地区的人,提出要对武汉屠城,虽然这是网上的叫骂,但是其恐怖和血腥的程度令人胆寒。总的来说,中国人处在野蛮的自然状态,中国的自然环境就是一个大囚笼,他们彼此的关系是笼子里的狗的关系,食物充足的时候还能相安无事,一旦出现食物缺乏的现象,饥饿的中国人就会极度恐慌而互相吞噬。


图引自:https://www.twoeggz.com/info/176967.html

现代中国人并形成没有民族意识,这是由历史所决定的。这标志着整个中国并没有进入文明社会,仍旧处在野蛮的史前阶段。因此,每当所谓的”中国民族主义“出现的时候,就是中国社会出现大灾难的时候。正所谓中国一直是”爱国者导弹“。那些爱国的人,只爱国(权势),不爱人民,仇恨人民。这次中国武汉肺炎反映的诸多丑恶现象,并不仅仅是那个群体的问题,而是整个中国文化、中国人的致命问题。
没有民族意识、没有进入文明时代的中国人是一个互害的群体。他们严重地威胁现代人类文明。今天散布于全中国和世界的奇异而强大的肺炎、腐败的一带一路、遍布全球的假冒伪劣产品、泛滥西方的中国毒品芬太尼,中国超级的环境破坏和污染、无处不在的中国间谍特务、狂妄野蛮的中国留学生,仇恨文明的中国千万网军,已经向全世界表明,我们中国人已经是全人类的灾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