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不断向基督教国家输出大灾难——13世纪蒙古人西侵和中国的一带一路 (2)

East always exported barbarism and disaster to the West
The Westward Invasion of Mongolians in the 13th Century and China’s Belt Road InitiativeThe. (2)

中国发起了第三次世界大战,所有的人都面临着中国战争的死亡威胁。我们就以战争状态中的迪恩去分析中国统治者和所已经作为你死我活敌人的所有中国人。

近代以来基督教民族和反基督教民族之间的势力划分
搏斗
15世纪基督教拜占庭帝国解体以后的2次世界大战,实际上是形成基督教国家和非基督教国家两大阵营的分化过程。第一次大战出现了东方共产苏联和哥特游牧民族文化的德国,他们都背叛了自己的基督教文化,二次大战打出一个强大的基督教新教国家—— 美国。基督教国家和共产国际两大阵营同时也形成了。而极度仇恨基督教精神的东方共产国家则以毁灭基督教文明为自己的终极目的。

21世纪共产中国发起的第三次世界大战,实质上就是毁灭基督教文明的战争。他们不但要在经济上毁灭西方,而且要把东方野蛮的东方游牧民族抢劫意识形态强加给基督教国家。中国企图通过第三次世界大战,实现他们击垮美国为首的西方基督教文明、统治全世界的目的。中国人的超限战,在几十年间俘获了大批的西方政客和知识分子。中国住外使馆几乎成为世界上大部分国的第二政府,仇恨基督教文明的东方中国人,已经在相当程度上支配和控制了全球。他们发出的自杀式生化战争则导致世界经济濒临崩溃。今天中国人向西方的超限战攻击,就是中世纪以来屠杀、掠夺西方基督教国际的东方游牧匈人、突厥人和蒙古人的继续。

历史上东方野蛮民主对基督教文明的多次攻击
东方的野蛮游牧民族一千多年来,多次像基督教国家进攻。对西方世界形成了巨大的灾难。公元340年,在欧洲来自东方的匈人阿提拉的名字成为了残暴和野蛮的同义词,它 入侵东罗马帝国及西罗马帝国,蛮族匈人攻占了数以百计的城镇,使君士坦丁堡内陷入十分危险的境况,人们争相逃命,被杀者多得无法估量。东方蛮族的入侵被称为上帝之鞭。
来自中国西部斯基泰的西哥德人,公元4世纪在民族大迁移时期,是摧毁罗马帝国的众多蛮族中的一个。他们曾经毁灭了罗马帝国。这些哥特人的后裔今天已经成为西方民族的一部分,他们的一部分,在中世纪被罗马人基督教文化和拉丁语的影响而形成了今天的法国人,另外一部分,大部分居住在今天德国境内。

公元1037—1185年。属东方游牧突厥人乌古斯部落的塞尔柱帝国:先后打败加兹尼王朝、东罗马帝国,建立起横跨中亚、西亚的强大帝国。1071年,在曼齐克特战役中塞尔柱人打败拜占廷帝国的军队,俘虏了基督教拜占廷帝国皇帝罗曼努斯四世。这次大战之后,小亚细亚半岛从基督教和希腊人的家园,一夜之间变成了伊斯兰教和东方游牧突厥人的地盘。

转引自[日] 桑原骘藏《东洋史说苑》之《中国人辫发的历史》http://www.guoxue.com/?p=11483
对欧洲人形成更大的恐惧发生于公元13世纪,蒙古人西征造成无数的欧洲人死亡,这是基督教世界形成以来出现的最大灾难。蒙古骑兵所到之处,实行了三光政策,杀光,抢光,烧光,蒙古人除了直接进行集体屠杀之外,还焚烧所有的粮仓和房屋,使得侥幸活下来的当地平民在冬天冻死;蒙古人故意践踏破坏农田和灌溉系统,使得当地人完全没有食物来源而饿死;蒙古人第一次子啊欧洲使用了细菌战的方法,用腐烂尸体污染敌人的水源,把黑死病的尸体抛入欧洲人的城堡中,使得大量欧洲人民染上疾病死亡。据统计,蒙古军队在13世纪一共屠杀了两亿人,创造了杀人第一的世界记录。

1453年5月29日,野蛮的突厥人终于攻克了基督教拜占庭罗马帝国,具有1480年历史的基督教帝国被奥斯曼伪基督教帝国取而代之。世界的东方彻底沦陷为东方游牧民族统治的野蛮之地。
值得注意的是,位于中东地区的 穆斯林民族,实际上也是沙漠化地区的游牧民族。一千多年来,他们逐渐与东方的中国地区西部的草原游牧民族结合,今天突厥化的穆斯林已经成为人类文明的巨大威胁。

德国的马克思主义实际上也是东方游牧部落文化的产物。

东方野蛮游牧民族对西方基督教文明的威胁一直存在了一千多年以后,德国境内的哥特游牧抢劫文化再次复活,马克思的共产主义理论,第一次把人类暴力屠杀和抢劫行为合法化。”无产者失去的是枷锁得到的是全人类“。通过抢劫、屠杀全人类来改变自己命运,成为了世界上十几亿人的人生梦想(中国梦)。德国的马克思主义实际上就是东方游牧部落文化的产物。它与匈奴突厥和蒙古人的文化同源。而今天的共产中国,实际上就是变了种的沙漠化草原游牧民族文化体。俄国的列宁,斯大林,中国的毛泽东、习近平的理想实际上就是中世纪蒙古人的理想。毛泽东的统治导致最少八千万人死亡,相对于几个中型欧洲国家的人口。习近平则像蒙古人那样使用细菌的超限战,用生化武器荼毒了全几十亿人。

第三次世界大战以后,中国人将成为一个濒危种族
虽然中国人不是游牧民族,却但它具有草原游牧民族的很多特征,由于它结合了东方中南半岛民族和中国几千年游牧奴隶社会文化的一些特性,因此它对人类就更加危险。而危险的中国抢劫文化,在现代全球化的推动之下已经扩散到全世界各地。现在中国特务就像中世纪传播黑死病的老鼠一样到处都是。21世纪中国发起的第三次世界大战,不用蒙古人的马刀,没有一次和二次世界大战使用的枪炮,而是用大量的廉价产品、间谍战,信息战和转基因的生化武器战,隐秘地对西方进行全面的攻击。中国统治者不但奴役了十几亿中国人,而且秘密地在西方和世界各国的政界、文化界、经济金融界、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俘获了大批的战俘和奴隶。西方基督教文明全面被东方野蛮文化严重侵蚀而蜕化。而没有基督教文明,人类将最终整体退化成为一群邪恶的生物。人类生存和进化的轨道有被中国人改变方向的危险。
13世纪横扫东西方的蒙古人,他们最终被自己的罪恶打败。13世纪蒙古人的发明——细菌战使得蒙古帝国的六个王子死于黑死病,而现在的蒙古,他们的人口只剩下区区3百万,并且被封闭在寒冷干旱的沙漠化的草原上。与周围凶狠阴险的中国人和俄国人为邻。因此我们可以预估的是,2020年对全球发起生化武器战的中国将被上帝惩罚,成为一个濒临灭绝的民族。中国人长期被中共封闭信息、人们的思想意识严重野蛮化;这次超大面积和长时间的各种污染和病毒感染,使得中国大陆人无形中成为了一个特殊的人种。他们的基因不可避免地普遍发生了基因变异。

在远古时代人类的基因改变主义是适应环境造成的,自然环境的因素在人类基因的变化中的作用是第一位的。当人类进入西方带领的文明时代以后,人类的基因改变主要是依靠信息和环境,环境是第二位的。所有中国人接触的信息,几十年来被中共控制、封锁和歪曲,中国人的表面基因已经发生异化,他们懦弱,狂妄,野蛮,狡猾,奸诈。他们普遍与人类文明为敌,逐渐向人类敌人的逆方向进行基因变异。从长远看,中国人的这种“逆向变异”,必然被人类消灭。今天,中国文化和中国武汉病毒荼毒了全人类。中国(和中国大陆人)从伪装的盟友,正式成为了全人类必须面对的最危险、最隐蔽的敌人。他们对人类文明的破坏和攻击是毁灭性的,对人类文明的威胁是人类有史以来最严重的。而对全球发起生化战的中国人,已经受到全球的围剿,他们最终难逃中世纪蒙古人的下场,最终被上帝惩罚。
《希伯来圣经》(Hebrew Bible)旧约中《以西结书》(Book of Ezekiel)第30章写道,神许诺“我将宣泄我的愤怒在中国(Sin)上。”(在现代希伯来语中,Sin意指中国。)(https://www.secretchina.com/news/gb/2020/04/28/931277.html)

中国的污染是十分严重的,不但有全球最严重的环境污染,而且还有严重的滥用药物造成的污染和食物的各种人为的污染。中国集中拥有了全世界最毒的各种工厂(如化工厂,制药厂,军工企业各种病毒研究所)。
中国的药物非常污染严重,中国人为经济利益普遍乱用抗生素,中国一年使用十几吨抗生素,占世界的一半。长江三角洲大部分儿童的尿中都有超标的兽用抗生素。中国产生的药物普遍不合格;中国儿童使用的各种疫苗长期存在在大量严重的问题,使很多孩子出现终身的残疾甚至死亡,中国的毒食品已经无处不在,泛滥成灾,根本无关遏制;中国的河流湖泊、地下水几乎全部被严重污染,空气被严重污染………..这些因素也促使长期生活在中国大陆的人的基因发生严重的变异和退化。这种逆自然进化进程如果继续发展下去,中国大陆人必然成为濒临灭亡的种族。

 

………….近几十年来,中国统治者通过各种途经极力宣传和伪装自己,企图把中国的“野蛮社会”混在西方的国家之中,狡猾的中国人的宣传迷惑了很多西方学者和政客,致使全世界的人被欺骗。中国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中国社会文化的实质是什么?为什么野蛮的中国以及它的周边地区总会向西方输出野蛮和灾难?这些问题不仅是人类学、社会学以及历史学学者们无法回答的问题,也是所有各国政治精英无法回答的问题,而现代人类最大的危险就是不了解中国文化的本质,具体内容请关注第三集。