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肺炎和上帝之鞭Chinese pneumonia and the whip of God

近几天中国的肺炎肆虐中国乃至全球,看到武汉流传出来的网上视频,武汉多个24小时运行的的火葬场,在“短、平、快”地烧尸体,运送尸体的运尸袋已经告急,大街上不断有人暴死街头,被封闭的武汉和其他城市,几千万人基本上处于被抛弃的境地,他们缺乏粮食,缺乏药品,缺乏医生,口罩,防护服,病床………整个武汉地区如同人间地狱。在国际上,一向趾高气扬、自以为“大国崛起”战狼般的中国人,如今已经成为世界上“最不受欢迎的人”。现在,世界上60多个国家对中国人拒绝入境,中国人民的战略伙伴——俄罗斯甚至驱除中国人;“中国人的好朋友”——北朝鲜第一个关闭了边境,随之出现的是,中国的巨大经济危机,中国各种股票一起跳水,如同崩塌的雪山,势不可挡。中国人几十年积攒的国内国外各种社会矛盾即将大爆发,由此我们可以得出结论:“中国肺炎“是中国几十年邪恶改革开放的一个惩罚;中国已经进入了一个重要的历史转折时期,全体中国人都面临着大自然的一次审判”。

之所以把武汉瘟疫称为“中国肺炎”有两个原因,一,在海外,外国人并不知道什么是武汉,只知道传染病的威胁来自中国,因此很多国家称之为“中国病毒”或者“中国肺炎”,而这个称呼还有另外一个文化层面的意义,它彻底否定了”中国模式“和中国文化。毫无疑问,夺走无数人生命的中国肺炎,无疑是大自然(上帝)对几十年狂妄、愚昧的中国人的一次严厉惩罚,这让我们想到了欧洲人中世纪的“上帝执鞭”。
上帝之鞭”(scourge of God),指的是匈奴人的头领阿提拉(拉丁语:Attila,406年9月2日-453年4月30日),他被欧洲人描绘成魔鬼,曾多次率领大军入侵东罗马帝国及西罗马帝国,并对两国构成极大的威胁。他曾率领军队两次入侵巴尔干半岛,包围君士坦丁堡;亦曾远征至高卢(今法国)的奥尔良地区,来自东方的匈人,洗劫了无数的欧洲城市,给欧洲带来巨大的灾难,(详见《阿提拉》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面对东方的威胁和抢劫,欧洲人并没有把仇恨全部倾注在阿提拉和匈人身上,去灭绝人口不多的匈人,而是反思自己,他们认为自己做了太多违背上帝旨意的事情,因此才被上帝惩罚。
东方是不断出现野蛮血腥的发源地。十二世,纪蒙古人再次入侵欧洲大规模屠杀欧洲人,“上帝之鞭”再现,随之而行的是东方的鼠疫,灭绝了欧洲三分之一的人口。而欧洲人并没有东征去灭绝蒙古人复仇,却再次进行文化上的反思。
而我们中国人却从来没有这种反思意识,中国人多次被上天严厉惩罚,惩罚的幅度大于西方N 倍,但是他们从不思悔改,反而更加仇恨周围的民族,”以牙还牙“,变本加厉地作恶。近年来,世界出现了一体化现象,因此而吃饱饭的大部分中国人,砸教堂和寺庙,污染神居住的地方,污蔑基督教和佛教,亵渎神灵,抵制圣诞节去祭祀魔鬼。当然,这样做恶随之而来的是上天再次的惩罚,因此,中国人永远处在”最危难的时刻“,他们永远是生活的受害者、永远在复仇。

中国肺炎是对全体中国人的惩罚,当雪崩发生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几十年来。全体中国人做的坏事太多了。中国人吞噬了一半世界的资源,污染了半个地球,诺大一个渤海竟然被中国人几乎污染成为一个没有生命迹象的”死海“。中国城里人和权贵,抢劫了两代中国几亿农民和中国人的子孙后代,中国人偷盗西方的市场和技术,假冒伪劣产品遍布整个世界,为了能吃上肉,装修房子,无耻的中国人,宰杀了自己几亿中国的胎婴儿 ,丑恶的中国人民和野蛮的中国症府同流合污。

如果中国人能从这次大灾难当中悔过,把“威力巨大”的如同生化武器的中国肺炎,看作是惩罚中国人的”上帝之鞭“,这就是中国文化几千年的第一次生机和升华,而现在,全国人都被上帝强制性的囚禁”在狭小幽暗的屋子里”面壁思过“,中国人是该彻底反思和悔过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