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不是国家,只是一个古老的抢劫犯罪集团——十三世纪蒙古人西侵和中国的一带一路(4)

China is just an old robbery group ——The Westward Invasion of Mongolians in the 13th Century and China’s One Belt One Road Initiative (4)

在现当今的世界上,大部分国家都不明确到处“撒币”的中国是敌还是友?在蒙古帝国于中国复辟、第三次世界大战悄然发生的今天, 很多国家都已经重新考虑和中国的关系的时候,这个问题已经是决定国家、个人命运的重要问题了。由于西方人不了解中国历史和文化,所以如何认识中国的问题一直争论不休。今天,我们要从不受中共控制的历史学的角度,对中国的性质进行一次彻底的分析。

秦始皇是斯基泰人,中国专制统治时外来游牧民族军事化统治。
现代中国的最大特征就是它的野蛮专制集权制度。认识现代中国就要彻底认识这个野蛮的制度。在历史上,专制制度的始作俑者是公元前5世纪的秦国统治者。而所有人不知道的是,所谓的“秦”实际上就是著名的游牧民族斯基泰,斯基泰人的后裔——秦始皇在公元前3世纪统治中国以后,继承其祖先的专制制度,进一步把这个游牧民族的部落军事社会放大到整个中国地区,形成了“郡县制”。
由于中国西北部凶悍的斯基泰民族处于非常恶劣的生存环境之中,他们只有以“全民皆兵”的方式进行抢劫才能生存下来,公元前5世纪,这种游牧 民族的社会结构经,过秦国的加工和升华,把全民皆兵的部落社会结构以类似国家的形式固定了下来,形成了中央集权的奴隶制。这种制度的实质是把贫困饥饿的人们组织起来,对其他民族部落进行抢劫。在秦国历史上,最早出现的郡与国防军事有关、郡多设在边境,为防止邻国侵袭则需有大将戍边,集财政大权与一身,直接听命于中央,这样灵活而有战斗力。相当于“军事特区,这个郡逐渐形成了秦国的郡县制,因此秦国在当时的中国地区就是一个具有军事化特征的社会。

郡县制的社会是一个金字塔型的结构,皇帝、中央、郡、县、里,(现在是中共最高 中央、省,地,市,县区、村、街道),统治者最顶端是皇帝,相当于军队的最高军事司令官,下面的各级郡、县就相当于军、师,团、营、连的军事编制。这个军事化的社会结构中的所有百姓都成为了准”士兵“。斯基泰人军队的连坐制度、株连九族制度(夷三族)一人犯罪则其家的九族都被惩罚,也成为中国地区居民的二千多年不变的法规,游牧民族的野蛮专制制度一直沿袭至今。
在这种军事体制下,只要中国统治者一声令下,全体中国百姓就可以从上到下,动员起来按照统治者的命令去集体行动。整个中国社会就如同一支庞大无比的军队。那些已经进入商业化文明的人们,很难理解这种时刻准备战斗的古老民族文化。在两者的接触中,文明的人民总是被东方的野蛮暴力文化欺骗和打击。中国这种古老的军事化社会就是所谓的“军国”,它的军事化结构就是现代“中国威胁论”出现的原因。中国这种”国家“的基本功能就是进行全民集体犯罪,就是要对其他民族进行大规模的抢劫和屠杀。

中国不是国家,只是一个军事化犯罪集团
自古就被军事化统治的中国百姓,不但是奴隶而且他们每个人都是统治者豢养的士兵(喽啰),因此每个现代中国大陆人都是中共统治者的恐怖战士,这些中国大陆人( 无论是商人、学者或是学生和家庭主妇)在其他国家,都会对该地区造成巨大的掠夺和恶性破坏。在中国的绝大部分百姓,都自然具有中共统治者的意志,具有反人类,反文明的暴力倾向。因此,现在每个中国大陆人都可能是现代人类最危险的敌人。而中国人的敌人当然就是西方基督教文明。

仇恨西方基督教文明的中国人,远远比中东的恐怖分子更危险,因为他们非常善于伪装。江泽民使得的中国就以伪装 的可怜相迷惑了西方世界。中国的每个大陆人都会伪装成各种不同的面目,去偷盗西方的技术和军事情报、或向西方人民的医疗物品中投毒、他们都可能对西方发动信息战、收买西方的政客、或卖空西方的战略物资.甚至中国大陆人可能在西方国家投放威力巨大的生化武器炸弹…….。要知道、中世纪屠杀欧洲人的蒙古骑兵都是以部落形式出现的,这些所谓的士兵虽然非常残酷、杀人如麻,但实际上就是普的游牧民族部落的普通百姓。

绝大部分的中国大陆人都可能是中国军国体制中的”士兵’,普遍都具有反文明反人类的暴力倾向,他们是人类最危险的敌人(图引自https://www.cup.com.hk/2016/11/23/han-centric-nationalism/)

在中国军事化的社会中,中国统治者以暴力的手段强制收取全部百姓的剩余的食物和部分劳动力,这很类似于西方国家的税务,但是,这些措施是强制性的,中国的所有百姓也没有西方纳税人的权利。这种情况直到今天也是如此。因此中国从来就没有税务制度。中国从来就没有”公民“(citizen)。今天中国的所有国家机构(政府,法院、大学,军队,警察)都是虚假罪恶的。
中国不是国家,没有市场经济,中国也没有真正的货币,只有任意发放的“证券”,中国的人民币只有转换成西方货币才能被承认。因此中国的货币继承是外汇储备。因为中国的银行可以随意发行纸币,他们可以操纵市场和股票。他们可以伪造股市上所有公司的业绩。
公民社会公平正义的市场经济是经济行为(GDP)的基础,GDP的概念是西方市场经济的,而中国没有市场经济,中国更没有GDP,西方的市场行为的实质是,每个人以输出自己社会需要的某种“优势”,间接地造福社会,而中国所谓的商业行为的实质是掠夺。
中国人为了“GDP” 和换取外汇从来不计成本和社会代价。因为中国统治者的“资源”并不是西方的“资源”,西方的资源是通过自己的资本购买来的,而中国的资源是在几乎无成本的情况下抢夺来的。如中国的广大的土地和矿产资源。而绝大部分普通中国人并没有民族和社会意识,他们为了自己的利益经常随意破坏环境、自然资源和社会道德。所以总的说来,现代的中国社会并没有真正的“成本”。只有在西方公民社会的私有制中才有“成本”。所以,西方国家的经济学家,千万不能用西方的经济概念去理解中国。这完全是两个不同的社会体系。

中国人并不是一个西方意义的民族(nation)。中国的百姓都是皇帝家族抓来的成千上万的俘虏和家奴,中国百姓的头脑中没有民族意识,只有统治者(奴隶主)的意志。他们是在中国治者的强权下才被迫生活在一起的国家机器的零件。几乎所有的中国人只知道自己的家族,没有社会意识,因此,不同的家族部落(小团体、帮派)互相之间都是生存得竞争者,彼此之间是互相仇恨、是你死我活的关系。全体中国人民一旦有机会,就会进行互相之间大规模的屠杀和迫害。中国发生的残酷的屠杀行为与非洲部落之间的大屠杀(如卢旺达种族大屠杀津巴布韦大屠杀,刚果大屠杀)非常相像。而这些大屠杀在近代中国是统治者发动的,如中国近代进行了1950年镇压反革命,1957年镇压知识分子,1959开始制造的三年饿死人事件、1966年文革大屠杀,1970年代的计划生育对婴儿的大屠杀、1980年代镇压法轮功…..我们可以把.这种中国地区经常性的屠杀,看作是中国统治者的小部落,对其他诸多部落的集体大屠杀,以这种手法保持极个别部落的军事统治特权。因此中国从来就不是一个法律意义上的国家,只是一个大型恐怖组织,是一个古老的抢劫犯罪集团。

2019年12月,俄罗斯宪法法院法官康斯坦丁.阿拉诺夫斯基认为,前苏联是非法建立的国家,所以,随意剥夺公民财产,也是非法行为,甚至是犯罪行为。介于前苏联政府已经不存在了,因此,对被害者的赔偿应该找一个代替者。代替者只能是俄罗斯联邦政府,前苏联是非法建立的国家,俄罗斯联邦政府则不是,俄罗斯并不是前苏联的继承者。

中国是一个典型的具有攻击性的奴隶制社会
中国统治者利用从奴隶手中抢夺来的部分食物去豢养军队和手下的官吏,剩下的都归于他自己。今天的中共统治基础就是抢劫中国几亿农民的土地,迫使他们成为贫困的奴工。当1979年,中共统治岌岌可危的时刻,中共发起了第三次世界大战,这些一贫如洗的农民被迫成为了中共的第三次世界大战的马前卒。中国奴工生产的廉价产品被用不正当的手法充斥了西方的市场,中国秘而不宣的超限战争行为,毁灭性地打击了所有西方国家的经济体系。其战果并不亚于两次世界大战。

几千年来,中国统治者不断地抓捕其他地区的百姓,他们抓捕的人口越多,占有的地盘越大,它拥有的财物也就越多,权力也就越大。因此中国统治者几乎都热衷于对外侵略(统一)、尽全力把整个中国地区占为己有。因此中国的百姓也最热心“统一”。中国的百姓如同住在一个集中营里,他们没有人身自由,没有自己的思想和人格。中国所有的政府、商业,企业、学校、研究机构和民间组织都服从于中共统治者,他们都具有“军事”的性质,在和西方的交往中,这些机构随时可能对西方发起危险的攻击。到达西方的中国移民,留学生,访问学者,外交人员,新闻机构,都可能是中国的特务,子啊西方全职和兼职的中国特务,其数量在几十万、几百万之间。

在中国最高统治者是中国最富有的人,也是中国唯一的自由人。它对所有中国人具有绝对的生杀权。中国从来就没有法律,只有军法和皇帝的家法,为的是杀一儆百,以维护皇帝的权利和财富。中国是一个游牧民族文化的抢劫型社会,中国文化是血腥的,“杀人”是中国社会稳定的最主要手段。
军事化的最高社会是一个典型的奴隶社会,它极大地压制了人性。无论西方带给中国什么先进的技术,中国地区仍旧处于史前的社会文化阶段。在近代以来的中国,人们习惯于把”事物的改变、更新“用杀人(革命)来形容。可见中国文化的血腥和残忍。中国人解决问题的主要方法就是杀人。

中国北方一直在抢劫南方,京杭大运河一千多年来支持着抢劫型的中国奴隶社会(图http://www.hxjps.com/newsshow-25439.html)

野蛮的中国社会使得中国一直都很贫困,多灾多难,贫困饥饿的中国人更乐于抢劫和杀人,这似乎在中国形成了一种恶性循环。
周围富裕的地区就是中国攻击的目标,近两千年来,北方的中国人抢劫了气候相对好的中国南方,北方人把从南方抢劫来的食物,通过一条大运河运源源不断地到北方。这是中国军国体制得以长期存在的主要条件。

”中国“存在一天就是对人类的最大威胁。
今天,世界一体化使得世界变小了,贪婪邪恶的中国人的目光又虎视眈眈地盯着西方人的财富。毛泽东高呼着要解放全人类,2012年习近平上台以后又提出了““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口号,他们的目的就是要抢劫西方、奴役全世界。中国人的这种专制制度,最大的敌人就是主张“平等自由”的基督教文明。因此绝大部分的中国人都仇视基督教。所以,无论西方对中国有多么的仁慈,中国人总是时时刻刻准备着彻底毁灭西方。毁灭基督教文明就是中国发起第三次世界大战的主要目标。共产党与资本主义和基督教文明史天生的死敌。

组织起来进行抢劫的军事化中国,已经是现代人类的最大威胁。(图引自https://www.huaglad.com/topimagenews/20170731/303762.html)

中国不是一个”国家“,只是一个抢劫的暴力团伙,类似于中国这样的蛮族,在中世纪并不被罗马帝国看作是能够平起平坐的国家。这些民族也只希望能成为罗马帝国的公民。由于现代西方国家逐渐失去了基督教精神的主旨和标准,在第一次、第二次大战前后,国际社会把苏联,中国,北朝鲜,伊朗等这些蛮族列如了国家之列。

中国没有真正的知识分子,他们只不过是统治者的高级奴隶,他们只为统治者服务,今天中国的知识分子的主要任务就是替中共统治者宣传,因此,他们并不懂得追求真理,承载社会责任——这个所有知识分子的终极目标。在西方的每个中国知识分子都有可能成为威胁西方的特务,或是投毒的恐怖分子。

中国有着全世界最悲惨的历史。死亡千万人以上的大屠杀平均几十年就在中国出现一次,各种自然灾害也是出现最多的地区。与中国“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结果就是和中他们一起遭受无穷无尽的大灾难、大屠杀。 现代中国的生存环境更加恶化,因此中国对人类的威胁也就更大了。近代出现的共产主义的实质就是传统中国北方游牧民族的抢劫文化,用马克思的话说就是消灭私有制,非常滑稽的是,马克思设计的 communism ,在中国被翻译为”共产“,意思就是”抢劫他人财产“。
中国这种古老的抢劫型社会本身就像是一条毒蛇,它的存在就是对人的威胁,虽然它在冻僵的时候非常显得非常可怜,世界一体化以后,国际上所有的国家都被它欺骗。中国专制社会依靠的是欺诈和抢劫,没有道德可言,不守信用。与现代的契约文明格格不入。中国人表面的”老实、顺从:是出于心中的千年恐惧。因为他们世世代代都是被任意屠宰的牛马一样的奴隶。
中国的这种东方游牧民族抢劫型社会是罪恶的社会,最高统治者就是一个犯罪团伙的头子,它对外的政策就如同对猎物,如采用诱饵引诱,陷阱,射杀,围捕,潜伏的手段,中国统治者对内的政策,对百姓如同驯化动物。如控制言论,禁止思考,屠杀,惩罚等。这个社会的每个成员都是罪犯的同伙,它的每个机构都是邪恶和血腥的。中国的强大就是魔鬼的强大;与中国合作就是与死神和魔鬼合作,相信中国就是相信要屠杀奴役你所有家人的敌人。中国与强调道德公平正义的人类文明社会是水火不容的,因此中国等这种类型的“国家”是所有西方基督教文明国家和世界各国的天然敌人。西方社会应该从这次隐秘的第三次世界大战的惨烈教训中,树立“中国不具有法定国家的资格,只是一个恐怖组织”的国家理念。

 

 

近几十年来中国大陆人出国的有几百万之多,中国企业人员也有很多在西方,中共对人类发起的第三次世界大战的主力军是中国十几亿中国奴工。那么,中共和中国人民的关系是什么呢?面对中国发起的第三次世界大(超限)战,西方国家、海外华人和世界各国人民如何对付这个邪恶的暴力集团呢?请看下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